【KK/短篇若干】那个下午我在旧居烧信

this is atricle bottom AD
|<<12回复:140条,共2页,100条/页,第2页
偶然
真是虐死我了!!!!!哭着跑开
表白控

求那个歌!radwimps?《order made》

我要找抽纸来,呜。。。。。

==
我就蹲在这里哭了。。。LZ我。。。等你回来继续。。。
==

啊啊啊啊,最後明明是在一起了

为嘛我还是泪了啊啊啊啊啊

抽打LZ,再抚摸之,囧

。。。。。。。。。。。。。。。。。。。。。。

--

求那个歌!radwimps?《order made》

我要找抽纸来,呜。。。。。

--------------------------

铜球

阿葵

http://www.namipan.com/d/059.%20_______.mp3/e0330725a412a7e5b4c4f572de4b0b55503d21358ac7db00

radwimps 《オーダーメイド》(order made)

请自油地

~~~

堂本刚应该只有自己出车祸的记忆吧,之后的三年并没有啊,那他是怎么产生那三年的记忆的,

而且他怎么知道自己一定死了,就说被抢救回来昏迷了三年也好,植入虚假的记忆也好,总是有办法的啊

难不成他一醒来就迅速给自己虚构出了三年生活?

阿葵

篇二:Forbidden colours

“竟然不相信我……那么我再告诉你个秘密吧,在……五、六、七、对了!就是十年后,你会再遇到我,绝对会的。”
“鬼才相信你!”
“鬼才骗你!”

翻身的时候被痛感突袭,迷瞪着眼歪头看了看才发现电风扇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接触不良停止了运转,已经出了一身的汗,黏在凉席上突然翻身的一瞬间让他恍然大悟女友形容过的给小腿脱毛是什么感觉。
实践出真知,他想,然后爬起来准备看惠带回来的小说。
——让他睡意全无的原因权当是因为想起了女友,哦不,放假前被女友约出去喝茶,喝茶的结果是称呼得改成前女友。
堂本光一,20岁,大学生。
这个夏天似乎格外炎热。

暑假回乡是堂本家每年的固定行程,每年雷打不动的一个月“别样体验”在堂本光一人生最痛苦回忆中铁定能以种子选手的身份打入前十名,没有空调,没有电脑,没有F1,连朋友也没有——这时他姐姐惠必定会无情地吐槽,喂,就算留在东京你也没什么朋友吧?
谁说没有?
从小到大都是同班的长濑,不知道怎么就认识了的学校后辈泷泽,隔壁街乐器店很有些神秘色彩的城岛先生……等等的……
也许还有……
能让他一直抱怨却还是乖乖跟着每年一起回去的原因。
作为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他相信那个人既不是他被热得神经错乱之下产生的幻觉,也不是遇到传说中的非生命体大白天调戏路人。
到现在也记得很清楚,圆圆的眼睛,眼睫毛挺长,笑起来露出一口不怎么整齐的牙,穿的T恤似乎不太合适,领口太大露出肉肉的肩膀。
说话的时候会认真地盯着他的眼睛,嘴巴微微地嘟着。
除开是个男孩、满嘴胡言乱语和最后的不欢而散这三点遗憾,是也许能让他堂本光一的初恋提前好几年的相遇吧。
他非常坦然地向自己承认十年来一直耿耿于怀——10岁的小男孩一个人跑出来顺着河堤闲逛,一路人烟稀少耐性也几乎被罕见的高温和停不下来的蝉鸣消耗干净,犹豫着要不要就地折返的时候看到不远处的水门坐着个短头发跟自己差不多大的男孩。
神差鬼使走到还有将近50米远的地方时,那人就很驚觉地转过头来。
然后很自然地对他用力挥起手来,大声喊着“嗨!过来啊!”
然后他就过去了,伴着夏天的蝉鸣和水流声,踩着被太阳晒得发烫的台阶和斜坡,注意到他笑起来很温顺的眼角,被一道不知道从哪蹿过来的热风吹得皱起了鼻子。
却马上被那个家伙笑话着,“哈,脸真难看!”
最后以胜负明显的不欢而散作为结束的,这样的回忆。

少年的自尊心总是很脆弱啊。惠这么感叹,面对回来后一脸要哭出来的光一问了半天才知道原来是被人欺负了——怎么欺负了?光一回答,他说我长得丑,还说我笨!他还说我肯定长不高,说我交不到朋友……
惠很想知道是谁眼睛这么毒把真相都看出来了……这个揷曲被她当作笑话讲给爸爸妈妈听过后就很快忘个一干二净,但直到五年后的暑假光一又一次大中午跑出去一身汗跑回来还自言自语“还是不在啊”的时候,她才突然意识到自己这个又固执又一根筋的弟弟原来一直都没放弃找到当年那个连姓名都不知道的“欺负了他”的人。
好吧,她叹了口气,不这么做也就不是她弟弟了。

堂本光一努力用手里那本书分散着自己的注意力,汗从额头顺着脸颊流到脖子里,有那么一瞬间他简直以为地球现在正像多拉马里跟爱人失散多年又重逢街头的女主人公一样飞速向太阳奔过去——书是惠的,普通的白色封皮,也许是被看了太多次,沾了灰尘显得灰扑扑的,名字就更普通,《颜色》,扉页是一段莫名其妙的英文,为免自残他自觉地跳了过去。
然后开始这个夏天的第一次阅读。
『第一章 我预言我们将相遇。』

轰隆隆的热气从窗户漫进来。
房间被高温撑得像要被炸开。
汗水流着像眼泪一样的痕迹。
这个夏天也格外炎热。
堂本光一抬起头望向窗外,向天空飞去的水蒸气晃晃悠悠地扭动着营造出相当诡异的场面,他突然想,十年了,你的预言还准不准?
有朝一日再相遇,如果比我长得丑,比我笨,比我矮,比我更孤独的话,我一定也会大声地嘲笑你。
——他去过那儿了,像每一年一样,在那个熟悉的水门坐着发呆,视线所及是一条蜿蜒的水道,通向不知道的地方最终汇入更深的河流,但那个人十年前告诉他不是所有的水都流向海洋的,它们大多数都升上了天堂。
他也告诉他不是所有人都能相遇的,他们大多数时间以陌生人的姿态生活着。
最后却又神秘兮兮地告诉他一个“秘密”——他们十年后会再相遇。
他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相信一个奇怪的勉强算得上是可爱的十岁小孩说的话。
却还是忐忑地守护着这个秘密,在姗姗来迟的第十年的每一天都如临大敌。

更了!
SF
~~

最近正想看虐文

LZ请你自油地虐吧~~

更了

cos

这算是持续了十年的初恋么

阿葵
喂喂111乃不要造谣,谁说我要虐了………………
楼主今天二更不,给个准话,更,我就撑
阿葵
今天没时间二更了,刚那一点都是论文间隙抠出来的,继续奋战论文去……
~~

Forbidden colours

这个标题不就预示着虐吗。。。。。。

不过我非常喜欢这首歌呀

==

等下文

51那点别扭的小心思啊

阿葵
我都提前拉出我本命歌了,以人格担保<forbidden colours>不虐,虽然我听着这歌写的时候总是忍不住手痒想虐虐,一一
-==-

我只是单纯TL

?

LZ还有后续么?

挺好看的故事!

==

我给你挠挠吧……别痒了……

阿葵

半个月后堂本爸爸公司有事提前回了东京,跟打工的便利店销了假,回家的时候顺路拐到城岛的店里,几个人凑成一圈似乎在讨论什么,城岛拨拉着吉他笑得跟菊花神似,堂本光一一边在心底默默感叹“音乐使人青春永驻”到底是哪儿传出来的谣言一边跟迎面走来的花子打招呼,花子一脸低气压地嗯了一声,有气无力地出了店。
“她又怎么了?”随便拖了把椅子坐下,光一疑惑地看着外面。
“哈哈,还能怎么,没见上梦中情人呗。”小井挤眉弄眼地笑着。
“什么梦中情人?我怎么不知道,才几天啊,她梦中情人这么快就出生长大了?”
“你还不知道?最近有个小子偶尔来店里,她一看到就迷得不得了,还拜托我们只要一来就赶紧叫她,今天不凑巧,人家前脚走她后脚来,有缘没分哟。”
“什么人啊帅到这种程度?”光一有些好奇了。
回答他的是一群人惊天动地的大笑声。
城岛难得认真地说,“吉他弹得是真的不错。”

傍晚时开始下雨,赶上下班时间,一会时间店外面就站了不少躲雨的行人,光一无聊地靠在货架边发呆,好死不死地注意到那个人。
不是事后邀功争谁先在意了谁,一瞬间涌起的异样感觉让人不得不在意而已。
从背后看只是很普通的打扮,橘色的T恤和灰蓝色裤子,背着个花花的包,大家都在发呆闲聊,他却极其认真地盯着阴云密布的天空,手指在玻璃上有规律地打着节奏。
才多看了几眼那人就驚觉地转头看了过来,隔着玻璃的对视让堂本光一有点讪讪,装作是看其他人扫开了视线,然后绕过货架去了另外一边。
再转回来的时候,那个留着规矩短发的男孩却笑吟吟地站在了面前。
“你好,那个,能借我一把伞吗?”
“诶?”
眼睛真大。
看着拿着伞出了门的背影,在后面感慨了一句。
虽然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在思考他说了什么话之前就把伞递了出去。
不过在即将闭店正核对货单时被匆匆忙忙跑进店里的家伙吓了一跳之后得到了答案。
脸上沾着一两滴雨,衣服上也斑斑渍渍,笑容却很干净。
“你好,谢谢你的伞,那个,今天能在你家住一晚吗?”
“……诶?!”

“我是写小说的,真的哟。”
“诶?”堂本光一把盛好的米饭递给他,“你今年几岁啊?”
“20岁,男性,堂本刚。”
“什么?”
像预料到什么一样,规规矩矩地盘腿坐着的人只重复了后面的内容,“堂、本、刚。”
堂本光一变得有些兴奋,“是真的?呐,说实话从小到大除了家人还没有遇到过跟我同姓的呢。”
“所以人生才会充满各种期待不是嘛,这样那样的,然后‘没有’就变成‘有’了。”
“所以才会觉得很亲切么……”低声嘟囔了一句,堂本光一也坐下来,“今天是有什么急事吗?看你很赶的样子。”
“嗯……”对面的人低头笑了一下,“不过也算不上大事,家里电脑出了故障,今天又是截稿日,所以……”
在堂本光一回话前又自顾自说着,“或者说其实只是想找个话题而已哟。”
“诶?”
“‘诶’先生你真的太大惊小怪了……”fufu笑着,弯起来的眼睛里带着很清澈的光芒,“总之呢,就是觉得你很有趣,想要认识,这样。”
“那说丢了钥匙也找不到房东什么的也是假的咯?到底想干什么啊你……”
“那个的话……是真的哦。”
堂本光一努力看着这个奇怪的同性同姓又同岁的家伙,突然怀疑起自己脑子是不是有点混乱了。
——直到帮忙洗完碗又勤快地收拾了桌子,凑过来跟他蹲在一起沉默地看了那个车模半天的家伙突然说了句什么,他才确定自己脑子是真的混乱了。

“我觉得我好像喜欢你,是那种喜欢哦。”

.....
于是又抢占SF先
kjqd
虽然没占到SF,但还是很高兴更了.这年头大家的神经都很BH啊,就怕不虐,不怕更虐
==
极其认真的看着最忽悠诓最较真...
fish

天那,心碎了一地,我出去缓一缓,谢谢LZ,很深情

fish

orz没看到第二页,作家设定很萌,请继续吧~

呆呆的一根筋的光一,摸毛~><

o>0<o

大爱这文~等LZ

==

极其认真的看着最忽悠诓最较真...

-----------------------

先反应了好一阵子然后极力排~

==
= =2009-4-22 12:45:00

极其认真的看着最忽悠诓最较真...

-----------------------

先反应了好一阵子然后极力排~

——————

啥……啥意思?

阿葵

谢谢踢L上来的姑娘,我真的是M吧,本来在做别的事,看到L了怎么都觉得心不安……于是写的时候把自己萌得死去活来却怎么都感觉缺点什么……算了,先凑合看着,再去寻点灵感= =

——————————————

“我们……来做吧。”
“诶?!!”诡异的二声部,自己的声音里夹杂了明显是刻意的一声模仿,堂本光一推开面前的人一个后滑滑出老远才发现已经被自己定义为不速之客的堂本刚正抱着肚子哈哈大笑,两只脚在榻榻米上胡乱扑腾着,突然就有些懊恼,底气并不那么足地想缓解被自己弄得尴尬了的气氛,“你这家伙别乱说话啊,知、知道什么是……这样那样么就瞎说、”
“我知道的哦、”一个鲤鱼打挺坐起身,又是那种笃定又严肃的眼神直直望过来,堂本光一只觉得一阵阵不妙的预感奔涌而来——那家伙洗完澡借了他的衬衣穿,只扣了一粒扣子领口打开露出左肩一颗不知道为什么被下意识地用“性感”来腹诽了的黑痣,甚而整个人都透着一股说不清楚的暧昧气息,他有些意识混乱地,忍不住伸手在前面挥了挥,“别闹了你,很晚了,我明天一早就要去打工呢……你睡床吧,我就在旁边。”
“一起吧……”乖乖地坐在床上,用水汪汪的眼睛盯过来。
“这个、”
“怎么了?明明可以睡下嘛,再说你的房间……其实还蛮小哎,睡旁边跟睡一起有什么区别……”
“好了好了,总之你别再捣乱了。”口有点干,讪讪地站起来去倒水。
“嗨!不过‘诶’先生,没人告诉你睡前喝水容易导致……肾虚,么?”
“诶?!”

空调已经坏了好久,因为怕热暑假一直在家里住,被同样姓堂本的家伙拜托后有些下意识地带他来了租在学校旁边的小公寓——于是辗转反侧了很久以后堂本光一终于开始后悔为什么没有把他带回家然后扔给自己那个好客又热情的老妈却非要跑这里来受罪。外面蝉鸣不断,月色也好,只是电扇的工作能力远远跟不上他的散热速度——也许还要加上那个家伙的。
呼哧呼哧的深呼吸很明显,堂本光一有些内疚又怕堂本刚已经睡着了,犹豫了半天不知道要不要说点什么,刻意保持了跟他之间距离的家伙却突然开口,嗓音软软地像被太阳晒化了的冰激凌,“呐,我说……觉得热吗?”
“……有点,嘛,心静自然凉,忍一会就会凉快了。”连自己都说服不了的安慰。
“真的……很热啊。”人影晃了晃,知道是坐起来了。
“那个……我可以脱了衬衣吗?”
如果没有你在,我这会早就全躶状态了。光一不满地想着,折腾了一天自己的声音也变得有些奇怪,“嗯,脱吧,不过至少留个底……”
“你不脱吗?头发都湿了呢。”
堂本光一睁开眼,逆着窗户透进来的一点微弱月光只能看到那个少年样的家伙白净的脖子和锁骨,坐在那里微微眯着眼睛看着自己。
心脏有些不受控制地……
跳得更快了。

蓝色和红色运动短裤,光着上身并排躺在一起的两个人无聊地盯着天花板,也许有那么一瞬间觉得此情此景有些滑稽,也被新一轮的睡意和潮闷之间的僵持耗得没了思考的力气。沉默了很久之后,堂本刚终于长呼出一口气来,声音变得更加有气无力,“我说,做点什么分散一下注意力吧,我现在鼻子好痛。”
“为什么鼻子会痛?”光一有些奇怪。
“因为一直打哈欠,觉得好像快要哭出来了、”身边人不安地动了一下,光一转头,看到对方侧躺着面对自己,脸颊消瘦得有些凹下去,眼睛无神地盯着自己的手腕。
然后胳膊就感觉到了明显冰凉的触感,皮肤下却马上像是被火烧着了一样向心脏蔓延过去。
他狐疑地看着突然抓住自己胳膊的那只指节分明的,小小的、白净的手。
从手腕滑到手肘,然后是胳膊,所过之处都被令人安心的冰凉和微微的痒所安抚。
与之相对的,是渐渐复苏的,久违的欲望。
在沉闷的空气里突然炸开了。

伸手拉开那只与周围温度格格不入的手后,光一一个翻身便把他压在身下,两个人的距离近得几乎让他嗅到危险的气息。
因为太热……才会想要接近这个令他变得平静的人吗?
“这样……不可以的啊……”几乎是叹息地,他盯着那双圆圆的,像一汪湖水般引人坠落的眼睛喃喃说着,像在提醒自己,却又像在确认什么。
手却再度抚上自己的脸,轻轻笑着的少年一字一句地说着。
“如果因为喜欢的话,这样……也可以的哦。”

><
SF,果然作者都喜欢停在这种RP的地方
==

十年之约还真的实现了?

话说这位十年前的小朋友还真热情

请继续吧!

阿葵

堂本光一愣了很久,理智和欲望交战的结果让他除了亲吻毫无他法,嘴唇传来清凉的回应让他忍不住抱紧那个才刚刚认识的家伙。
刚刚认识的家伙,20岁,男性,堂本刚。
在这种时候,这样的信息所传达的,无论如何也是指向“不可以”的吧。
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下去才好。
堂本刚微微阖着眼睛,手一直贴在堂本光一的背上,在他亲吻自己脖颈的间隙小声说着,“我看到了……”
没人回应他,他有些恍惚地加重了手上的力道,紧贴的肌肤上两人的汗水混合在一起,很烫,像要燃烧起来,感觉到光一有了反应,便下意识地向他下身摸去。
堂本光一恢复他一向习惯的家居状态的一瞬,还没来得及反应进大脑手就先一步制止了堂本刚的行为。
“别、”
刚迷惑地看着突然紧张起来的光一,额头上的汗水滴下来停留在自己躶露的胸口上,有些红肿的嘴唇一直紧紧抿着。
“我不知道、但是……”
“……”

对话无法再继续下去,两个人有些迟滞地在一个夏日的深夜沉默对峙着。
墙上的钟不急不缓地滴答滴答。
某一时刻的蝉鸣像无形的催情剂。
仿佛是看了一眼窗外,在堂本刚马上就要露出一个开怀笑容的前一刻,堂本光一果断阻止了他想挽回些什么的表情,继而破釜沉舟般俯身咬住了他的嘴唇。
疼痛是因为真实。
年轻的身体再度纠缠在一起,伴随着汗水和剧烈的心跳,变得无法被分开一般蓬勃。两个人的手在黑暗中摸索着相互寻找,先一步被还有些凉的指尖触碰到下身的一瞬,堂本光一无法自制地呻吟出声,手抚过刚肩上的痣然后小心地顺着腰线下滑,在已经起了反应的地方小心翼翼地绕着圈,异样的感觉却意外地让他更加兴奋。感觉刚像是轻笑了一声,两只手攀上了自己的脖子。
就这样……继续下去吗。
堂本光一,他问着自己,这样可以吗,喜欢吗?
被自己这样暗示着,身体便无法忍受地更加燥热起来,凑到刚的耳边轻轻咬着他有些发烫的耳垂,用自己也听不清的声音确认着,刚,这样可以吗,喜欢吗。
堂本刚稍稍向后退了一点,盯着面前的人突然却有些失神,眼中一闪而过的悲伤让他不得不马上胡乱地抱住他,这样可以吗……我不知道,他再度吻上堂本光一的嘴唇,那么,喜欢吗?
喜欢。
如你所见。
自此再无言语。
疯狂的,禁忌的,纯真的,属于少年们的,那般干净的性,以及爱。

像有预料一样,早早醒来的堂本光一并没有在身边发现堂本刚的身影,屋里散乱的一切让他知道那并不是一个羞耻而逼真的春梦,空气中弥漫的情欲的味道却让他尝到苦涩的滋味。
什么东西的味道是苦涩的?
像被什么轻轻扯动了神经,他一眼就发现了昨天并不在榻榻米旁边放着的惠的那本书,像被谁阅读过,安静地停在第29页上。
『第二章 因为你是我唯一的色彩。』

他没能在这个暑假的剩余日子再次看到那个身影,即使每天都徒劳地将视线投向人来人往的街面,这个城市有太多太多人,总有一些人很相似,他却再也无法找到那样熟悉的感觉。最坏的假设也有过,也许那家伙只是想找一个春风一夜的对象,也许只是像自己一样一时情难自禁,从此为免尴尬改了出行路线,又或者是突然有事离开了……
整日做着如此这般的推测,很快被一波接一波的烦躁搅得心神不宁。
连倾诉也不可能地无奈地沉默着,长濑奇怪他为什么突然对近期上市的小说感起兴趣来,没事就买回来一两本,问了也只胡乱敷衍,说闲得无聊打发时间而已。
他明明记得这家伙宁可翻一天赛车杂志也不愿意读小说,从初中起就那样了。

更了!

先cos

鸡东

fish

夏梦了无痕

==
TL
==
触动到,LZ姑娘,仰望个。
......
嗷嗷嗷嗷~好治愈~花非花,雾非雾...哈哈哈
溜溜
随便点一个试试……感觉时空穿越一样,神奇且怀念着,嗯。
麻竹
感觉很不错的样子
|<<12回复:140条,共2页,100条/页,第2页
docfoot
 
 
京ICP备09085120号-2 京ICP证100618号 CodeCoke_CMS BIZ. 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