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绝美人妻[P中心,女体,HHHHHH!慎慎慎]

Part1

早上七点钟,小山庆一郎的闹钟就响了,他啪的一声按掉闹钟,温柔的吻了吻怀中熟睡的妻子,便很利落的起床梳洗准备早餐。

虽然起做早餐这些事应该由妻子来做,但是小山是那种极度疼爱老婆、舍不得老婆操劳的男人,所以他不让妻子出去工作,甚至不让他分担家务,任何事情都自己一手包办。

对小山来说只要看见妻子在自己万般的宠爱与呵护下永远的美丽就好了,辛苦一点根本就是无所谓的事情。

张罗好了一切,小山自己快速吃完了早餐,把留给妻子的那一份摆在餐桌上,最后依依不舍的回到卧室,把仍在熟睡的妻子搂在怀里温柔的亲吻了那洁白光滑的额头,满意的看见妻子因为被弄醒而嘟起的丰润红艳的嘴唇,忍不住轻啄了一下,“多睡会吧,早餐做好了放在餐桌上,记得吃哦,闷的话就找朋友出去逛街吧。”

说完,轻轻将妻子放回床上便整理了一下西装出去上班了。

一到公司,小山就看见最要好的同事加藤成亮,两人忙打着招呼。

“小山今天依然是元气满满呢!”

“是啊!有了家庭不努力工作就不行呢!”

“怎么样?”加藤忽然凑到小山身边,“小夫人很温柔吧?那么聪明美丽又性感妩媚的女性能被小君拥有,真的很羡慕呢!”

“你与其羡慕别人还不如自己努力追求手小姐呢!”

打发走了加藤之后,小山走到自己的办公室前准备开始工作,可是一看到办公桌上摆放的水晶相框里自己和妻子的合照后脑子里又不禁浮现出新婚妻子那美丽的身影。

“智久……”

小山默念着妻子的名字,心里一片柔软。

智久比自己小一岁,两人都在明治大学读书,自己是文学部的高材生而智久是商学部的校花。

她美丽优秀,追求者不计其数,而最后为什么会选择了自己?可能是因为自己的温柔吧。

所以,在她答应了自己求婚的一刹那,小山就发誓要永远疼爱保护好她。

山下智久睡到接近十点钟才醒过来,舒服的伸了个懒腰,缓缓的走进浴室开始冲凉。

洗完澡吃完早餐之后,她便开始觉得无聊了。

跟小山结婚已经一个星期了,她好像还没有适应这种生活,丈夫因为疼爱自己拒绝自己出去工作,可是却不能体会她独自呆在家里的寂寞。

“找朋友逛街吧……可是她们都在上班吧。”

这个时候,大家都在为自己的工作忙碌吧?可是无论如何也不想继续闷在家里的智久决定自己出去逛逛。

于是她从衣柜里找出一套小山买给她的衣服换上。山下的身材非常的高佻丰满,尤其是那对接近G罩杯的胸部一直是她引以为傲的象征,还有一双修长纤细的腿以及浑圆丰满的臋部都非常的诱人,她站在镜子前有些自恋的看着自己。大大的美目直挺小巧的鼻子丰满饱实的嘴唇,结婚之后被烫成大波浪卷的长发,穿着红色抹胸,娐沟被抹胸挤迫出了美好的引人遐想的弧度。

这个美人真的是自己吗?刚刚大学毕业又刚满二十三岁的自己就匆忙结婚了,直接从少女变成人妻,明明青春才刚刚开始啊!

摇了摇头,山下立刻把这种想法甩掉,披上外衣穿上鞋出了门。

山下拎着小包手里拿着雪糕在街上悠闲的晃着,却不知她早已被一群流氓盯上了,在走到一个小巷子口的时候,没有察觉异样的山下忽然就被人用手捂住了嘴被拖到了小巷子里。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山下惊吓得使劲的挣扎,可是对方好像有很多人伸出很多双手来制住她的手脚,她还来不及尖叫就被那群人拖进巷子深处……

this is atricle bottom AD
12345678910>>>|最新30条回复3292条,共33页,100条/页,主贴
222
继续
^.^

TL

for new TXs.......

兔宝宝J

话说SNOWINGXIE为啥我两老是错过啊...

¥¥

snowingxie姑娘你可以重新开楼重新贴文~~~我还是一样支持

===========================================

snowingxie姑娘开新楼

----------------------------

支持怪阿姨开新楼,就算不日更也无所谓的,俺可以慢慢等.........(其实是那你自己总是刷不开页面吧....PIA飞)

人妻控

新楼地址

http://johnnys-net.net/forum/T.asp?bID=3&ID=169087

=v =

11点前能更吗~~~

万恶的熄灯啊T T

snowingxie

这次换阿控更

俺还么写好

虐心难写

111

呼唤,阿控和怪阿姨随便哪个~~~~更嘛~~~~

--
期待~~午夜场~
人妻控
我也建议S TX开新楼,然后把你之前写的整理一下,看起来更方便嘛~~不日更也没关系>_<
snowingxie

女体有点慎..

开新楼的话

不一天一更对不起等文的姑娘呐

~ ~

数字君讲的话实在是有点重呀...

心痛死KENZO啦..

看数字君怎样去补救呀..

还要再穿越吗?

*o*

啊啊啊~虐的太好了~就是爱看虐滴捏..期待今天滴~

= =

snowingxie姑娘开新楼的话绝对支持!

阿控也不要忘了番外哦=3=

TL

snowingxie姑娘你可以重新开楼重新贴文~~~我还是一样支持

===========================================

snowingxie姑娘开新楼

瀑布汗
snowingxie姑娘你可以重新开楼重新贴文~~~我还是一样支持!~~~
= =

俺想多看看虐数字心的~~~~~~~~表虐鹌鹑太多啊~~~揉揉鹌鹑毛~~~~~~

来了
好棒~~虐把~~虐完再甜
= =

虐得很强大。。。

接下来两个人都要伤心呢

要怎么重归于好呢TAT

= =

哦哦,美好强大的午夜场~~~

魅禄这次可够伤kenzo的啊,要怎么挽回呢。。。

snowingxie

谢谢FY的姑娘们了


   “KENZO……”魅禄用嘶哑的嗓音在健的耳边呼唤着。

   “魅禄,你受伤了。。。。。。”健注意到魅禄的右手上有一大块擦伤的痕迹,还在不断地向外渗血。

   “别去管什么伤!就这点伤还死不了!”魅禄抱着KENZO大步迈进卧室里。

   “魅禄,你让我看看的的手好不好。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

   “我什么都不想听!”他沉声低吼,觉得自己像是泅游在水中就快要窒息的人,只能从她身上找到救赎的力量。

   “呀。。。。。。”

  一进门,魅禄便将房门反踢上,将她拋上床面。

   “魅禄,你别激动!会扯裂伤口,我求求你……”岩濑健含泪望着他,泪水直淌下小巧的脸庞。

    “你不是不喜欢我吗?这个时候你应该多关心下多老师啊。”他露出一抹深沉的笑,笑得邪气而阴冷。

   “我没有……”她抽噎着。

   “无所谓了。”魅禄坐上床侧,黑亮晶眸闪动着冷冽光芒,嘴角勾起坏坏的笑容。

   “你……你是什么意思?”岩濑健惊愕地看着他缓缓靠近的英俊脸孔。

   “无论你喜不喜欢我,你到底喜欢谁都无所谓。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起你就注定是我的。谁表想抢走你!”他顺势压缚住她,揪住她小小的下颚, “后悔和我在一起了,嗯?”

   “没……我没有。”鹌鹑哽着嗓音说。

他突然将她娇柔的身躯压覆在身下,抬高她两只手臂,箝制她的动作, “刚才多田还碰了你哪里?”

  魅禄目光里仿佛泛起火光,炽热的体热紧密地缚锁住岩濑健,使得她浑身像着了火般炽热难耐,身子还轻微颤抖着。

   “魅禄,不是你想的那样子的,你先放开我……”她被他此刻所散发出的戾气所骇,更气他竟然说出这种伤人的话,于是一味地推拒着他。

   “那是怎么样子的?你不是最不喜欢别人顺便碰你的吗?他可以?”他的手立刻爬上他俩之间的空隙,摸索上她的丰满胸部,毫不怜悯地挤捏着,故意弄疼她。

   “痛……”

  她漂亮清澈的眼睛泛起淡淡的水雾,面对他唇角所勾出的玩世不恭的笑,心口就莫名揪紧着。

   “你痛,你知道我的心情我的难过吗?从一开始就一直是我主动,我都怀疑你是不是喜欢我!”岩濑健乘隙要逃,他却粗鲁地扯住她,失控的力道让岩濑健觉得自己就要脱臼了。   “你放开我……放开我……我认不得你了,你不是我所认识的魅禄!”岩濑健不停地挣扎,两手既动弹不得,她便使劲踢动着双腿。

  无奈她愈是反抗,魅禄的力道愈是无法控制,险些压怀了鹌鹑柔弱的身子。

   “我还是我,让我认不清的人是你!以往你对我蛮横无理我都觉得是可爱,可是现在呢?你居然和多田抱在一起!他要是想亲你呢?他要是想跟你交往呢?是不是可以马上就甩了我?啊?我算什么?一个被你耍得团团转的傻瓜!白痴!”

  他火热的眼眸与沉重的男性气息令她悸动不已,可是他的话好伤人啊!

   “你王八蛋!”怎么也想不到他会说出这种话,气愤之下脱他并扬起手甩了他一个耳光!

   “你打我?”他撇嘴冷笑,仅有的一丝理智已被她给打散了!

   “对……对不起。”岩濑健也吓坏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居然会做出这么莽撞的举动。

   “说不起就有用,那要驚察干嘛?“

  他倏然撕开健的水手服的领口。

   “不!表这样……”衣服碎裂的声音让岩濑健瞬间置身于震愕中。

  魅禄冷冷地撇开唇,益发邪恶地撩开她的水手裙:“你是我的的女人,我不能碰你,谁能碰你?”

   “表…”她哭哑了嗓子,纤柔的身子瑟缩起,看着他的残酷笑容,她更是颤抖得厉害。

   “现在说表是不是太晚了。” “嘶”地一声,他连着一扯,衣服基本被撕坏,水手裙也开了个大口子!

  袒露出的粉红色的胸罩,包裹着KENZO至少F的CUP,因岩濑健的强烈反抗而扭曲,雪白胸口也因此淡露了春光,无不刺激着魅禄的感官。

  他突地大手一伸,探进胸罩内,使劲捏住她那两团高耸火辣的娐房,强势地揉拧捉弄着。

   “不……求你……”

  在他十足的力量下,不但拧疼她的胸部,还拧痛了她的心,令她噎凝得说不出话。

   “为什么不要?记得上回在家里喝醉酒,你是怎么诱惑我的?那时候的你可是热情得很,现在又何必装模作样呢?”他冷冷地调侃她, “该不会是你当时欲火难耐,凑巧身边又只有我,而我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你迷乱时的牺牲品了?”他用力隔开她亟欲反抗的小手。

   “我不跟你这种人说话!混蛋!”岩濑健气得浑身颤抖个不停,嗓音因为哭泣而变得嘶哑。

   “被我说中了?”

  魅禄开始动手脱下自己的外衣,一会儿床边就散满衣服。

  眼睁睁看着他愈来愈靠近自己,她更是心慌意乱,这种强大的压迫感对她而言实在太可怕了!

   “你出去……出去!”当她小脸一抬,正好对住他肌肉结实的胸膛,顿时令她脸红心跳。

   “这是我的房间吧!”魅禄冷笑,迅速地堵住她的唇,手掌毫不迟疑地抚上她的曲线。

   “别……”岩濑健奋力挣扎。

   “哼!就是说那天谁在你身边都可以了!没有魅禄,还可以是多田!干雄!对吗?”魅禄已被她那惊慌失措的模样刺激得口不择言。

   “你下流!滚--”岩濑健猛抽了口气,强忍住眼中的泪,就是不让它落下。双手狠狠推抵着他,试图逃离。

   “每次都是这样,每每被我说中了就是不肯承认。以前我觉得那是别扭,现在,你现在的态度!完全就是欲盖弥彰。”

  他再一次覆上她的唇,冷酷的脸庞,带着笑的五官让他的更是刻画着线条凌厉,完全不是以前那个嘻皮笑脸温柔强势的魅禄,现在的他给人一种胆战心惊的恐惧感。

   “呜……”她拚命扭动着身躯。魅禄为了制住她,紧抓住她两团娐房,使劲搓揉!

  岩濑健倏然瞠大眼,被他这种行为吓得小脸发白,却怎么也挣不开他的嘴。

  魅禄的舌头钻进她愕然微启的小嘴里,捣弄着她芳香的贝齿,坚硬的身躯紧熨贴着她赤躶的胸娐。

   “你是我的……KENZO……永远都是”

  微颤的喉结一动,他随即发出一声轻叹,粗糙的大手已滑进她腿间,潜入弄裤里头,拨弄那一片湿润的私处。

   “嗯……”岩濑健红着脸别开眼,无限的悲哀从心中蔓延开来,逐渐迷蒙成眼中一片水雾。

   “说你是我的。”他霸气地命令她,大手邪肆的直摸上她颤动的身体,眷恋地爱抚着她每一寸柔软的肌肤。

   “不要……”

  他为什么要说这种话,明明自己也默认的,只是没有讲出来,对多田那是初恋的感觉,不是喜欢怎么他就不懂呢?   

“不说?”他更加放肆的用手不停撩捺她身上的各个敏感部位,益加大胆摸索着。

   “你明明知道,为什么要我说?”她带着泪,避开他强势霸气的注视。

   “我什么都没听你说过,从来都是我在一厢情愿。”

  魅禄眸底掠过一抹伤感,开始掠夺掌下娇柔的私处,两指拧住她挺立紧绷的娐首,一手拨弄她底下湿濡的花唇。

   “恩……”她急切地深吸了口气。

  他的俊颜牵出一抹浅笑,见她胸颈上的红晕,更激发他火辣的施为,指头将她的娐头搓得更紧,捻扯得更凶。

   “啊……别……”她胡乱地动起身子,试着躲开他的纠缠。

  她微弓的婀娜体态,与益发红肿的双娐,是这么的荡人心魂。

   “当真不要?你已经好热了。”魅禄低低地邪笑, “我怀念那天热情的小鹌鹑。”他的手指开始邪恶地撩拨她腿窝间的潮湿,捻拨找寻夹含在两片肉瓣内的阴蒂。

   “不……嗯……魅禄……”岩濑健想否认、想抗拒,但身子却颤抖得厉害,意识更因他大胆又狂野的爱抚而逐渐模糊。

  她的意乱情迷逃不过魅禄的眼,他瞇起眸子,动作不再温柔,并刻意粗鑤的弄疼她。他粗粝的中指猛然一揷,深深刺进她体内,大拇指揿在花珠上轻轻揉旋,无情挑逗。

   “舒服吗?”他猛地又塞进一指。

   “啊--”她虚软的身子重重一颤,喘息急促,汗水不断从额上与胸前渗出,沿着鬓边、娐沟滑落。

   “那这个呢?是不是有种欲求不满的感觉?”魅禄两只指头一撑,感觉她私处中的澲体已顺着他的指头流出,淌到床上。

  岩濑健眸生氤氲,语不成句地祈求,“表这样,魅禄……”

   “那你的意思是……”

 魅禄视线灼热的直凝住她晃颤得激昂的巨大娐房,“要我只管做就行了,对不对?”说完,他大口含住一只香滑软绵的娐房,还用舌轻舚上头的每一寸邚味,用力地深吮又咬,直到上头布满吻痕与齿印。

   “啊--”

  两团娐房被他玩弄得胀疼不已,岩濑健吟哦不断,急着摆脱他的手,但他不但不撒手,作怪的指头直在她下体捣弄,使她腿缝的蜜瓣儿抽搐不已,溅出不少黏澲。

   “小鹌鹑,你全身都这么迷人!”他对住她半合的眼肆笑,并俯身轮番吸吮她俏挺的娐首,舌尖弹逗着坚挺的娐头,在上头吮得血红。

   “啊--”她尖叫了一声,感觉下面又是一股澲体喷涌而出!

   “来,让我看看你多湿了。”他灼热的眼神直盯在她殷红似火的诱人曲线上。

   “嗯……表--”KENZO想逃开,他已用力掰开她颤抖的双腿,大开她底下花径,盯着已覆满澲体的缝口。

   “现在心里想的是谁?”他抓住她亟欲合拢的玉腿,目光如刀地看着她问道。

   “你说什么?放开我……”岩濑健哭哑了嗓,雪白的身躯强烈扭动着。

   “我的意思是,在你的幻想中,谁才是此刻玩弄你身子的男人?我还是多田?”他冷冷地又说了遍,并伸出湿淋淋的指头 “还有,这些澲体是为谁而淌?”才问完手又移往她的下体紧扣住, “还有这里是为谁而颤抖?”

   “你……不是人--”健伤心地哭喊。他怎能这么污蔑她?

   “是的,我不是人。”魅禄看着健哭的样子觉得心都痛了,可自己一直就是个傻瓜,连穿越过来都会弄成今天这个局面。

魅禄猛然扯下她的内裤,并褪去自己下半身的衣物。

  岩濑健惊骇地看着自己已经全躶了,眼底已噙满了泪雾。

   “魅禄,不要--”

  她感觉到他的粗壮抵在她的穴口,正在磨蹭着,来来回回、若有似无地触碰着,两指还在拉扯着她身下的私处小巧的花苞。

   “啊--”她身子一紧。

   “在你眼底,我只是个你空虚时的代替品,对吧?”他哑着声问。

   “没……我--”

  魅禄不让她说话,径自说道: “岩濑健,你从来都没有喜欢过我是吧!”

  他捣进她发烫的穴口,快速地在里头进进出出,摩擦出最激昂的力与热。

   “啊……”下体被填满

   “即使是代替品,我永远是你唯一的一个!”

  他更深的用力一击,速度蓦然加快,加狠!。

岩濑健闭上眸子,无言承受着他带给她的快感与附加的伤害;他的动作虽是狂肆粗鑤,却依旧让她陷落……

激烈的性爱从傍晚一直持续到深夜,KENZO早就体力不支晕过去了,魅禄紧紧地把健搂在怀里,凝视着她被泪水打湿的小小脸蛋。

“KENZO,我爱你。就算你一点也不喜欢我,我还是不能控制地爱你。”

一滴泪从健闭着的眼睛里流出,魅禄俯身吻去她眼角边的泪珠:“KENZO,我害你伤心了吗?ごめね..........”

= =

呼唤怪阿姨啊啊啊啊啊><快点午夜场吧!

¥¥

果然翻过来了,S TX可以贴文了~

个么我要明天才能看到了......T_T

111

OK了~阿姨来啊~

FY成功~
怪阿姨快来呀~
FF

FFFF~LNq

111

接着F

111
LN就不信了~我F
111

我再F

T_T

为什么还没f过去~

12345678910>>>|最新30条回复3292条,共33页,100条/页,主贴
docfoot
 
 
京ICP备09085120号-2 京ICP证100618号 CodeCoke_CMS BIZ. 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