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2】水晶迷宫

纯属YY

this is atricle bottom AD
最新回复:6条,共1页,100条/页,主贴
tianya

第一章 散

“和也,有些植物换些土壤,自身会长的更好。”直播访问开始前的一分钟,主持人藤木看似漫不经心的道。藤木也算是娱乐界的一朵奇葩,虽然身为娱乐节目主持人,性格却严肃之极,为人内向谨慎不喜欢参与别人的事情。虽然只是主持人,但是所请的嘉宾都必须经过他自己的认可,用他的话说就是,见到那些粉饰过的绣花枕头,我只会不停的呕吐,还怎么主持节目。诡异的是,尽管这个主持人看起来与娱乐圈是如此不合,但他主持的这档节目,却有着无可比拟的收视率,艺人们也纷纷将能受到他的邀请作为最高的奖赏。其实节目组很早就向自己提起过二宫和也,自己也看了他的青之炎,当时只觉得,这个人有一些不同于其他偶像的东西,展现的很自然,但也仅此而已。后来也就稍微关注了一下下这个浑身散发着清冽气质的男孩儿。发现这个人很有意思。说他性格老成,偏偏偶尔会做出一些小孩般的举动,而且有着被时间遗忘的童颜;声线偏高而且不稳,却能将一首首自作的solo唱进大家心里; 明明是一个体贴温和之人,节目上的引起笑果吐槽却来的快而尖利;总说自己懒只会混,低眉敛眼的瞬间却将现场一切收之眼底所以;明明极具亲和力,前一个镜头中还在和門把们和谐成一体,下一个镜头便已独坐一旁,疏离成一个谁都进不去的世界。这么有意思的一个人,有着役者魂的一个人,看似漫不经心却比谁都认真的一个人,真的不应当局限于一个有着众多限制条件的事务所里,他应该要飞得更高,更远。 “很谢谢你对我说这些话呢,二宫和也笑道,但是呢。。。。。。”话还未说完,导演发出了开拍的指令。灯光打过来,和也揉了揉脸,开始依着设定,认认真真的扮演起众人眼中的二宫和也,慵懒,猫背,乖巧,卖萌,当然还有标志性的吐槽。眼神,动作都看似积极的配合着主持人,脑中却映现着最近甚嚣尘上的传闻----二宫和也要退出岚。俗话说无风不起浪,身为事件的主角,自己却稀奇的不知道为啥会有这样的消息,爆消息的人如此的信誓旦旦,还有史有据的列出了合作过的导演,演员的建议。而自己的那个亲亲竹马,相叶,也受此影响,用尽方法逼迫自己写下所谓的保证书。那个笨蛋啊,真是天然到可以,如果真的想离开,一纸文书,能绑住谁呢。

tianya
想着想着,节目便已接近尾声,微笑谢别主持人和工作人员,二宫和也回到了自己的保姆车,却被坐在车上的某人吓到。
“leader,别告诉我,你今天在这附近录节目,而且非常不巧,你的保姆车出了问题。”和也开玩笑的道。
“嗯,我去海钓了,没钓到金枪鱼,然后就来这儿了。”国民天团---岚的队长,众門把口中的leader---大野智,顶着面包脸,八字眉,闷闷的含糊不清的道。
和也撇撇嘴,叹口气道“入江桑,我和leader去买点吃的,一会儿回来。”司机入江望了一下情绪低落的leader,对着和也点点头,做了个了然的手势。
虽说已是四月天,晚风还是有点凉的,和也猫着背,缩缩脖子道“亲亲leader,怎么了。”
“没什么,一向反应慢半拍好像总在状态外的leader,这次回答的异常的迅速,好像慢半拍,自己便要吃大亏似的,尔后又吞吞的道,最近海很不安生,鱼儿也不安生。。。。。。”
和也憋着笑望着那双清澈的眼神,尔后摇摇头若有所思揉揉下巴的道“这样啊,你知道的,鱼啊,海啊的,我最苦手了,提起海,我就觉得晕乎,浑身难受。所以,帮不了你了,晚安了。”和也低着头,缩着脖,猫着背从leader面前穿过。
“和也,咳,和。。。。。。。”后面的人喊得急切,前面的人脚步也停了下来,后面的人嗓子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却没吐出任何有意义的词。前面的人叹了口气,“leader,是不是想补上一句,和也,晚安。OK,我收到了,辛苦了,leader。”leader这个词,被和也拖长声线充满了撒娇的意味,背对着后面的人摆了下手,继续向保姆车走去。
“和也,你会走吗?”大野智问的低沉。
背对着leader的和也垂下眼帘,用有别于以往的声线道“我们都知道虽然我们想做一辈子,但是岚不可能是一辈子的吧。终有一天,大家都会走吧,所以早走,迟走,有区别吗。”
Leader怔怔的看着和也猫着背钻进保姆车里,看着保姆车消失在夜色中,耳边回响的是和也只有在严肃的时候才会用的低沉声线“早走,迟走,有区别吗?”
核对了明天的行程,和也笑别了入江桑,乘私人电梯到了四十层,自家屋内飘出的香气让和也不禁用肉肉的小手捂住自己的嘴,偷笑起来。
打开門,果然沙发上坐着一个浓颜的帅哥,松本润,正端坐在沙发上拿着他的电眼狠狠的盯着自己呢。
“不累吗,宣传期还跑来我家打游戏。”和也弯腰开始换鞋子。
“什么啊,我怕某人打起游戏来,就忘了一切,我可不想某天我开門进来的时候看到一个饿死狗。”松本润微扬下颌‘不屑’的道。
换好鞋的和也,接过松本润递过来的筷子,便呼呼的吃起来,还不忘问一句“叶子呢,饭来人没来?”
“他家有点事。打开汤的盖子端到和也的方位,松本润走到窗前,打开窗户,和着呼呼进来的风不经意的问道,和也,不会走,对吧?”
和也挑挑眉,擦了擦鼻头的汗,喝了一口暖胃的汤,做出了一个无比享受的表情,尔后继续呼呼的吃饭。
“喂,我问你呢。”没得到回答的松本润转过身来凶神恶煞的吼道。
和也舀起一勺汤,轻轻的吹了吹,不甚在意的说“J可是J家的精英分子哦,相信我,你的耳朵没出问题。”
tianya
“你的意思是。。。。。”松本润突然觉得呼呼吹进来的风也吹不散自己胸口的恶气,胸口很闷,很烦躁,两条粗眉几乎要垂直于地面了。
“想知道确切答案?”酒足饭饱的和也享受的揉着他肉肉的小肚子。
“废话。”
“好,穿上鞋,咱出去好好聊。”和也起身把外套递给松本润,还顺手递给他鞋子。尔后在松本润起身回望自己时轻轻一推,迅速关上門,喀喇一声上锁,尔后装作辛苦无比的一手扶额,摇摇头道“阿布乃,阿布乃。”
門外的松本润,和着凉凉的夜风,深深吸了一口凉气。紧闭的大門好像也在邪笑自己绝对又被耍了。感觉岂止一个气字了得,怒发冲冠都不足以形容。颤抖着双手将钥匙揷进去,才发现竟然打不开着反锁的門,而一向注重完美的松本润是绝对不会做出深夜锤門扰民的举动,他只是轻轻的对着和也家的門做出了N下漂亮的回旋踢,拨了个号码出去。。。。。
坐在私家车里的樱井翔长叹一口气,烦闷的揉揉眉头,贴在耳边已经微微发烫的电话那头相叶雅纪略微粗哑的嗓音还在继续哭诉他家的那位竹马如何如何不肯立下保证书还骂他八嘎。。。。。。
第几个了呢,好像最开始是leader吧,一直处于放空状态的leader,一直对什么都不在意的leader闷闷的重复着什么早离开,晚离开,肯定会离开的绕口令;尔后便是松本润怒吼和也这个骗子,和也这个要丢开大家的骗子,怪不得景子阿姨给大家都派了电视剧,唯独没有那个骗子的,那个要离开的骗子。。。。。。
“翔,怎么办?”同那二人一样,相叶雅纪也无措的问着自己怎么办。
怎么办,怎么办?难不成像leader说的那样門把们轮流时时刻刻的盯着他,或者像松本润说的那样让景子阿姨把和也的工作合约排到百年后,或者像相叶雅纪说的那样没收和也所有的游戏机和money。怎么办,怎么办,这次竟然是和也呢,一个鲜少让人担心的人。怎么办,怎么办,所有的人都问着自己,好像自己知道怎么做。如果是别人,自己也许会知道怎么做,但是是和也呐。。。。。。
和也,你,真的要离开吗?
岚冠名的黄金档节目直播现场,士气低落的五人被嘉宾队逼到连输三场。这时,天音导播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建议五人像往常一样鼓舞一下士气。Leader首先走出直播间,松本润相随,相叶雅纪望了一眼低头的竹马也跟了上去,樱井翔看着和也没有举动,一把将他扯过拉入了乐屋。Leader首先伸出手掌,站在和也对面的翔清楚的看到要伸却又缩回的手掌,不觉眼睛大睁,六边形的脸变成了四边形,“和也,你很少见的迟到了呢。”
站在leader旁的相叶雅纪伸出了手,又用另一只手将和也的手伸出来,和也刚想缩回,便被樱井翔快速的抓住,尔后松本也伸出手来。。。。。。
“和也,你的恶整很成功,所以到此为止吧。”樱井翔紧盯着和也不放过他一丝的表情。
“和也,你不要走啊,好莱坞之类的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即便是喜欢吃汉堡,我以后可以天天买给你。”
“和也,如果你不走的话,我可以给你买最新出的游戏机。。。。。。”
“和也,咱们的二人组合以后不叫SK叫KS行不?”
“和也的演技很棒,我们都知道。可是你的个性也比较宅,没有海天给你介绍戏约也很难办 吧,更何况,事务所的某些条列是可以改的,再说去好莱坞做导演需要很多的钱。。。。。。”
和也撇了一下嘴,做了一个无奈的表情,尔后左右开弓,一掌盖在自家竹马的头上,另一掌落在松本润的天灵盖上,没好气的拖长声线道“八嘎。”尔后走到leader身旁,扯着他的耳朵道“你也是个大八嘎。”最后故作无奈的叹叹气,双臂抱胸道“听着,我只说一次,我不会在任何人之前先离开岚的。”
“和也,我亲爱的竹马,你果然是我的竹马。”
“这才是和也。”
“组合要改名吗?”
说着不同话的几个人兴奋的来了个BIG HUGE,而翔也站在一旁,重现了六边形的仓鼠笑脸。
再次回到直播现场,五人如同打了鸡血般,配合的天衣无缝,一反前半场的死气沉沉,开开心心的抱的胜利。从来没时间看自己节目的五人自然也不会看到和众人开心打闹后的和也坐在主持椅子上偶尔流露出的一点点小小的落寞,虽然感知摄像镜头后又迅速转换成了笑颜。
果然呢,和也在心里轻轻叹道“还是做个让人放心的乖孩子吧,五年前不是已经死心了么?”
tianya
第二章 聚
樱井翔觉得自己最近有点奇怪,自从出了上次的“假散”事件后,自己总是禁不住的想看一下和也的表情,仿佛这样才能确定和安心。樱井翔自动的把这种情绪归类于“乖孩子偶尔反叛”的后遗症,因为对方一直,一直是,一个让人放心的存在,除了六年前。
樱井翔厌恶的皱了皱眉,过去了,过去了,都六年了,以前没发生什么,现在也不会发生了。虽说如此,樱井翔还是管不着自己眼神,不觉又瞟向了和也。确认之后,心里却更加忐忑起来,虽然和也被众人成为“永远的十七岁”,是绝对正品的童颜大叔,可是他好像真的变了很多,即使眼神依然清澈如初。
初次见面,自己就惊艳于对方水水的包含着无尽灵气的眼眸。那时候的稚嫩的和也有着少年的羞涩,眉目间也透出一丝丝的欢悦和不羁。而现在的眼睛却像极了包容了一切,经历了一切的海。虽说蒙着一层温柔的水雾,亲切的想让人拥抱;可是还是映着一些莫名的忧伤和落寞,遥远而疏离仿佛随时都会离去。最重要的是,连自己都看不透这深深的海底有着什么。
tianya
一直觉得和也很会处事做人,感觉有他的地方,一切就会ok,而且他的星途也是五人中较为平坦的一个。不像相叶雅纪要经历从顶端跌落谷底的痛,不像leader从活泼的玉面小生烤为傻傻呆呆的焦面包,不像松本润,明明是五人中年龄最小,最应收到保护和宠爱的人,却必须担起上剧红团的重担。。。。。。
这个孩子一直很安静的,很低调的在影视剧方面散着自己的灵光,既是如此,又是什么夺走了他曾有的雀跃,让一条欢快的小溪受阻成了深不见底的海。。。。。。
难道真的是六年前的事件。。。。。。想到这个可能,樱井翔突然觉得很冷,按了按眉心,驱走突生的失职和狼狈之感,继续挽起嘴唇,展现着大家面前充满喜感的樱井翔。
这种感觉,这种感觉,真的是一味的抢救前院失火,而忽略了一向安心的后院所发出的那声悲鸣。。。。。。
那个孩子,那个孩子,也许再也不会,再也不会发出一丝声音了。。。。。。
那个樱井翔是怎么了,成员带队和山风作战又不是头一次,怎么他好像一直有些不满的瞟向自己?忽略,忽略,忽略,和也自发的启动了屏蔽系统,只是那一而再飘过来的不满的目光。。。。。。
好的,我承认。。。。。。
虽然leader常常说自己是山风里最无用的人,但实际上最无用的是和也自己。作为一个歌唱团体,leader是主唱,舞蹈也倍儿棒,是大家公认的守护神;而叶子呢,元气满满的治愈系笑容,是团队最大的招牌,给团队带来很多根粉丝;至于松本润,那就更不用说了,没有当年他的那部剧,这个团也许还是众人口中但能占资源的团,或者,还有被解散的可能;至于那个樱井翔,不得不说,当年是他把大家聚到了一起,顶风做了很多决定,处理了很多事,是真真正正的影子leader。果然无颜,猫背,腹黑,只会吐槽的自己是最最无用的。。。。。。
不对,不对。。。。。。
听着掌声,和也歪了歪头上的鸭舌帽,压下所有的情绪,现在在舞台上,他只能是众人眼中的二宫和也。所以,他开始一脸淘气的站在舞台上,展现童颜的魅力。今天应该能够玩的很开心,因为今天自己不是山风的一员,可以放开手去玩,而不用担心展现几份实力,为嘉宾留几分面子的问题。
开场游戏竟然是自己最喜欢的“Falling pipe”,运气果然不错。和也很喜欢这个环节,因为在这个环节里,一般都是和山风某个成员有过交集的嘉宾来对战,所以总会爆出一些蛮有意思的小料子。这次也果然如自己所料的派出的是和丸山关系很好的leader。和也单手环胸,一手抚摸着下颌,已经有点迫不及待的想听对方爆出的笑料呢。
“leader,选好号码了吗?”天音主播问道。
“选好了。”leader答道。
“好的,选好就不能更改了。作为leader的挚交好友,丸山さん,我想问一下,你觉得leader会选哪个数字呢。”
“2、4。”
“虽说和话题无关,但是听说,丸山你被leader训斥了,松本润笑着道,因为我们和leader在一起了这么多年都没被训斥过。”
“因为啊,在我接到这个剧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塑造角色,就和正在一起喝酒的leader诉苦了。当时我说,能和你们团的和也演戏真的很兴奋,但是也很担心,面对这么强劲的卡司,我可不能一直NG啊。然后leader就说,不用担心,与和也对戏绝对会很顺利的,那个人很会带动气氛。而且如果是为了这种事苦恼的话,我就不会在这里喝酒了。”丸山笑答。
“那个,丸山さん,确定是这两个数字,不再更改了吗?”天音道。
tianya
被这么一问,丸山突然慌了手脚,好像记得哪个家伙挺喜欢1的,说是1最容易按到,难道。。。。。。看着在数字间摇摆不定的丸山,和也大声喊道“丸山,绝对是2、4,因为刚才你猜对的时候leader的嘴巴张的比平时大。当然你也可以四个都看着一下。” “把嘴巴闭上。”一向喜欢完美的松本润气愤的对leader吼道,尔后leader果然乖乖的闭紧嘴巴。丸山当然也不是傻蛋了,立马确定2、4,当然取得了巨大的胜利。镜头切到和也的时候,他还正在小伤心中,这个leader,作为团队的主唱,怎么这么喜欢喝伤嗓子的酒?和镜头一样,不时瞟向和也的樱井翔也无意外的捕捉到那个小伤心的表情,于是喜感的六边形脸也拖拉成了四边形。
最新回复:6条,共1页,100条/页,主贴
docfoot
 
 
京ICP备09085120号-2 京ICP证100618号 CodeCoke_CMS BIZ. 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