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松阪牛肉

只是来求GD的,伞哥新饭一枚,自己的改写文,很短,先放一点点,如果雷着GN们了也请嘴下留情,我会自己卷铺盖的,如果万一有人看过也请别扒我的皮,我真的是原著……

松阪牛肉之I still love you

客厅里的电话终于停下烦人的铃声了,把蒙在头上的枕头扔到一旁,我深深吸了一口气,手脚呈大字舒展开来,但宁静没有维持过30秒,放在电脑桌旁的手机又开始铃声大作。

我瞪了不停震动着的手机一会,闭上眼睛,不打算去接,反正接了也是让自己生气、郁闷外加难过罢了,在响了二十次后,手机终于也安静下来了。睁开眼睛,看着手机,突然又想去看一看究竟是不是他打来的,又或者……他真的又什么急事……

撑起上半身,我正打算去拿手机,放在床头的电话分机又响了。

我愣在床上,看着指示灯不停地闪着,很快,装在分机地电话录音开始运作了,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传了出来:“我知道你在家,我现在在银座那家松坂牛肉店,钱不够结帐了,来接我吧。”然后“啪”的一声,电话挂断了。

银座?松坂牛肉店?钱不够结帐了?意思是他在吃火锅?还是高级火锅?让我去接他?然后帮他付钱?

“……相叶雅纪!混蛋!!”我抓起枕头砸了过去,电话掉在了地上。

“你把我当成什么了?!你知不知道明天就是我的生日了?!”

顺手抓起放在床头的相框狠狠砸到了地上,我需要发泄心中的不满和愤怒。

于是,过了十分钟,喘着粗气,我无力地躺回床上,看着一团糟的地面。

“……”

闭上眼睛,等呼吸和情绪都平顺了,我爬起来下了床,跪在地上,把电话放回床头,拿起相框,看着里面和我并肩站着,笑得如夏天的阳光一样灿烂的人,相叶雅纪,arashi的member,我的恋人。

从工作上的亲密伙伴转变到恋人是个艰难却自然的过程,我从来没有爱一个人像爱相叶雅纪那样强烈,在我不算长的即将满30年的人生里,也没有一个人能像相叶雅纪这样轻易能勾起我的怒火,一个动作,一句话,有时甚至只需要一个眼神。

在一起后,甜蜜,吵架,分手,复合,这样的事发生过多少次,我自己都记不清了,连nino都对着一再分手、一再复合的我们摇头,虽然他没说,但我明白他的意思,也许,我和雅纪真的不适合在一起,只是我不愿承认,不愿去面对罢了。

再多的爱也只是成为束缚他振翅高飞的枷锁罢了。学会放弃会让大家过得更好吧……

站起来,把相框放回原位,我拿起放在床尾的衣服,换上了。

在自主银行的取款机上取了钱,我径直朝座落在银座的高级火锅店去了。

“欢迎光临~”穿着漂亮和服的迎宾小姐迎了上来,“先生,请问有定位子吗?”

“我是来找人的。”扫了一眼大堂里满满的客人,我并没有看见相叶雅纪的身影,只好跟迎宾小姐赔笑,“可不可以帮我找一下相叶雅纪?”

“啊,请稍等。”迎宾小姐离开了,我百无聊赖地站在門口等着。

店里迷漫着火锅汤底和牛肉的浓浓香味,醇得让人有点微醉的错觉,不愧是一流的店。来来往往送着食材的服务员,把一盘盘用精致瓷盘盛着的牛肉送到客人桌上,下锅,或煎,或煮,有着大理石花纹的新鲜肉片被煮得卷曲,变色后,被吃掉了,伴着食客的赞美和愉悦。

突然想起松润说过,据说最好的一头松坂肉牛的价钱贵过四辆本田轿车,对我来说,简直是天价的存在,却是我的恋人的最爱之一。或许这也是我跟相叶雅纪不同的地方,对生活的态度不同,也不知道我胡思乱想了多久,终于等来了刚才那个迎宾小姐。

“先生,这边请,相叶先生请您进去。”

“啊,谢谢。”跟着迎宾小姐走到一间包厢前,她礼貌地欠欠身,说了一句:“打扰了。”给我拉开了門。

  TBC

this is atricle bottom AD
最新回复:1条,共1页,100条/页,主贴
yxpsdbb

sho是要和雅纪分手了么?

最新回复:1条,共1页,100条/页,主贴
docfoot
 
 
京ICP备09085120号-2 京ICP证100618号 CodeCoke_CMS BIZ. 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