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2/润智]All or Nothing

【回忆起青春,你的记忆里……又会有什么呢?】

0.

“大概是欺负人吧。”

“哈?”

“哈什么哈,你问那么无聊的问题干嘛?”

“我就是问问啊。学校好无聊哦。”

“…………嗯……是啊。”

学校天台上,有两个人正背靠背抽烟。

不远处的地上坐着一个少年,脸上满是被拳打脚踢之后的瘀青。他一边低声哭着一边咒骂,“我要告诉我妈……你们这些混蛋……我要告诉我妈让PTA停你们的学!!”很快眼泪鼻涕就爬满了他的脸。

松本润狠狠吸了一口烟,随后回头看向那个躺在地上的路人甲,抛给他一记略带风情的白眼。

路人甲一时间竟然不知如何言语,呆呆看着那个方才对他拳打脚踢的家伙。

“松润。”二宫用力在地上拧灭了烟,他站起身,口气严肃认真。“跟你说多少次了,别乱抛媚眼。”他有点可怜地上那个被打倒的路人甲,估计这孩子现在正陷入一种爱恨交加的复杂心情之中吧?没关系,很多人都是这样的。

“我哪有?!”松本润有点恼,他觉得自己已经在很努力拗出逞凶极恶的造型了,为什么还是会有反效果。

——这其实是让他很苦恼的事,源自他那因在高中之前都还是圆圆的、可爱的包子脸并因此天天被七大姑八大姨们高喊着“卡哇伊~~”的惨痛回忆。为此松润发誓自己一定要成为一个型男,当然,如果外表受限成不了一个型男,那就让所有人都害怕自己好了。(事实上,十几岁少年的心情还真是挺单纯可爱的……)

忽然有人猛地推开天台门吓了他们一跳,松润想起自己还没有灭了手上的烟,果不其然相叶雅纪那公鸭一般的嗓子立刻响彻校园天空——

“松本润!你怎么又抽烟!!”他说,可是很快他又看向二宫和也,“刚才我看到教导主任在找你,我一猜你就上楼来了!”

二宫说相叶你装什么乖啊,我烟抽完了——然后就伸出手来,相叶无奈的从裤兜里拿出一包交到二宫手上。“你悠着点抽行吗,你不昨天刚买的烟吗!”

他嗓门儿大,又丝毫不顾二宫一直在冲着他比小点声小点声的手势。

相叶最爱挤兑这样的二宫和也,反正他们三个从小一块儿长大谁对谁都知根知底儿——相叶家和二宫家住在同一个方向,每次放学的时候总是一起乘电车回家,而松润又是他们从小学一起升到国中、又一起上了高中的同学,从最开始互相看不顺眼,到后来合伙儿欺负别人,总之男孩子的友谊,多多少少就是有点奇怪就是了。

——松润抱着怀,表情轻蔑的看着那俩。

这是四月樱花满天的春季、空气中总是弥散着一股子清新的香气。他靠在拦网上望着远处的天空,胸中无限舒爽——纵然二宫和相叶俩人早就发现开始沉默的松润,然后便开始对他故作深沉的拗造型行为指指点点。

但是松润觉得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反正,迟早青春也会如同樱花一般飘洒而去吧……

想到这里,他又故作深沉的甩了一下头发。

一阵冷风吹过,院外樱花又飘落几许。

认真来说樱井翔作为一个高三年级的学生不应该再去揷手管学生会的事儿。

可是每当他提着书包看见不远处高中的大门时,就会觉得眼前一黑,一阵又一阵的呕吐感从胃中涌来。他用手抓着书包,四下看看,趁没人注意的时候连忙拐进了离学校不远的巷子。干呕的了半天可是却只觉得口腔中只涌出了几口唾沫,他想会不会是最近压力太大了,所以才会有这种类似于妊娠反应的事情发生。

他从书包里拿出被母亲塞好的手帕,随后在嘴上擦了擦,正想往外走忽然听见不远处传来了类似金属撞击的声音。可是,很快,声音又消失了——传来了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樱井翔很快意识到估计又是那些人在这里欺负人或者抽烟了,对于这种事,校方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这种只为升学考虑的好学生则是更应该选择明哲保身。

他低下头,靠在墙边,装作自己什么都没听见也没看见。事实上每个学校都会有那么一小伙不良青年,鑤走族也好,打架也好,只要和自己不相干就好了。樱井翔想,啊拉,自己还真是深谙社会之道呢。他推了推架在鼻子上的平光镜,认真的想一会儿要怎么跟老师说上课迟到的事,他分明已经听见学校的铃声在响了。

有人经过他,根本忽视这样一个整齐穿着校服,手中夹着书包的好学生,樱井翔想这人头发有点长,和校规不符啦、不符;他身后还有一个人,走路晃晃荡荡的,裤子快挂到屁股上,真不知道是腰太细还是怎样,他一直在扯着嗓子和前面那个人说话,继续忽略了好学生;而第三个人,樱井翔觉得他似乎注意到自己,可是不抬头,就看不见那个人的表情。他低头却微微抬眼,看见对方胸前的名牌上写着“二宫”两个字。

那人略略停了一下身子,樱井翔觉得对方正在打量他,就把头低得更低,甚至佯装怯懦。随后他听见一阵咕噜咕噜的笑声从对方喉咙里传来,是那种略微带着轻蔑意味的笑声——然后那几个人离开了。

樱井翔松了一口气,他摘下眼镜,觉得大概是早上自己的脸又开始肿了,于是镜框夹得太阳穴疼。松开系到喉头处的校服扣子,正想胃部又是一阵翻涌,他连忙用手捂住了嘴巴。

呃……

高三学生的人生好晦暗。

大野智抓了抓头发,又松松领带,他有点踌躇,站在校门口不知道该如何动作。

很快他听见学校里面出传来的打铃声,还好,教导主任让他在第二节课上课之前到就好了。“美术老师”这种不用坐班也不用带学生的清闲差事对于大野智来说是再合适不过的,只是他觉得让美大中退的学生来教书,说起来多少还是有点忐忑不安的。

家里人再三要求他对此保密,而又因与校长关系好,所以可以说是走后门的典范了——大野智苦笑,没想到一向不屑于此的自己也最终会因为家庭压力沦落至此。他觉得挺无奈的,天空又开始飘起樱雪了,忽然他听见身后有一群少年嘻嘻哈哈的走了过来,为首的人还撞到他的肩膀。

按捺住回骂的心情,猛然抬起头——他看见樱雪之中一个身形修长的青年,纵然脸上正狰狞着表情凶如罗刹,却怎样都掩盖不了眉眼中的稚嫩与青涩。

“看什么看!欧吉桑!”那人吼了一句,随后迈着方步走了。他身后跟着俩人,继续指指点点的面露笑意。

连他们也发现他是在拗造型了吗?明明就是气质不符来着……大野智有点无奈的想。

现在的孩子们都在想什么啊?!

他低下头,硬着头皮走进了校园。

this is atricle bottom AD
12345678910>>|最新30条回复1038条,共11页,100条/页,主贴
=..=

那个..啥时候更随意

UP只是爱好XD

d
tl
==
TL~~~~~~~~
TL
TL...>"<
==

TL~~~~!

==

無技術TL

==

==

==

润U竟然还说敬语

萌了润智当年说敬语的时候了

IP段没极品哦也
苏苏请加油T^T
>///<

最近也一直在復習酥酥的舊文

嗯跟大家一同來tl

酥酥~大伙都很認真的"溫故",所以等您忙完請讓大家"知新"一下吧XD

+

+

哦也

说实话LM俺看了已经不止5遍了……

=====

TL

恩,那个实在是怎么看也看不腻啊

俺不是来催文的……LS搜索“玫瑰人生”
==
请指路玫瑰全名
实在摸不着头脑。。
=..=

LS的。。可以和玫瑰轮流看嘛=v=

==

被LS骗进来以为是更了,泪水

顺便T脚

><
说实话LM俺看了已经不止5遍了……
--

TL.....

中华君
OBAI顶楼= =
TL君

来TL TL ~T到第一页去~!噗~? LZ你加油吧~就当做工作之余调节心情吧~

==

会长大人果然高杆。。。。

您到底是怎么把初ye拿到手的。。。。

===========

这个看前面描述似乎当事人之间也有争执

一个说是被骗强迫,一个说是自愿享受

***

T上去

期待学生会长下一步的行动!

=..=
我只是来UP一下。。
、、

总算爬完这L

润智萌的我忍笑至内伤………………orz

蜜瓜

真不愧是學生會的前會長大人

那智商那手段

就算是精明的小宅男也沒辦法了吧 淪陷了吧 不由自己了吧(叉腰大笑~)

***

看到苏苏本人亲自来更实在是太感动了

会长大人果然高杆。。。。

您到底是怎么把初ye拿到手的。。。。

....

小宅男算是彻底沦陷了啊

学生会长好牛~~~~

==

要别人成为自己的模特果然是有所代价的

-------

rid“惨重”

================================

也是心甘情愿嘛

润包胆子真大

表白

咬着小手帕RID~!

最近这虐文看得心发紧~

就指着苏苏和菜包那文治愈了 >? <

阿里嘎多~

代价

要别人成为自己的模特果然是有所代价的

-------

rid“惨重”

=..=
PS:苏苏的密码找回来了呀=v=
=..=

因为离上次的润智H搁得有点久

↑你经常回顾的是啥

所以现在只会嗷嗷的挠墙T_T

而且明明是老师被压倒怎么老感觉被TJ的是子俊呢=.,=

12345678910>>|最新30条回复1038条,共11页,100条/页,主贴
docfoot
 
 
京ICP备09085120号-2 京ICP证100618号 CodeCoke_CMS BIZ. 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