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j】秋日狂躁症

000

秋天好像是突然间到来的。

从西伯利亚吹来的风突然刮了起来,吹得整条大街两列芒果树沙沙地响。

树叶突然掉了一地,它可能没有预料到自己会掉得如此突然,地上的好些,还带着夏天时候的青葱。

空气的温度也降了许多。二宫和也听见坐在他身边的樱井翔打了个喷嚏,然后看着他一声不响地把游戏手柄扔一边,连暂停键都没去按。他从衣柜随便翻出件长袖衫,套在身上。然后连续喝了几口温开水。又坐回电脑前想跟二宫继续之前的游戏,才发现已经“GAME OVER”了。

二宫闻着他身上淡淡地衣柜味,一边吐槽道:“针织衫显得肩膀更加溜了。”

“随便。”樱井翔一边回答一边重新开始新的游戏。

听着樱井翔的回答以及外面“沙沙”的风吹树叶声,准确地说,应该说是秋风吹树叶声,二宫确定,樱井翔的秋日狂躁症,又要发作了。

this is atricle bottom AD
最新回复:1条,共1页,100条/页,主贴
吃葡萄的鲸鱼

001

樱井翔有着温柔平和的好脾气。不管对谁,都和和气气的,连3岁麻烦喜欢哭鼻子的熊孩子,樱井翔都耐心地哄着,脸上的表情温和。二宫认识他的时候,就确定,樱井翔一定会成为一个温柔的爸爸。只是二宫忽略了,他认识樱井翔的日子,是草长莺飞的春天。

从春天到夏天,二宫对樱井翔的温柔平和更加深信不疑。他脸上永远只有温和的表情。没有喜怒哀乐,眯起好看的眼睛,微微笑,好像一张面具。更让二宫和也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么一个大男生,居然有这样的耐心料理花花草草,从生命力顽强的仙人掌,到娇气难养的兰花,在他手下,都长得那么旺盛。而在那一堆花花草草中,居然还有一株葡萄藤,细长的藤蔓沿着墙壁懒洋洋地生长,慢慢地越爬越高,慵懒的姿态,比玫瑰花还要娇气。许久忍不住问:“这能结出葡萄吗?”

“等秋天才知道呢。”樱井翔悉心地给他的葡萄藤拔草。二宫和也后来才发现,樱井翔花在葡萄藤上的时间最多,心思也最多。只是它依然以一种骄纵的姿态,懒洋洋地生长着。

然后是秋天。二宫和也痛心疾首地回想起与樱井翔相识那一年的秋天,唉,也是和今年秋天一样,突然间就来了。在蝉儿不叫的时候,樱井翔脸上的表情依然温和,但却性情大变地拒绝了无数送他巧克力的女生。平时一向吃什么都“唔买唔买的”味觉白痴,破天荒地把相叶雅纪那个baga做的麻婆豆腐味的蛋糕扔厕所去。吓得aiba很长一段时间都把新料理往二宫和也嘴里塞。樱井翔变得烦躁而忧郁。连足球场上,也看不见樱井翔的影子。

樱井翔的生活也变得凌乱,他的头发变得毛躁,他的房间变得乱七八糟,连他悉心打理的小花园,也变得不堪入目。蝴蝶兰最娇气是第一个枯萎的,然后在过去的夏天刚刚用尽生命怒放的茉莉花也落叶了,月季没能熬到花开的日子,接着玫瑰、茶花……有一株仙人掌倒是坚强地活下来了,但在樱井翔毛躁地走路时不小心毛躁地一踢,直接从天台自油落体,“嘣——”一声。二宫和也跑到天台的栏杆边往下看,底下一辆大货车开过,二宫和也倒是松了口气没有砸到人。于是,二宫和也得出了一个结论,樱井翔有着严重的秋日狂躁症。

但唯有那一株葡萄藤。

樱井翔依然认认真真地给它浇水拔草抓虫,记得给它施肥的日子。他甚至还每天花半个小时陪他的葡萄藤说话,说完话就发呆,他说他怕他的葡萄藤寂寞。就像现在,他又坐在葡萄藤边看着他的葡萄藤自言自语了。二宫和也坐在他身边,眯起眼端详着葡萄藤儿。比两年前认识樱井翔的时候大了那么一丁点,依然以一种骄纵的姿态,懒洋洋地生长着,没有会结出半颗葡萄的预兆。二宫和也没好气地说,“sho酱你太偏心了吧,其他的花花草草都死了你就只管你的葡萄。”

“因为,”樱井翔回答得有点漫不经心:“我喜欢吃葡萄。”

过了很久,二宫一边给aiba发短信,说“樱井翔的秋日狂躁症发作了你没事别惹他”,一边囔囔道:“你哪有不喜欢吃的东西……”

樱井翔没有理他,继续和他的葡萄说话。他眯起眼,仔细地观赏着葡萄藤的叶子。依然那么葱绿,没有丝毫受到秋天的影响。

嗯。秋天了。林落觉得只有看着它心里才能安静下来。“今天才发现原来西瓜早已不卖。你知道了没西瓜吃了一定又闹脾气吧?不过没关系,秋天有你最爱的葡萄。MA酱。”

噢。二宫和也差点忘了。樱井翔叫他的葡萄藤,MA酱。

最新回复:1条,共1页,100条/页,主贴
docfoot
 
 
京ICP备09085120号-2 京ICP证100618号 CodeCoke_CMS BIZ. 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