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龟】不平则鸣

纯粹是为了攒点小RP,才写这个,长度无法估计

亮龟CP萌的人应该不多吧,那勉强我小众一把?

 


 


  1 龟梨和也

锦户亮打爆龟梨和也家电话的时候,后者当然不在家。
  选择性忽视这种事情时常发生,但对象绝对不是锦户亮,因为和他太不熟。
   作为龟梨的高中同学,只是二年级的时候从大阪过来读了一年,还没和大家混熟又马上转学,最后连毕业相册都没有上。
  所以龟梨和也想不起来对方很正常。 
  喝得烂醉如泥回到家直接趴平在沙发上的上班族龟梨,在酒精还没有将脑细胞完全催眠的情形下按了留言提示,然后听到里面有个操着大阪口音的男人在对面紧张兮兮的说——
  “龟梨啊,记得俺吗?锦户亮啊!救俺,救救俺,现在只有你能帮俺!”的时候,他实在是从自己的记忆库中找不出一个人和这个腔调对应,所以……
    神经病啊。
   龟梨作出这个英明决断之后就彻底失去了意识。
  和其他上班族没有任何区别,龟梨和也在一间广告公司工作。
  见女上司年龄偏大而又鲜有人问津,他基本上是以人道博爱为借口偶尔出于发展事业之目的与其套近乎。
    套近乎说的可能太矜持,其实就是搞暧昧。
    每天乐此不疲的玩着目光追躲的游戏,不经意的肢体接触,居心不良的互问行程。
  可等到龟梨拿到这个月的工资条就惆怅了,没有半点的涨幅像是在嘲笑他这一个月来快飞斜的眼珠子,气的这位预备白领在游戏厅里疯狂玩小钢珠的时候忍不住破口大骂:
  老子干吗要每天牺牲色相在那个大妈面前装纯情小白兔啊!
  然后顺理成章的一醉方休。

东京的单身公寓有多小你是不能想象的。
  大约和一辆公交车占地面积相当,要不是买个公车没处停,当司机又不能睡车必须回家,龟梨绝对会和其有段难舍难分的缘分的。
  因为住公寓有诸多坏处,虽然比公车避风点儿,但在周末早晨听到隔壁热情奔放的实况转播时,单身汉龟梨和也能做的,就是黑着眼圈放部毛片儿,音量开到最大,气是解了,觉也就没必要睡了。
  这个周末也不例外。
  和对面怄气完毕之后,宿醉的龟梨和也忍住头痛,拼命回想着昨夜那句在记忆边框徘徊的话——未果。
  为了防止错过重要的事,他扒拉着被子拿脚趾去够电话键,浑浑噩噩的听着原音重现。
  然后锦户亮那刺啦啦的声音又铺天盖地的袭来。
  “啧,锦户亮?这个人我咋一点儿印象也没有?”
    所以那紧迫的求救自然也就龟梨和也理所应当的抛诸脑后。

今年27岁的龟梨和也,本身就是个人际关系比较淡漠的人。
  倒也不是没朋友,什么类型的都有,但就是交往的档口能以笑脸应付,毕恭毕敬礼仪得当,可回到家就再也提不起和对方联系的兴趣了。
  学生时代的同学有些还有不错的交情,但好几个都是人来疯,龟梨就属于明明觉得幼稚还陷得很深的那种人,所以毕业之后相处起来总有些微妙的情绪。
  接了半杯凉水突然灵光一现,那呼噜噜渗进胃里的凉意让他突然反应过来这位大阪口音的同学。
  因为他当年可是相当不客气的指着学院祭上自己拿来的初中照片大大咧咧说:“妈呀,谁TM初中长这么丑啊!”
  想到这里的龟梨和也,索性把电话线线掐了——
  “别说我17岁记你的仇,现在27,以后72老子也不帮你一根手指头!”

 

this is atricle bottom AD
米有回复
docfoot
 
 
京ICP备09085120号-2 京ICP证100618号 CodeCoke_CMS BIZ. 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