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组】七年之痒

接龙。接龙。

“下午出差,明天回来。”大野智看着手机上的短信,苦笑了下,某人的短信越来越简洁明了了,看来今晚又要一个人。
进公寓时他遇到了住自家隔壁正要出門的福山小姐,笑得很开心地问:“大野先生,今天又是寿司套餐么?”“啊……是呢。”大野看看自己手上的便当盒笑笑进了电梯,几乎是电梯門合上的瞬间,脸上的笑容便垮了下来。福山小姐大概又去相亲了吧,说起来第一次买这样的寿司套餐时似乎也遇到了她呢,又是某人出差,自己一个人逛便利店解决晚饭问题,面对各种各样的简餐突然没有了胃口,站在冰柜前几乎要成了雕像,这时福山小姐经过,拯救了放空的他,于是也就顺手拿了离自己最近的一盒。好像那次以后,某人不在家的日子里,自己就一直一直吃这种。只是最近,买的有点频繁呢。
“叮”电梯到了,大野甩甩头,让自己回到现实。打开門,习惯性的说“他大姨妈”,说完又想到,某人不在家,又补一句“啊,不在家呢”。却在开灯后意外的,看到了坐在沙发上抽烟的某人,脱口而出:“你不是出差去了么?”某人起身,瞥了他一眼,没有接话,却接过他手上的方便袋,径直进了厨房。
大野摸摸头,走到阳台开了窗,啊,夕阳真好看。站了一会,某人很久都没有在家抽烟了呢,看来今天心情非常不好。
回到客厅某人已经吃了起来。嘛。算了。不跟他抢。饿就饿吧。
于是一晚上都在诡异的气氛里度过,某人不说话,大野也不说话。这样的安静一直持续到睡觉时间。
大野洗完澡出来,发现某人已经占了半边床,呼吸均匀,走过去安静的躺好,却没有睡意。侧过身看着某人的后背,控制不住的想要抱上去,却在就要触碰到的瞬间将手收了回来,轻轻叹了口气,转过身,和某人背靠着背,默默开始数羊。
这一夜睡得并不好,半睡半醒之间似乎有人在耳边说着什么,细细碎碎又听不清楚。醒来以后身边已经没有人。
啊。是呢。这个时候大野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我们在冷战呢。
然而,是为了什么冷战却怎么了想不起来了,自己很久都没有去钓鱼了,某人也很久没有出門旅行了,嗯,出差不算,那到底是为什么呢?
出門前习惯性的看记事簿发现今天是周年纪念日,七年了,就这么不知不觉七年了。自己和那个人,生活习惯差异那么大,竟也不可思议的生活了七年。日子平淡如流水。热恋期过去之后的生活,就像是照着模板印出来的,一日复一日。不是没有过吵架,只是在某人怒火冲天的时候,自己总能cos石像不言不语不动,次数多了某人连气都懒得在家撒,直接摔門走人,于是所谓的争执渐渐成了冷战,把对方当成透明人,这样的日子是谁都过厌烦的吧,何况某人。
大概,这是七年之痒吧。

-tbc-

this is atricle bottom AD
最新回复:2条,共1页,100条/页,主贴
nino是兔纸
沙发··沙发···
是谁啊????
是谁啊?????到底
最新回复:2条,共1页,100条/页,主贴
docfoot
 
 
京ICP备09085120号-2 京ICP证100618号 CodeCoke_CMS BIZ. 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