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愛不可(雙球)

大家好,第一次在這裡發文,這篇我在其他地方也發過,如果看過的話再看一次也可以,當然不想再看也沒問題。

下一樓是第一話。

this is atricle bottom AD
最新回复:97条,共1页,100条/页,主贴
TomaCrystal

非愛不可

 

1

 

“你沒有爸爸、媽媽,真可憐!”

“真可憐!真可憐!”

“你一定是個怪物,所以他們才不要你的!”

“一定是!一定是!”

“怪物!怪物!怪物!……

 

一群小孩子在那裡起哄,

對一個比他們矮一點的小男孩又推又打。

人就是這樣,

對和自己不同的人極盡嘲諷,

連小孩子也不例外。

 

那個被別人欺負的小男孩很想逃離,

但被圍住所以沒辦法離開,

接著被其中一個小孩子用力一推,

重心不穩地跌倒在地。

他覺得很委屈就開始哭起來,

自己只是沒有爸爸、媽媽而已,

明明院裡的阿姨就告訴自己不必要為這個而傷心,

因為還有院長和阿姨們愛,

但爲什麽現在卻因為這個原因而被人欺負。

 

那群小孩子見了起哄得更厲害,

突然一個男孩子從遠處跑過來,

大聲地呵止他們,

還趁著他們不注意賞了他們每人一拳。

那群小孩子也不甘示弱,

紛紛轉移目標欺負起男孩子,

直到有路過的員驚看到這個場景立刻阻止。

他們害怕員驚於是就四處逃散,

不一會兒就逃走了。

 

男孩子扶起地上的小男孩,

把他身上的灰塵拍掉,

又查看他有沒有受傷,

然後溫柔地說:

“小涼,不要哭了,他們都跑掉了。”

“大貴”

“他們有弄疼你嗎?”

“大貴,爲什麽就是因為我是孤兒就要被欺負?”

“這個我也不知道。”畢竟都是小孩子,雖然大貴比小涼大,但是他也不會知道原因。

“雖然我不知道,但我會保護你的,不讓你被別人欺負。”大貴堅定地說。

“真的?”小涼睜大雙眼望著大貴。

“你真的可以保護我嗎?”小涼不確定地又再問了一次,因為看著滿身是傷的大貴總感覺不太可靠。

“嗯,我們打鉤鉤吧。”說著伸出小指。

“好,說謊的是小狗。”小涼也伸出小指。

  兩隻小指頭輕輕地勾住,從此開始了兩個人的牽絆。
TomaCrystal

(2)
大贵和小凉都是在同一所孤儿院长大的,
可能是相同的经历让他们互相依靠在一起。
大贵一直都守著当初的承诺,
无论发生了什麽事他都会在小凉的身边;
而小凉一开始总是很依赖大贵,
只要大贵在自己身边就会变得安心,
不过随著小凉渐渐长大他都开始想要保护大贵。
孤儿院有一个规定,
就是如果高中毕业了就要搬出去住,
孤儿院也将不会继续支助孤儿们的生活,
毕竟孤儿院也要生存,
也希望有更多孤儿可以得到照顾。
大贵已经十八岁了,
再过不久他就要高中毕业,
所以已经开始计划离开孤儿院之后的生活。
而他最舍不得的就是离开凉介,
小的时候他一直都是称呼凉介为小凉,
但是长大了之后就自然改成凉介。
大贵最喜欢凉介了,
但是他一直不敢告诉凉介,
因为他不知道凉介的想法,
他不知道他表白之后两个人的关系会发生什麽变化。
越是接近大贵的毕业,
凉介就更觉得烦躁,
因为他不想大贵离开他,
可以和大贵永远在一起是他从小到大的愿望。
虽然他不知道大贵的想法,
但是他知道自己不可以坐以待毙,
要更加积极地为自己争取,
因为只有这样大贵才不会离开自己。
趁著两个人一起放学回孤儿院的路上,
凉介鼓起所有的勇气对大贵告白,
这是他想到的留下大贵在自己身边的唯一方法。
大贵想不到原来凉介都是喜欢自己的,
其实自己比凉介年长,
告白的事应该由自己来做,
但是结果却被凉介抢先一步。
不过没所谓了,
因为两人对彼此的想法都是一样的,
这样就好了。
凉介提出要和大贵一起离开孤儿院,
但是大贵担心两个人的生活会有问题,
毕竟凉介才十六岁,
自己的年纪也只是比凉介大两岁,
自己似乎没信心可以照顾到凉介。
但是凉介觉得这完全没问题,
因为只要是和大贵一起就什麽都可以解决,
反正学费那方面孤儿院会负责,
至於生活费可以两人一起去打工赚钱,
最终凉介说服了大贵,
孤儿院也同意,
所以两个人就在外面租了一个房子住过著同居的生活。
大贵高中毕业之后没有选择升学,
而是出来打工。
他希望凉介以后可以读大学,
所以就算再辛苦他都打两份工,
希望可以存到钱让两人的生活好一点,
而且凉介也在成长期,
营养方面绝对不可以忽视。
凉介知道大贵为了两人的生活每天都很辛苦,
所以他总是担当起做家务的责任,
也努力提高厨艺,
希望每天晚上大贵回到家都可以吃到美味的饭菜。
虽然生活费只是刚刚好,
但是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就很足够,
大贵偶尔有空的时候还会去学校接凉介放学。
虽然两个人都是很受女孩子的欢迎,
但这并没有影响彼此的感情,
他们只活在自己的世界裏。

TomaCrystal

3

 

在涼介高三校園際的時候,

大貴也到了學校去,

因為涼介要代表他所在的熱舞社上臺表演,

為此大貴還特意請了一天假。

 

涼介從高中起就開始對跳舞有了興趣,

於是加入了熱舞社。

他有跳舞的天分也很努力,

所以他學得很快,

到了高二的時候已經成為熱舞社的主力,

有時候甚至還會代表學校出賽。

 

這次表演是涼介最後一次代表熱舞社上臺表演,

因為已經高三了,

不久之後就要準備考大學,

所以這次表演完後就會退出。

其實涼介一開始并不想去考大學,

因為大學的學費并不便宜,

到時候爲了兩人的生活費大貴一定會更辛苦,

他不想再看到大貴那麼辛苦。

但是他又不想讓大貴失望,

因為大貴很想他去考大學,

將來可以有好的前途,

不會好像他一樣只可以去打工,

所以爲了不辜負大貴對自己的期望涼介會很努力地去考大學,

即使為此可能會犧牲自己的興趣也不在意,

因為大貴已經爲了他犧牲得太多了。

 

“好多人啊,果然校園際就是會那麼熱鬧,和以前真的是一樣啊!”大貴感歎地說。

“你現在這樣說好像很久沒來一樣,你平時都有來接我放學,又不是沒來過。”涼介稍微地吐槽了大貴。

“那怎麼一樣呢,我畢業之後都沒有進來校園裏,只是在門口等你而已了,你就讓我感慨一下嘛!”大貴可愛地說。

“你那麼說也沒錯了。”這次涼介沒有再反駁大貴。

 

他知道其實大貴是喜歡在學校學習的,

但是爲了自己所以選擇了不繼續升學,

現在可以回到校園他一定是很高興的。

 

TomaCrystal

涼介幫大貴找了一個看表演比較好的位置之後就去後臺準備,

在大貴旁邊站著的幾乎都是女孩子,

應該都是沖著涼介而來的。

自己很早就知道涼介很受女孩子的歡迎,

以前兩個人一起上學的時候幾乎每一天涼介都會收到女孩子的情書,

自己有時候都會想那麼出色的涼介是不是和優秀的女孩子一起會比較好。

雖然很多人都說自己長得也挺像女孩子的,

但是自己終歸是男生,

會不會有一天涼介會和女孩子在一起而不要自己。

雖然這種想法大貴不想讓涼介知道,

但是兩個人相處了那麼久,

涼介又怎麼會不知道,

所以涼介總會做很多事情令大貴安心。

 

到了涼介表演的時候,

旁邊的女孩子不斷地尖叫,

現場的氣氛也很High

雖然大貴不是第一次看涼介的表演,

但是這次絕對是最好看的一次,

涼介的每一個動作都充滿了魅力,

與平時會在自己面前可愛地撒嬌的涼介完全不一樣,

那魅惑的眼神讓自己都不禁臉紅心跳。

感覺涼介就好像天生屬於舞臺一樣,

如果可以在這方面繼續努力下去,

他相信涼介一定會成為一個優秀的舞者。

 

涼介的表演非常精彩,

博得了全場的掌聲,

但是在涼介眼中所有人的稱讚都不及大貴的一個贊許的眼神,

在他心目中只有大貴才是最重要的。

  當時的涼介并不知道因為他的完美演出吸引了一個以後對他很重要的人。
TomaCrystal

4

 

“大貴,可以走了,我們去玩一下吧。”

表演完之後涼介找到大貴,

他想難得今天大貴有空,

兩個人可以好好地享受一下這個校園際。

 

“涼介的表演好棒啊!就好像明星一樣kirakira的!”大貴興奮地說著。

“是嗎?大貴喜歡就好。”

“不僅是我,旁邊的那些女孩子也在大聲地呐喊。”

“我完全看不到啊,我只看到大貴而已啊!”

……”大貴因為涼介的話已經開始臉紅了。

 

其實涼介并不會經常說什麽甜言蜜語,

因為他相信他的大貴都會懂。

但是有時候他都會說這些話,

沒辦法了,

誰叫臉紅的大貴真的是太可愛了,

讓自己禁不住想要親吻他。

如果在家裡他一早就付諸行動,

但是現在是在外面,

他這樣做的話大貴一定會推開他的。

就算讓他如願以償,

按照大貴的性格之後幾天一定會不理自己的。

這樣得不償失的事情自己才不會做了,

所以現在只好拼命忍著,

到時候回到家想怎麼做就怎麼做了。

 

之後涼介拉著大貴去玩遍了校園際的各個攤位,

一對小情人就這樣開開心心地玩了一整天。

 

TomaCrystal

第二天午餐休息的時候,

熱舞社的指導老師八乙女光找到涼介,

他叫涼介放學之後去熱舞社有人想要見他。

於是放學后涼介到了約定的地點,

不過他沒見到光,

只有一個年輕男子在那裡。

 

“初次見面,你好。”那個人與涼介打招呼。

“你好。”涼介很有禮貌地回禮。

之後光就進來了,

他向涼介介紹了那名男子。

 

“涼介,這個人是我學習舞蹈時候的師兄藪宏太,他有事想找你。”

“你好,這是我的名片。”藪向涼介遞上了自己的名片。

Fantasy事務所?”

“我現在在這間事務所擔任經理人,昨天我看了你的表演,我覺得非常精彩。我也問過你的指導老師光,聽說你在這裡非常受歡迎,我覺得你不當歌手真的是太浪費了,你很有潛質。如果你有意願往藝能界發展,我能幫助你。”藪很有誠意地邀請涼介加入他們的事務所。

“對不起,我對這個沒興趣。”涼介想也沒想就拒絕了。

“你不需要這麼快回答我,你可以回去再考慮看看。名片你留著,如果有興趣就打電話給我,或者找光也可以。說真的,我很期待與你的合作。”藪真的很欣賞涼介。

 

在回家的路上涼介一直在想著這個問題,

他一向是一個喜歡挑戰自我的人,

對跳舞也很有興趣,

而且如果做了歌手的話或者現在的生活會好一點。

其實以前走在街上的時候也有被類似藪君這樣的人搭訕過,

但是因為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怕被騙,

所以涼介對於這些從來都不曾理會過。

不過現在那個人是光的學長,

光向來都對自己很好,

很盡心地指導自己,

他介紹給自己的人絕對是不會有問題的。

或者這是個很好的機會,

不過自己可以不考慮自己但是絕對不可以不考慮大貴的感受。

 

當了藝人的話陪著大貴的時間就會變少,

而且娛樂圈的誘惑太多,

大貴是個很容易想東想西的人,

這樣可能會影響兩人之間的關係。

最後涼介還是決定不要這個機會,

只要會傷害到大貴的事自己是絕對不會做的,

 因為大貴是自己一生一世想要保護的人。
TomaCrystal

(5)

“涼介,你今天又被人搭訕了?”大貴好奇地問。

“咦?”大貴的話讓涼介嚇了一跳。

“你那是什麽反應,我說的是這個。”大貴拿在手上的是剛剛幫涼介收拾書包的時候發現的名片。

“你說這個啊,我還以為你說什麽,說得我好像周圍招蜂引蝶一樣。”有時候涼介會受不了大貴說話的方式,很容易引人誤會的。之後涼介就把今天藪君來找他的事告訴大貴。

“你答應了嗎?”

“沒有。”

“爲什麽不答應啊?”

“大貴你覺得我應該答應嗎?”涼介反問大貴。

“不是啦,我只是覺得既然是光老師的師兄應該就不是什麽壞人,我覺得這也是一個機會,涼介你不是很喜歡跳舞嗎,做歌手的話就可以繼續跳舞啊。” 

“我是喜歡跳舞,但是我要考大學啊,歌手這種工作不適合我的。要跳舞的話到時候上了大學之後也可以參加社團活動,大學有各種各樣的社團,或者到時候我會有其他興趣。” 涼介不打算把真正的原因告訴大貴。

“……”

“好了,這件事就不要再說了。”涼介不想再在這個問題上糾纏下去,要不然遲早會被大貴發現端倪。

大貴還想開口,

剛好這個時候家裡的電話響起,

涼介趕緊去接電話,

大貴自然就沒機會開口。

“大貴,院長有事找你。”

“好,謝了。”大貴接過電話。

“Moshi Moshi,院長你好,……”

趁著大貴打電話的時候涼介就去了洗澡,

他想那個電話來的真是時候,

平時涼介都不喜歡有人打電話來找大貴,

因為這樣會減少他和大貴待在一起的時間。

不要說涼介小氣,

只是大貴這個人對人親切又溫柔,

整個孤兒院的人都喜歡他,

他們一開始搬出來的時候總是會收到孤兒院那些小朋友的來電,

說要找大貴哥哥說故事。

自己白天就已經要上學不能和大貴在一起,

晚上好不容易有時間卻要被別人霸佔,

想起來就鬱悶,

涼介洗完澡出來就看見大貴望著電話在發呆。

“大貴,你怎麼呢?”大貴的神情好像有些不妥。

“……啊,涼介你在叫我嗎?”過了很久大貴才有反應。

“是啊,你怎麼對著電話發呆,院長找你有什麽事嗎?”涼介走到大貴身邊坐下。

“剛才,院長告訴我,說今天有對夫婦來找他們的兒子,而且似乎他們要找的那個人是我。院長叫我明天去孤兒院一趟,好見一見他們。”

“那不是很好嘛?大貴你不是一直都很想找到自己的親生父母嗎?”涼介替大貴高興。

“但是我不知道應不應該去,我怕……”

“你是怕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吧。”涼介將大貴心中的疑慮說了出來。

“嗯。”大貴輕輕點了點頭。

“大貴,我覺得你應該要去一下,起碼知道一個答案。如果他們真的是你的親生父母,那麼不是很好嘛。我們都是孤兒,我們從來都希望可以有父母的疼愛,即使是養父母也無所謂。既然現在你有機會找到他們,爲什麽要逃避呢?就算明天失望而回也不要緊,你還有我啊,我們現在也過得不錯,就這樣一直生活下去也很好。反正無論結果如何,我都會一直在你身邊陪著你的,所以不要怕。”說著涼介輕吻了大貴一下,仿佛要把勇氣傳給大貴。

“涼介,我明白了,我會去的,不過你要陪我去啊,我們要一起面對。”大貴又展開了笑顏。

“好,明天放學之後我們一起,你要過來接我啊。”

其實涼介的心裡想的並不如他說得那麼輕鬆,

但是爲了安慰大貴他還是將這些話說出口,

希望可以稍微消除大貴的不安。

TomaCrystal

6

 

涼介陪著大貴回去孤兒院,

在院長辦公室門口涼介輕輕地拍了拍大貴的肩膀,

“去吧,大貴。”

“嗯。”

 

大貴進去之後涼介就坐在辦公室旁邊的凳子上等著大貴。

其實涼介也有些不安,

以前就曾經害怕過如果大貴找到親身父母或者被其他人領養,

這樣兩個人或者就要被分開。

他真的不想離開大貴的身邊,

他是如此地愛著大貴,

雖然他不確定這份強烈的愛是起源於哪一次的交匯,

只是有一天那感覺就這麼自然而然地出現。

到現在他已經無法從這段感情中抽身,

他已經無法想像沒有大貴的生活會是怎麼樣的,

但是他也不能那麼自私地永遠把大貴鎖在身邊。

不過無論事情會變成怎樣,

只有一件事是不會變的,

那就是他愛著大貴的心。

 

大概一個小時過去了,

大貴從辦公室出來。

 

TomaCrystal

“大貴,怎麼樣了?”涼介走到大貴身邊,

“我……

不等大貴開口院長和一對中年夫婦也一起出來了。

“大貴,我們去吃飯吧。”其中一位身著西裝的中年男人對著大貴說。

“對啊,大貴,你們父子那麼久沒有見面了,讓我們多瞭解你一些,以後一起住的時候才比較方便。”那位中年婦女接著說道。

 

然後,那對夫婦就帶著大貴走了,

大貴只好用抱歉的眼神看著涼介,

涼介雖然覺得不安但還是露出了讓大貴放心的表情。

 

“山田。”

“院長,您好。”

“有岡真好啊,終於找到自己的親生父母,這裡的小孩子每個都像有岡那樣幸運就好了。你回去幫他收拾一下東西吧,我想他應該很快就會搬去和他父母一起住。山田如果覺得自己一個人付房租比較困難的話,你可以暫時搬回來,反正你還沒有畢業,孤兒院會一直支助到你畢業為止。”

“謝謝院長的關心,我一個人沒問題的。”

“你能應付過來就好了,我還有點事,就不招呼你了。”

“再見,院長。”

 

涼介就這樣走出了孤兒院,

一個人不知道要走去哪裡,

一直以來最害怕的事情終於要發生了。

從那個中年男人的西裝和談吐來說,

他應該是個有錢人,

這樣是不是對大貴會比較好呢?

雖然自己一直希望大貴可以得到幸福,

但是還是會放不開,

畢竟從小就和大貴在一起,

現在要分開當然會傷心。

本來放在口袋里的手拿出來想捉住另一隻手,

但是空空的手抓住的就只有風。

 

在飯店的大貴也一直想著涼介,

雖然找回自己的父母是很高興的事,

但是他感到強烈的不安,

感覺好像就要和涼介分開一樣。

自己父母的話大貴一句也聽不見,

人是坐著的但是心已經飛走了。

 

晚飯之後大貴被送回了公寓,

自己父母只留下一句明天下午過來接他搬去和他們住之後就回去了。

大貴并不想搬走,

但是他無法拒絕自己的父母,

他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告訴涼介。

 

但大貴不知道涼介剛好聽到了大貴和他父母的對話,

爲了不讓大貴煩惱,

涼介選擇了忽略自己的感受。

TomaCrystal

7

 

當涼介回到家的時候就看到了大貴。

“大貴。”

“涼介你回來了?你剛才去哪了?”當大貴回到家發現涼介還沒有回來的時候就開始擔心起來。

“只是去吃飯而已。”

“涼介,你在生氣嗎?”

“我沒有,你想太多了。”涼介安慰著大貴。

“不是的,我……

“大貴找到自己的親生父母不是一件很高興的事嗎,你怎麼在愁眉苦臉的?對了,我幫你收拾東西吧,以前一直都是大貴幫我的,現在就讓我幫你一次吧。”說著涼介就去找箱子。

“涼介!”大貴按著涼介的手阻止他。

“你想自己收拾嘛,都說我幫你了。”

“我根本就不想搬走!”大貴激動地說著,眼角還閃著淚光。

“大貴。”涼介抱著大貴。

“我不想搬走,我只是想和涼介你永遠在一起,我哪裡也不想去!”說著說著大貴就哭了。

“我知道,不要哭啊大貴,看到你哭我會心疼的。”涼介安慰道。

“涼介。”

“我也不想和大貴分開啊,但是現在你找到了自己的父母,他們一定是找了你很久的。這麼多年沒見他們當然希望你可以陪在他們身邊,好讓他們可以補償你,難道你連這個機會都不給他們嗎?而且,就算你搬出去,我們也可以繼續在一起啊,又不是以後都不能見面。只是不在一起住而已,那又有什麽關係呢?只要我們都還愛著對方就什麽都可以克服的。”

“涼介,你真的認為我應該和他們一起住嗎?”如果涼介說不可以的話自己一定不會走。

“嗯。”涼介雖然不想這麼做,但是他是不可以那麼自私的。自己也是孤兒,他知道有父母的疼愛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現在大貴找到了,他應該替大貴高興。

“涼介,答應我,你一定要來找我,我也會經常回來的。“

“我一定會,好了不要哭了,我們來收拾東西吧。”涼介說完就放開大貴開始收拾東西。

 

之後一整個晚上兩個人雖然睡在床上,

但是他們誰都睡不著,

就這樣到了早上。

大貴聽到涼介起來的聲音,

過了一段時間之後,

他感覺到涼介吻了自己的臉頰一下,

之後就聽到了開門的聲音。

大貴起來就看見臺上有做好的早餐,

還有涼介寫給他的紙條,

平時都是提醒大貴要注意的事項,

因為大貴早上起床之後總是迷迷糊糊似夢非夢的,

但是今天則有些不同。

上面寫著:我會一直愛著你的,有什麽事要記得第一時間聯絡我,無論什麽時候我都會飛到大貴身邊的。

 

大貴的眼淚滴在了紙上,

把涼介寫的字暈得模糊,

他覺得自己很幸福,

有一個那麼愛自己的人。

 

TomaCrystal

下午的時候大貴的父母就來接大貴,

之後就到了新家。

大貴父母的家很大,

不用想就知道是有錢人家,

但是卻給大貴寂寞和空虛的感覺,

沒有那個公寓的溫馨,

更重要的是沒有了涼介熟悉而溫暖的氣息,

到現在才知道沒有了涼介的自己是那麼得脆弱。

小的時候曾經承諾過會保護涼介,

  但是隨著涼介漸漸地長大自己似乎變成被保護的那一個。
TomaCrystal

8

 

晚上當一切都收拾好后大貴就打電話給涼介。

Moshi Moshi,山田。”

……”一聽到涼介的聲音大貴就有了想哭的衝動,一天都沒有聽過這熟悉的聲音。

“大貴,是你吧?”涼介直覺地猜測到。

“嗯,是我,涼介。”大貴哽咽地說。

“怎麼了,大貴?”聽到大貴這樣的聲音涼介有些慌了。

“沒有,只是想聽聽涼介的聲音,我很想你。”

“我也很想大貴,很想立即看到你。你住在哪,告訴我,我現在就過來。”

“好。”大貴把地址告訴涼介。

“你等我哦。”說完涼介立即飛奔出門。

 

涼介一路上都是跑著的,

坐電車的時候也恨不得它可以飛起來,

只是一天沒見就感到不安。

上課的時候完全專心不起來,

明明已經計劃好校園際之後就認真讀書,

但是卻完全做不到。

 

涼介終於到了約定的地點,

大貴已經在那裡等著他。

涼介二話不說地就抱住大貴,

也不管自己氣喘得厲害,

而大貴也回抱著涼介并體貼地為他掃背。

 

TomaCrystal

 

“大貴,等好久了嗎?”涼介放開了大貴。

“沒有啊,我才剛剛出來而已。”

“今天怎麼樣了,還好吧?”

“我很好,只是沒有涼介在身邊有些寂寞,房間里也冷冷的,好不習慣。”

“過一段時間就會習慣,不要擔心。”

“我怕我不行。”

“是大貴的話就一定行。”

“但是……”大貴已經有些紅了眼眶。

 

涼介吻住了大貴,

舌頭在大貴的口中探索著,

時而輕時而柔,

時而急時而快,

涼介吸允著大貴的舌尖,

又輕輕地咬著。

直到彼此口中再也沒有多餘的氣息,

才依依不捨地結束這個吻。

 

“大貴,我相信就算沒有我陪在你身邊你也可以習慣的,他們是你的父母,你要嘗試去接受他們,而不應該逃避的,我會默默地守護著你。”

“嗯。”

“好了,現在已經很晚了,回去吧,他們會擔心你的。”

“嗯。”大貴雖然不想走,但是涼介明天還要上課是時候要回去休息的,這裡離家裡還蠻遠的,再遲點的話可能就會趕不上末班車。

“總之有什麽事就打電話給我。”涼介再一次叮囑道。

 

涼介送大貴到家門口,

兩人又擁抱了一下大貴才進門去,

涼介目送著大貴進去后才離開。

TomaCrystal

9

 

第二天涼介放學回家一打開門就見到大貴。

“大貴,你怎麼回來了?”涼介覺得又驚又喜。

“怎麼了,你不歡迎我嗎?”

“說什麽傻話,我不知道多想你回來,不過這個時間不是要打工嗎?”

“我今天辭掉了工作,本來不想的,但是……他們說要辭掉。”涼介知道大貴口中說的他們是指父母,但是大貴還沒有習慣這樣叫他們。

“我想你家人應該不想看到你打工那麼辛苦,你吃過飯了嗎,還沒有吃的話我這就去煮。”

“我已經做好了,就等著你回來,來吃吧。”

 

其實涼介已經很久沒有吃過大貴做的飯菜,

因為平時大貴打工都很忙,

一般都是涼介參加完社團活動之後去買菜然後回家做好等大貴回來一起吃。

爲了辛苦工作的大貴涼介總是不斷專研好吃又有營養的料理,

當然用料方面要儘量節儉,

要不然生活費會很緊張的。

其實大貴做的也很好,

不過就比不上涼介了,

今天可以吃到久違的料理讓涼介覺得很高興。

 

涼介和大貴享受了一頓簡單的晚餐,

席間兩人說說笑笑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吃完飯大貴要走了,

涼介想繼續和大貴待在一起一段時間,

所以堅持要送大貴回去。

 

TomaCrystal

“到了大貴,進去吧。”涼介對大貴說道。

“唔……

“怎麼了,不想進去嗎?”

“嗯。”其實大貴也很想繼續這樣。

“那這樣可以了吧。”涼介說完就開始親吻大貴。

 

涼介溫柔地覆著大貴甜美的唇,

撬開他的編貝細齒,

舌頭也更一步探進,

直到大貴真的喘不過來涼介才離開。

 

“進去吧。”

“嗯,涼介再見。”

Bye bye,大貴。”

 

涼介一直看著大貴進去,

雖然很想阻止大貴,

但是這樣做又很自私。

不過他怎麼也沒有想到,

他要到幾年之後才有機會再次見到大貴。

 

之後的幾天大貴就再沒有打電話來,

涼介開始擔心起來,

但是大貴的電話一直處於關機狀態。

於是涼介就打電話去大貴的家,

但是每次他家的管家都說大貴有事出去了,

涼介直覺事有蹊蹺,

  於是就親自去看大貴。
TomaCrystal

10

 

到了大貴家后接待涼介的是大貴的爸爸。

“你好,叔叔,初次見面,我叫山田涼介,我是來找大貴的。”

“我知道,不過大貴和他媽媽出去了,他回來之後我會告訴他你來過。”說完大貴的爸爸就想離開。

“我已經打過很多次電話找他,但是他都沒有回電話給我,他是不是出了什麽事?”

“這個你就不用擔心了,大貴在這裡住得好吃得好,他能有什麽事,或許他只是不想和你聯絡罷了。”

 

涼介知道這一定有問題,

大貴是不可能這麼做的,

除非是有什麽人阻止他。

 

“好了,我還有事要忙,就不招呼你了,請便吧。”大貴的爸爸轉身就想走。

“是你不讓他見我的吧?”涼介說出心裡的想法。

“既然你知道就好,我也沒什麽好隱瞞的。之前大貴和誰做朋友我不管,但是現在他是我的兒子,是我們千葉家的少爺。我們家族在日本乃至亞太地區都很有名,我不想大貴交一些不三不四的朋友。”大貴的爸爸正色道。

“你是不是看不起我是個孤兒,但是以前大貴也是。”

“以前是以前,而且你是個孤兒也沒什麼好說的,只是我可不想我的兒子跟一個變態在一起。”

“你……”涼介想不到他竟然知道他們之間的關係。

“如果你爲了大貴著想的話,就以後也不要來找他了。”

“不為他著想的人是你,你怎麼能無視他的感受?”涼介已經快氣瘋了。

“我都沒有責怪你帶壞大貴你還來指責我,管家,送客!”

“大貴!”涼介大聲地叫著,他直覺大貴一定在這裡。

“你再不走就不要怪我對你不客氣!”

 

之後幾個保鏢就把涼介架出門口,

涼介不斷地掙扎,

還被人打了幾下。

涼介完全沒有想到事情會演變成這樣,

自己或者再也沒有機會可以見到大貴。

 

而大貴則被關在房間裏,

他真的很想涼介,

他不知道該怎麼辦。

如果當初自己沒有被認出來,

那麼現在就不會發生這種事,

他情願沒有找到親生父母也不願意失去涼介,

他真的很需要涼介。

他們雖然是自己的父母,

但是二十年前既然選擇拋棄自己那現在又有什麽資格來阻止自己和誰在一起。

 

他現在真的很害怕以後都再也看不到涼介,

之前他們就說過要自己和他們一起去美國生活,

畢竟整個千葉家族已經在美國定居,

萬一自己真的離開了日本,

那麼涼介就找不到他,

涼介一定會非常擔心的。

TomaCrystal

11

 

今天千葉家來了一位尊貴的客人,

以至於住在這裡的主人都親自來迎接,

就怕怠慢了這位尊貴的客人。

 

“岡本少爺,今天你大駕光臨本宅,如果有什麽招呼不周的地方敬請原諒。”千葉家的男主人千葉幸雄非常恭敬地說道。

“你太客氣了千葉先生。”

“不知道今天岡本少爺來這裡是否與我們公司最近和貴公司合作的事有關?”

“不是,您一定是誤會了,我今年才剛剛考上大學,對公司的事向來是不過問的。”

“那麼岡本少爺來這裡的目的是……?”

“我想外界都知道我是岡本家的養子,大貴他是我在孤兒院里最好的朋友,他年紀比我大,那個時候得到過他很多的照顧。之前我回到孤兒院的時候聽到他找到自己的親生父母並且搬來這裡,今天是特意來看他的,不知道他現在在家嗎?”

 

千葉幸雄真的想不到大貴竟然和岡本家的大少爺岡本圭人那麼要好,

岡本圭人雖然是岡本家的養子,

但是誰都知道他是岡本家未來的繼承人。

岡本家比千葉家有名,

岡本集團的生意遍佈全球,

自己一直都想和他們合作。

之前好不容易才有機會和岡本集團合作,

具體的企劃案還沒有最後完成,

岡本集團隨時可以叫停整個計劃。

現在知道大貴和岡本圭人是好朋友這件事,

這對於兩家的合作案非常有利,

但是現在大貴這樣的狀況如果讓岡本圭人看到的話可能會影響自己的計劃。

 

“真的非常謝謝岡本少爺的關心,但是大貴這段時間身體不適正在休息,我會將這件事告之他,等他身體好一點的時候再和你聯繫。”千葉幸雄想用這個理由打發岡本圭人離開。

“他生病了嗎,嚴不嚴重?”圭人很關心地問道。

“可能是他剛剛搬進來不是很適應這裡的環境所以病倒了,醫生說他沒什麼大礙的,只要休息就會好的。”

“雖然千葉先生說大貴身體狀況還可以,但是我還是很想見一見他。我過幾天就會離開日本回到英國讀書,如果今天見不到大貴的話我怕就要等很長的時間才可以見到他,我習慣每次回來日本的時候都和我最好的朋友聚一下。”既然知道大貴身體不舒服就更加應該看一看他,好親眼確定他的狀況。

“這樣啊……”千葉幸雄真的不想讓岡本圭人見到大貴,他害怕萬一大貴亂說話的話就會影響到合作案,但是如果堅持不讓岡本圭人看望大貴又怕引起他的懷疑。

“既然岡本少爺那麼擔心我們家的大貴那麼就請跟我來吧。”千葉幸雄想自己在旁邊應該就可以避免自己所擔心的情況發生,於是還是決定讓岡本圭人去探望大貴。

 

TomaCrystal

“大貴,岡本少爺來看你了。”千葉幸雄對虛弱的大貴說道。

圭人看到大貴的樣子真的嚇了一跳,

他整個人憔悴不堪,

旁邊還掛著吊針,

仔細看的話還可以看到他眼角的淚痕。

 

這時候大貴睜開眼睛就看到圭人站在自己的床旁邊,

他頓時覺得有了希望,

原本暗淡的眼睛都變得有神,

他很想對圭人說一些話,

但是自己的父親也站在一旁緊盯著自己。

 

就在這個時候千葉幸雄的電話響起,

於是他就走出了房間,

大貴知道他的機會來了。

 

“圭人。”大貴緊緊地握著圭人的手。

“我在,大貴你沒什麼事吧,怎麼那麼虛弱?”

“圭人你一定要幫我啊,現在就只有你可以幫我了。”大貴哽咽地說。

“你說,無論你有什麽要求我都會幫忙的。”

“我父親知道我和涼介的關係,他現在不讓我去見涼介,我就要離開日本,我真的很想涼介很想見他。”

 

圭人終於知道大貴這樣子的原因,

他非常清楚涼介和大貴的關係,

他們簡直是生命的共同體。

自從自己去到孤兒院開始就整天看到他們膩在一起,

那個時候就只是覺得他們是好朋友而已。

直到後來他和涼介同時被岡本家看中,

但是那個時候岡本家只會選擇他們其中的一個人,

涼介毫不猶豫地將機會讓給了自己。

自己不知道涼介爲什麽會主動放棄這麼好的機會,

於是他去問涼介。

涼介告訴自己他要一直陪在大貴的身邊,

所以不可以離開孤兒院。

那個時候自己才知道涼介是如此地愛著大貴,

這份感情讓自己很動容。

現在兩人不可以看到對方一定非常痛苦,

他們是自己的恩人,

自己一定要幫助他們。

 

正當圭人想和大貴商量怎麼辦的時候,

千葉幸雄回到房間,

阻止了圭人,

圭人只可以對大貴點頭。

他知道這件事一定要從長計議,

而且絕對不可以給千葉幸雄知道。

他也知道時間不多,

大貴不知道什麽時候會離開,

他一定要趕在大貴離開之前安排他們兩人見面,

如果他們兩人分開的話一定會很痛苦,

  現在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去找涼介。
TomaCrystal

12

 

當天晚上圭人就到了涼介的家裡找他,

不過按門鈴卻沒人開門,

他想涼介可能有事還沒有回來就站在門口等,

結果等到很晚都沒見到涼介回來。

因為涼介沒有手機所以沒辦法聯絡到他,

圭人第二天只好在涼介的學校門口等他,

還好終於被他見到涼介。

 

涼介的神色和大貴一樣,

人顯得非常憔悴,

圭人知道涼介一定和大貴一樣痛苦。

 

涼介看到圭人都很驚訝,

因為圭人很少回來,

也從來沒有來這裡等他。

 

圭人一見到涼介就將他帶上車,

他告訴涼介他見過大貴,

涼介一聽到圭人的話就顯得很激動。

 

“大貴他怎麼樣了?”

“他和你一樣很痛苦,他父親不讓他見你,他現在身體很虛弱甚至要打吊針。”

“都是我的錯!”涼介握緊了拳頭。

“那不能怪你。”圭人不忍心看到涼介在自責。

“要是我當初能自私一點,不鼓勵大貴去見他的親生父母,那麼今天這樣的事情根本就不會發生。”涼介現在真的非常得後悔。

“現在這樣的狀況誰也想不到,而且到了現在這個時候自責有用嗎,自責就可以讓大貴回來嗎?”

“那要怎麼才能見到大貴,怎麼才能讓他回到我的身邊,你告訴我啊!”涼介忍不住失聲痛哭。

……”圭人不知道該怎麼去安慰涼介,他們兩個人都把對方當做自己的唯一,現在一下子失去了生命的依託,失去了希望,怎麼可能不傷心!

“對不起,我失態了。”涼介漸漸地控制住自己的情緒。

“沒關係的,我懂你的心情。大貴他也很想見你,他遲點就要跟他們去美國,只要他一離開你們可能就再也沒機會見面了,所以他叫我幫忙想辦法。”

 

涼介真的想不到大貴竟然要離開日本,

他的父親爲了不讓他們見面竟然做得那麼絕,

圭人說得對,

如果大貴不在這裡的話自己就真的沒辦法再見到他了。

 

TomaCrystal

“圭人,我知道你一定有辦法的,你一定要幫我們。”涼介懇求道。

“這個忙我一定會幫的,你不需要擔心,你們都是我最好的朋友。涼介你想到什麽辦法嗎?”

“這個我真的不知道,我去找過大貴,但是被他父親派人趕了出來。後來我每天都到那裡想看大貴一眼,但是他們卻報驚說我騷擾他們,之後還被驚察禁止接近那裡。”

“這樣看來要見一面真的是非常困難,或者我回去再想想辦法吧。”

“嗯,那樣就拜託你了。我想你去見大貴的話是可以的,你要幫我告訴他不可以因為這樣而糟蹋自己的身體。”涼介真的很擔心大貴的狀況。

“這個你放心,現在我們集團正在和他們合作,他暫時應該不敢得罪我。”雖然圭人只是和千葉幸雄見過一次,但是他那種勢利的嘴臉自己早就看穿了。

“圭人啊,就算不能見到大貴,我也想親口對他說幾句話。”

“我知道,我會想辦法的。”

“真的謝謝你。”

“你跟我客氣什麽啊,你是我的恩人。”

“早知道當初就不把機會讓給你,要不然我就是大少爺,也不用像現在一樣什麽都做不到。”但是這個世上是沒有後悔藥吃的。

 

之後的幾天圭人都有去看大貴,

也把涼介的話傳達給了大貴知道。

大貴想既然有了希望才開始肯吃東西,

之前就是因為不吃東西所以只可以靠打吊針維持,

但是這樣只是讓大貴的臉色沒有之前那麼蒼白,

不過一天見不到涼介還是覺得很痛苦。

圭人實在找不到機會讓他們見面,

而涼介那邊則在做著準備。

TomaCrystal

13

 

其實圭人之所以在住處找不到涼介是因為涼介已經搬走,

他現在和其他人一起住,

而這些人將來會是他的團員。

 

自從涼介被千葉幸雄趕走之後,

他每天都會去那裡,

就是想如果大貴會出門的話或者就可以見到他,

但是他等來的卻是員驚。

因為千葉幸雄已經報驚,

那些員驚是來處理的,

涼介向他們報案有人被千葉家禁錮,

但是那些人根本就不相信涼介的話,

他們驚告涼介如果還不離開的話就要把他關起來。

 

因為那幾天涼介沒有上學也沒有打電話請假,

班主任打電話到他家也沒有人接,

這件事讓光知道了,

他很擔心涼介的狀況。

涼介向來都是一個乖學生,

雖然成績不是十分突出,

但是舞蹈實力卻超強,

也為學校爭得了不少榮譽。

光非常喜歡他,

可以說把自己所有的東西都教給了他。

而且雖然涼介是孤兒,

但是他性格開朗活潑就更加讓人會喜歡和他相處。

他從來都沒有試過這麼沒有交代,

所以放學之後光決定去找涼介,

而在學校門口剛好看到來找自己的藪,

於是兩個人就決定一起去。

 

光按了很久的門鈴都沒有人來應門,

正當他們認定涼介不在家想離開的時候,

他們就看到回來的涼介。

光見到涼介的一霎那差點認不出他來,

他整個人非常憔悴,

和平時總是元氣滿滿的樣子差很多,

光知道涼介一定是出了事。

 

涼介請他們兩人進屋,

光一坐下就問涼介究竟發生了什麽事,

爲什麽不上學。

涼介并不想告訴光,

雖然他和自己是很熟,

算是亦師亦友的關係。

但是自己和大貴的關係是不可以隨便曝光的,

不是怕自己會被別人看不起,

而是他怕大貴會受到傷害,

畢竟大貴曾經是這所高中的學生。

 

TomaCrystal

“涼介,你說了,究竟發生了什麽事,你不說沒人可以幫到你的。”光開始有些激動。

藪趕緊安撫他的情緒,

雖然他不瞭解山田涼介這個人,

但是他應該是有什麽難言之隱。

 

“涼介啊,你知道我向來都關心你的,你現在這個樣子我真的是很擔心。之前你說要專心學業考上好的大學,現在你又不上學,到時候你出席率不足可能連畢業都有問題,這樣不是離你的目標越來越遠嗎?”光真的是很想幫他,即使自己幫不到忙,可以讓他傾訴出來都是好事。

“雖然我不知道你究竟發生了什麽事,但是你都不想讓關心你的人擔心你吧。”藪也幫忙勸道。

 

涼介也知道光關心自己,

而且多一個人幫忙或者真的會想到什麽方法,

所以涼介最終還是告訴了光,

不過涼介并沒有說出他和大貴真正的關係。

 

光聽到涼介的話就想起之前自己的想法果然沒錯,

雖然涼介并沒有明說,

但是從涼介的話中光猜測他和有岡應該是情侶的關係。

 

之前自己就覺得很奇怪,

涼介總是和有岡黏在一起,

雖然他們來自同一所孤兒院,

彼此有相同的經歷感情好也沒有什麽奇怪的。

但是涼介非常在乎有岡,

說話總是三句不離有岡。

本來光看著涼介的實力那麼強是很想推薦給認識的人,

他覺得涼介是天生屬於舞臺的,

不過涼介似乎一心一意就是想考大學,

并不想向自己擅長的那一方面發展,

明明看他那麼喜歡跳舞,

但是他的選擇卻出乎自己所料。

自己有向涼介瞭解過他的想法,

他說是因為有一個人很想他考大學,

那個人應該就是有岡。

 

自己當然認識有岡,

自己剛剛去學校任教的時候不小心迷路了好在那時候遇上了有岡。

他在學校的成績都不錯,

老師們都認定他應該可以考上不錯的大學,

但是沒想到他一畢業就去了打工。

那個時候自己就知道有岡是和涼介一起住的,

涼介總是在某個時間結束練習,

自己以為他有什麽特殊的行程,

後來才知道他是去買菜然後回家煮飯。

有岡畢業后有時會在學校門口等涼介,

自己都看過很多次,

兩個人這樣的相處方式說真的和那些同居情侶真的是沒什麼分別。

TomaCrystal

不要說光那麼快就猜出兩人的關係,

就連藪都知道了。

當然他不會覺得驚訝,

也不會看不起他們,

因為自己都有一個天然呆又脫線的同性戀人。

他想自己很清楚山田會這樣憔悴的原因,

如果換了自己或者也會像山田一樣。

 

“涼介,雖然我知道現在說這個可能不是很合適。你之前不是拒絕了藪的邀請嘛,我覺得你應該答應他。”光說出這句話之後換來了其餘兩人的不解。

“涼介,我覺得有時候可以換一個角度去想問題。以你的實力再加上藪在藝能界的人脈和手腕,你做了藝人應該可以很快就走紅,到時候就可以改善你現在的生活,甚至可以讓你成為有錢人。你有了錢之後很多事情都會變得好辦,或者到時候就會有辦法。我知道這個方法是迂迴曲折了一點,甚至未必可以幫到你。但是這樣總比你每天這樣頹廢下去要好,我想有岡都不想看到你現在這個樣子。給自己一個機會,做人還是需要一點希望的。”

 

藪也認同光的話,

雖然這個方法其實真的是下下策,

不過藪認同光所說的希望,

而且自己其實還是有些私心的。

 

涼介知道光想幫助自己,

自己真的是沒有任何方法,

靠自己的力量根本就什麽都辦不到,

再這樣下去自己一定會崩潰的,

大貴絕對不想看到這樣的自己。

 

最終涼介同意了這個方法,

藪告訴他他不是自己一個人,

而是要和其他成員一起組團出道,

其他成員早就一起練習也一起住在宿舍,

所以涼介要搬去和他們一起住。

 

雖然涼介不想離開這裡,

但是這裡已經沒有了大貴的身影,

自己天天待在這裡只會越來越頹廢,

換一個新的環境可能會好一點。

 

過了兩天藪就開著車來接涼介,

涼介望著住了將近兩年的地方真的很捨不得,

這裡有兩人一起的美好回憶,

可惜現在只剩下記載著這些回憶的傢具。

═ ═
頂一下,四代真冷清
TomaCrystal

14

 

本來藪打算先帶涼介去宿舍放好行李,

但是他看到涼介的行李才那麼一點,

所以他改變主意先帶涼介去事務所。

 

涼介去到事務所第一個看到的人不是自己將來的團員,

而是企劃室室長,

同時也是事務所老闆的兒子。

 

“你好啊,山田君,我叫伊野尾慧,非常高興你加入我們的事務所成為我們的一份子,希望你在事務所可以工作得開心。”涼介真的想不到室長的年齡和藪君差不多,都是很年輕的。

“您好,我是山田涼介,請多多指教。”

“山田君不用那麼拘謹的,我們事務所的氛圍是很活躍的,也不存在太大的拘束,山田君好像平時一樣就可以了。”伊野尾君親切地說道。

“是你的樣子嚇到他吧。”藪逮到機會就吐槽伊野尾。

“才沒有可能了,他只是被我的頭銜嚇到而已,我的樣子那麼可愛怎麼可能會嚇到人。”竟然在新人面前吐槽我,那個可惡的藪宏太。

 

涼介真的想不到第一天到事務所就看到自己的經理人和室長在鬥嘴,

那麼看來這間事務所的氛圍的確如伊野尾室長所說的不會太拘束,

自己或者可以很容易就適應這裡的環境。

 

“山田君,我帶你去見一見你的團員吧,不要在這裡浪費時間了。”

說完這句話藪已經帶走了涼介,

完全不管還在發怒中的伊野尾室長,

看到這裡涼介覺得自己的頭上一定是佈滿了黑線。

 

涼介跟著藪到了一個排舞室,

他看到有三個和自己差不多年齡的男生在那裡跳舞,

他們的舞蹈都跳得非常好,

他開始有點擔心自己可能會跟不上。

 

“好了,大家停一下。”藪叫停了大家。

“我向你們介紹一下,這位就是你們的新團員,之後會跟你們一起練習一起生活,大家要多多照顧他。”

“大家好,我是山田涼介,以後請多多指教。”說完涼介就鞠了一躬。

“你好啊,我叫知念侑李,你可以叫我侑李哦。”涼介還沒有反應過來就看到一個嬌小的人兒撲向自己,自己出於自然反應立刻接住他,可惜還是因為衝力過大兩人雙雙跌倒。

“喂,侑李,你做什麽啊!”這時候一個拽拽的男孩子把自己身上的知念扶起來,雖然口氣不怎麼好,但是眼神卻很擔心地看著知念,似乎怕他會受傷。

“我沒事啊,山chan他接住我了。”

“山chan?”涼介不知道自己什麽時候有了這麼一個昵稱。

“你好啊,真是不好意思,一來就讓你見笑了,我是中島裕翔。”之後其中一個最高的男孩子就扶起了自己。

“龍太郎,你好像還沒有自我介紹。”藪出言提醒道。

“哦,我是森本龍太郎。”態度依然是拽拽的。

“大家好。”涼介終於認識了三位團員。

 

TomaCrystal

之後藪就因為有事暫時離開,

他讓他們四個人培養一下感情,

畢竟日後是要一起工作的夥伴。

 

從他們的口中涼介知道了一些事,

裕翔和知念同年,

和自己一樣是高三,

而龍太郎則比他們小兩年。

他們已經一起練習了一年的時間,

其實中間還有其他人和他們一起練習,

不過似乎藪不是很滿意其他人的表現,

所以最後只剩下他們三人。

涼介想如果自己表現不好的話或者都會像其他人一樣被藪君辭退,

看來自己一定要努力,

爲了自己的目標。

 

晚上的時候藪君請他們吃飯,

為了慶祝自己的加入,

吃完飯之後藪君就把他們都送回宿舍。

 

宿舍是兩個人一間房,

本來知念和龍太郎同房,

裕翔是自己一個人的,

但是知念以想和山chan培養感情為由趕走了龍太郎。

一開始龍太郎死活不肯,

最後知念一手將龍太郎的遊戲機和所有的漫畫一併打包搬去了原本空著的那張床上,

然後還驚告龍太郎如果他有異議的話就再也不和他說話,

最後龍太郎只好乖乖就範。

 

涼介看著這樣的鬧劇真的是一頭黑線,

裕翔說他們經常這樣不需要覺得驚訝,

反正他們每次吵架知念都是那麼做的,

自己已經習慣了,

而且他們再怎麼吵架感情一樣那麼好。

 

其實這些涼介還是可以看得出來的,

但是他就是怕這次因為自己的原因而搞得龍太郎這樣,

如果以後龍太郎怨念自己的話可能會對他們的團體不利,

今天才第一天,

自己可是很想留下來的。

 

之後的幾天一般都是上學,

然後放學之後去事務所,

練習完後大家一起回宿舍複習功課。

團體的生活讓涼介似乎回到了以前在孤兒院的時候一樣,

但是沒有了大貴的自己其實只不過是一具空殼,

  還好圭人的出現給了自己一點希望。
TomaCrystal

15

 

圭人一直都想不到讓涼介和大貴見面的辦法,

就算在大貴離開前的那個晚上圭人向千葉幸雄提出和大貴出去吃飯就當作是送行,

但是都被他以大貴的身體還沒有完全康復怕出去了病情會反復到時候會上不了飛機為由拒絕了,

自己又不可以太過於強硬,

怕被他看出自己有其他的意圖,

自己真的是無能為力了。

 

第二天大貴在父母和幾個保鏢的“陪同”下到達了機場,

大貴真的覺得很絕望,

自己就要離開了,

以後會不會回來都還是個未知數,

如果真的不能再見到涼介的話那麼自己真的是什麽生存意義都沒有了。

 

這個時候圭人也來到了機場,

他是來送大貴的。

 

“千葉先生、千葉太太,你們好,我是來送大貴的。”

“岡本少爺真的是有心了,百忙之中都抽出時間來送我們家大貴。”

“大貴是我最好的朋友,就算我再忙也是要來送他的,以後有機會我還會去美國找大貴,希望到時候千葉先生不會嫌棄我的到來。”這些話是圭人特意對千葉幸雄說的,希望他可以看在大貴和自己的關係上而善待大貴,也方便以後自己可以自油地去看大貴。

“岡本少爺那是什麽話,你能大駕光臨我當然是歡迎的。”

 

這位岡本少爺似乎是知道了一些什麽,

不過再怎麼說我都是大貴的父親,

我家裡的事還輪不到你揷手,

但是現在不是得罪他的時候。

雖然千葉幸雄不喜歡圭人,

不過表面功夫還是要做足的。

 

“大貴,這份禮物是送個你的,作為你出國的禮物。”圭人把一個東西給了大貴。

大貴打開盒子,

裏面是有一次自己看著廣告曾經說過很喜歡的手機,

看著這個禮物大貴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圭人走到大貴的身邊,

對著他耳語:

“去洗手間然後開機。”

然後圭人就大聲地向大貴道別。

 

大貴按照圭人的話到了洗手間,

按了開機的按鈕,

然後不一會兒電話就響了。

 

TomaCrystal

“喂……

“大貴。”

“涼介!”大貴一聽到是涼介的聲音就忍不住淚水。

“大貴,你什麽都不要說,靜靜地聽我說。到了美國之後要好好照顧自己,不可以弄壞自己的身體,也不要因為見不到我而哭泣,要不然我會心痛的。之後我不會再找你了,免得你父親為難你。但是我會等你回來的,無論多久我都會等。記得,我會永遠愛你的,一輩子。”涼介忍著想哭的衝動向大貴說出早就準備好的話,他不可以讓大貴知道自己很痛苦,這樣大貴會傷心的。

“我愛你……涼介……”大貴也許下了承諾。

“嗶”電話就這樣掛斷了。

 

大貴失聲痛哭,

但是很快他就擦乾了淚水,

爲了重逢他一定要好好地活著。

 

大貴登上了飛機,

而涼介則站在不遠處看著飛機起飛。

大貴不知道那個手機是涼介偷偷去打工存錢買回來的,

本來想著聖誕節的時候送給他,

但是現在等不到聖誕節了。

涼介把手裡和大貴同款的手機放在心的位置上,

把承諾永遠地留在心裡。

  “大貴,我愛你,你一定要回來啊。”
TomaCrystal

16

 

之後的涼介重新振作起來,

他是不可以讓自己垮掉的,

他答應了大貴會等他回來,

那種等待不是什麽都不做的等待,

而是努力達成自己的目標,

好讓大貴回來的時候可以看到一個最棒的自己。

 

涼介的生活和以前相比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每天的生活就是上學然後去事務所練習。

因為藪想打造一支不僅僅只是歌唱得棒舞跳得好的組合,

而是有自信有上進心的優質偶像,

所以現在是高三的三人都要考上大學,

最好是名牌大學。

 

他們三人之中知念的成績是最好的,

要考上一所好的大學並不困難,

而裕翔和涼介的成績只屬於中等,

所以藪特意安排曾經是明治大學高材生的伊野尾室長幫他們補習功課。

 

其實藪一開始打算讓涼介轉學,

然後去知念和裕翔所就讀的高中上學,

這樣比較方便接送,

也可以讓涼介不要那麼辛苦,

因為宿舍離涼介的學校比較遠。

但是涼介拒絕了這個提議,

因為他想待在大貴曾經就讀過的高中,

他想在這裡畢業。

 

他記得大貴畢業的時候自己第一次送花給大貴,

那束花是自己在花店幫忙了一天而換回來的,

算是第一次打工的酬勞。

大貴收到涼介送給他的花的時候真的是很感動,

那束花所代表的不單單是畢業的禮物,

而是兩個人一起生活的開始。

大貴拿著那束花和涼介在學校門口拍下了畢業的紀念照,

本來那張照片是用相框框起來放在公寓,

後來涼介搬去宿舍的時候拆了出來自己留著。

本來還想著畢業的時候就可以和大貴一起慶祝,

自己校服外套的第二顆紐扣也一早就為大貴留著,

但是現在大貴已經不在自己身邊。

 

TomaCrystal

其實這樣的生活真的是很累,

每天就好像車輪轉一樣,

但是只有這樣做才可以讓自己不需要整天想著大貴,

只要一躺在床上就馬上可以睡著。

 

不過生活也并不是總是那麼痛苦的,

自己在這個團體裏面其實是開心的。

大家都對自己很好,

尤其是知念總喜歡黏著自己,

偶然還說什麽最喜歡自己的話。

當然這些話自己不會當真,

因為就算是喜歡都是朋友之間的那種喜歡。

 

不過因為知念黏著自己的緣故龍太郎對自己的態度就不怎麼樣了,

偶爾還喜歡吐槽自己,

一點也沒有作為弟弟的模樣。

但是龍太郎會這樣對自己也是正常的,

誰叫他喜歡知念啊,

他看著自己的眼神和以前自己看著那些接近大貴的人的眼神是一樣的。

知念又是的,

明明對于這些都心知肚明,

卻沒有給龍太郎回應反而整天黏著自己,

或者這是他們兩個人的相處之道吧。

只是自己無意捲入他們之間,

所以在和知念住在一起一個月後自己就提出搬去和裕翔住,

讓龍太郎搬回去原來的房間,

這樣總算緩和了和龍太郎的關係。

其實自己和誰住又有什麽關係啊,

反正都不是那個自己最熟悉的溫度。

 

涼介偶爾會回到他和大貴曾經住過的公寓,

望著一件件熟悉的傢具,

勾起了種種甜蜜的回憶和濃濃的相思,

也試著去尋找那已經不存在的身影。

 

只要看著腦海里的回憶就够了?

在那已不存在於當下與未來的“曾經”里徘徊,

然後相信那份記憶將會是永遠的存在。

已經不存在的要如何永遠存在?

虛幻是記憶的本質,

無論如何深刻,

永遠也無法變作的慰藉。

但這一切也是沒有辦法的,

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等待大貴的回來,

然後去編織一個只有兩個人的未來。

TomaCrystal

17

 

大貴去到美國的時候才知道所有的真相,

原來自己父親那麼急著讓自己來美國,

是因為利益的需要。

 

千葉家非常有錢,

除了總公司在美國之外,

還在亞太地區很多大城市有分公司。

現在的當家是大貴的爺爺,

他有三個兒子和一個女兒。

大貴的爺爺年紀大身體開始走下坡,

他需要在自己的孩子中挑選可以繼任當家之位的人。

不過他選擇的標準除了本人要有管理公司的實力之外,

他們的孩子都需要有這個實力,

這樣才可以延續千葉家的事業。

 

大貴的父親千葉幸雄是老大,

在公司擔任要職,

是目前最有條件成為千葉集團總裁的人。

但是他有一個劣勢就是沒有小孩,

他和他妻子雖然到處求醫但是卻還是沒辦法生下小孩,

就算是人工受孕最終都會流產。

不過他不可以和他妻子離婚,

原因是他妻子是另一個大企業的千金,

他需要那間企業的幫助,

所以多年來即使已經感情破裂,

兩人還依然在眾人面前扮演著模範夫妻。

 

而大貴其實是千葉幸雄在二十年前還沒有結婚的時候和當時的戀人所生下來的小孩,

不過後來他爲了和他現在的妻子結婚於是狠心拋棄了戀人。

大貴的親生媽媽生下大貴之後卻難產而死,

她的父母討厭大貴害死了自己的女兒,

所以把大貴扔在了孤兒院的門口。

 

當大貴得知所有一切的時候真的覺得自己很可悲,

以為認回了親生父母可以得到以前曾經幻想卻不可得的一切,

但其實都是一個騙局,

父親的妻子不是自己的媽媽,

父親也不愛自己,

自己只是父親用來爭產的一枚棋子,

甚至還失去了最愛的人。

 

不過自己來到這裡還是得到了一絲家庭的溫暖,

而那個溫暖是來自于自己的爺爺。

爺爺從第一次見到自己開始就很疼自己,

後來大貴才知道因為自己的個性很像很久之前就去世的邚邚。

 

TomaCrystal

爺爺和邚邚很恩愛,

邚邚總是在爺爺身邊照顧著他照顧著這個家,

不過她在生下最小的女兒的時候就過世了。

爺爺很傷心自此將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

於是忽略了自己的孩子,

到了最後發覺自己的孩子并不關心自己而是心心念念地想瓜分自己的財產,

當然這一切都是自己所做的孽。

 

大貴是對人很溫柔很善良沒什麽心機的性格,

這一點和邚邚最相似,

所以爺爺很喜歡大貴,

還特意讓大貴搬去他隔壁的房間去住,

方便隨時都能找到大貴。

而且他覺得大貴過去受了很多苦,

現在還被他父親利用,

所以自己應該補償他。

 

大貴的父親看到大貴那麼受寵當然很高興,

看來自己繼承集團有望,

所以對大貴都還算不錯,

只不過他害怕大貴以前喜歡同性的事會被人知道然後連帶自己都會受到影響,

於是他驚告大貴絕對不可以讓人知道以前的事,

如果不聽他的話他隨時會對那個人不利。

 

大貴當然知道父親口中所說的人就是涼介,

所以大貴儘量都不在別人面前提起以前的生活,

就算爺爺問起都是一語帶過。

 

大貴的父親安排大貴進入大學讀工商管理,

而且還規定他的成績一定要好,

這樣才不會讓其他人質疑自己的能力。

一開始因為語言的關係大貴根本就跟不上,

父親只好找來家庭教師幫大貴補習英文,

大貴也很努力地去學習。

不是因為父親的關係,

而是自己本來就想讀大學感受大學的生活,

而且到時候大學畢業也可以讓自己有學歷有知識,

不至於好像以前一樣只可以去打工掙錢,

而那些錢只夠基本的生活費,

所以努力學習這些都是爲了以後可以和涼介重逢所做的準備。

 

雖然大貴在爺爺的身上找到了渴望已久的家庭溫暖,

但是無論爺爺對大貴再怎麼好,

也無法讓大貴真正地開心起來,

因為涼介不在他的身邊。

對大貴來說涼介是最重要的存在,

無論是過去、現在,

還是遙遠的未來,

只有在涼介的身邊時,

大貴的笑容才是最真最美的。

喜欢到处爬墙的小雅
楼主求更 求看高木啊 出来一下下也好的啦
TomaCrystal

18

 

經過一輪的努力學習,

涼介和知念他們終於考上了大學。

知念果然不負重望考上了名牌大學,

而涼介和裕翔則是在另一間學校,

雖然不是很有名但是總算是可以有所交代。

 

涼介考上的是韓文系,

主要是因為自己一向對韓文都有興趣,

以前還自己自學過。

其實一開始是因為學習舞蹈的需要,

畢竟韓國藝人的舞蹈都很厲害,

和日本這邊的也是完全不同風格,

所以自己一直很留意這些。

而且自己多學一門語言對于將來非常有好處,

畢竟藝人不可以做一輩子,

其實涼介是打算只要大貴回來就會離開這一行,

到時候轉做排舞老師或者是其他的職業。

因為如果到時候自己依然是藝人的話自己的私生活一定會受到關注,

大貴和自己的關係也會曝光,

到時候受傷的人只會是大貴,

任何會讓大貴受傷的事自己都不會做。

 

既然已經達到既定的目標,

接下來要做的事就是全力準備出道。

涼介的出現大大加強了團體的實力,

大家也通過了測試,

得到了高層的首肯。

之後大家全身心地投入到出道的準備當中,

每天除了睡覺和吃飯的時間其他就是練習,

包括唱歌、跳舞甚至是媒體應對的課程。

 

涼介想不到原來出道的準備是那麼辛苦的,

每天都沒有自己的時間,

不過還好這些都是自己喜歡的,

所以雖然辛苦但是還是很有樂趣很有成就感的。

 

終於迎來要出道的日子,

今天是出道的記者會,

大家在最後一次彩排后就去到後臺準備。

 

TomaCrystal

“啊,真的是很緊張啊,怎麼辦小龍,我的心跳得很快。”知念向小龍求助到。

“我還不是和你一樣,我是弟弟啊,你作為哥哥都不知道怎麼辦,難道我就知道嗎?”

“喂,平時你不是經常說不要當你是小孩子的,怎麼現在又說自己是弟弟?”知念本來已經很緊張,現在又聽到小龍吐槽自己,自然有些憤怒。

“平時是平時,現在是現在嘛。”龍太郎看到知念比自己強勢,立刻就弱勢起來了。

 

涼介看著吵鬧的兩人真的是服了他們,

那麼重要的時刻也有心思吵架,

不過或者有這麼一個人在自己這麼重要的時刻可以和自己分享也是一種幸福。

 

“山chan,你緊張嗎?”裕翔問了山chan,自從知念叫涼介為山chan之後事務所的大家都是這麼叫的。

“如果我說不緊張你會相信嗎?”

“那倒是。”裕翔覺得自己似乎問了一句廢話。

“我記得以前有個人和我說過,如果緊張的話只要在自己的手心連續寫三個‘人’字然後一口吞下它就不會緊張了。”

“真的可以嗎?”裕翔有些不相信。

“你可以不相信我的話,但是我相信。”因為這個方法是大貴告訴自己的。

“既然你相信那麼我就來試一下吧,應該會有用的。”

 

“大家,記者會要開始了。”藪出現提醒著他們。

“嗯。”大家收拾好心情。

“不用太緊張,之前練習了那麼久,那些臺詞倒著背出來應該都沒問題吧,我相信你們哦。”就連伊野尾室長都來為他們打氣。

“知道了,Inoo Chan。”

“知念啊,現在在外面啊,不可以叫我Inoo Chan,要叫室長。”伊野尾更正道。

“是。”在事務所也只有知念敢這樣叫伊野尾。

“好了,大家出去吧,我相信自己的眼光也相信大家。”藪最後說道。

 

TomaCrystal

之後記者會正式開始,

他們一亮相就攢足了眼球,

記者手中的相機不停地閃著光。

他們在記者會上表演了出道單曲,

整首歌都是為他們度身打造的,

將每個人的特點都體現了出來。

 

第二天報章雜誌還有網上都是他們出道的新聞,

甚至還有了支持自己的fans

之後他們的每一場演出都有很多觀眾,

單曲正式推出之後的那個星期已經可以拿到排行榜的冠軍。

 

對於有這樣好的成績大家都覺得很高興,

證明之前那麼長的準備時間是沒有白費的,

雖然不至於一夜成名,

  但是他們已經有了一個好的開始。
TomaCrystal

19

 

今天是大貴的生日,

大貴的父親幫他舉辦了盛大的生日Party

不是千葉幸雄突然間對大貴好,

只是想借著這樣的機會讓大貴認識更多和千葉家有關係的人,

也讓自己的父親覺得自己沒有虧待大貴。

 

當然他那種心思怎麼能瞞得過對什麽事一眼就能看得出來的千葉老爺,

只不過大貴的爺爺也希望可以補償大貴,

所以才放手讓千葉幸雄去負責這件事,

大貴的爺爺都希望大貴可以認識更多的人,

這樣對他的將來也是有好處的。

 

雖然說是大貴的生日,

但是他卻不是很開心,

整個晚上他都被父親拉著和各色的人打招呼,

與其說是自己的生日倒不如說是受難日更合適。

因為大貴已經知道了真相,

所以自己生日的那一天其實同時也是自己親生母親的死祭。

他沒有恨過自己的母親,

因為她畢竟生下了自己,

如果她不是當時就離世的話或許她會很疼自己,

不過如果自己不是被拋棄的話也不會遇上涼介。

 

這時候門口開始騷動起來,

大貴覺得應該是有什麽大人物大駕光臨,

當那個人進門的時候他才看到原來是圭人。

 

TomaCrystal

“大貴,生日快樂啊。”

“謝謝你啊,圭人,好久不見了。之前又說會來美國看我,我還想你是不是已經忘記了。”

“怎麼可能,不過因為現在學業很緊張又要去公司幫忙所以才沒時間過來。”圭人聽到大貴這麼說還以為大貴受到了什麽委屈需要自己的幫忙。

“我說笑而已,你不用擔心,我在這裡很好。”大貴知道圭人擔心自己。

“你說很好我就放心了,我想另一個人也會放心的。其實我這次來是送快遞的,這是你的生日禮物,我想你一定會喜歡的。”圭人把手上的禮物親手交給了大貴,這個是涼介拜託他的,所以無論自己這段時間再怎麼忙碌都要把這個送到大貴的手上。

 

大貴看著禮物就知道那是涼介送的,

他的手開始有些顫抖,

但是爲了不被自己的父親看出自己的異樣就只能忍著。

 

“謝謝你啊,圭人,我很喜歡。”大貴很誠摯地向圭人道謝。

“我和你還需要客氣嘛,好了,禮物我就送到了,我要走了。”

“這麼快就走了,我還想和你聊一下了。”大貴想不到圭人那麼快就要走。

“我知道你想知道一些什麽,我會再和你聯絡,其實我不是很喜歡待在這樣的環境裏面。”

 

大貴這時候才注意到旁邊已經圍住了一些人,

他們看起來都是想和圭人打招呼的,

他看著這樣的架勢終於知道圭人急著要走的原因,

所以他沒有再挽留圭人。

 

Party結束的時候大貴覺得很累,

看來下次生日都要叫爺爺不要再這樣做,

現在的自己還沒辦法適應這樣的應酬場合。

雖然大貴很累但是有一件事他一定要做,

  那就是打開圭人千里迢迢送過來的屬於涼介的禮物。
TomaCrystal

大貴打開禮物發現裏面有一個I-pod

他戴上耳機就聽到很好聽的歌曲,

然後他就聽到涼介的聲音,

他聽到的一霎那眼淚就已經不知不覺間流下來了。

 

那是他曾經最熟悉的聲音,

他已經很久沒聽過這個聲音了,

他答應過涼介不可以再哭的,

要好好照顧自己,

他都有做到。

但是現在再次聽到涼介的聲音,

他發覺自己沒有辦法再忍住,

壓抑了很久的眼淚再一次掉落。

 

整首歌結束之後就是涼介想和大貴說的話。

“吶,大貴,生日快樂啊。今年是第一個沒有我和你慶祝的生日,你一定很不習慣吧,對不起,我沒辦法來到你的身邊。你還好吧,你答應過我的事都有好好做到吧,你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哦,我希望我再次看到的大貴是健健康康的。那首歌好聽吧,我知道你一定會說好聽的,因為那是我唱的。這是我的出道曲,我成為了一名歌手,不過我沒忘記你對我的期待,我考上了大學。現在我生活得不錯,雖然很忙不過我周圍的朋友對我很好,所以你完全不需要擔心,我也會好好照顧自己的。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你下一年的生日我們可以一起過,但是就算這個願望不能實現也沒關係,因為我一定會等你回來的,要保重。”

 

大貴覺得這真是自己收過的最珍貴的生日禮物,

其實他剛才許了愿,

他的願望就是可以回到涼介的身邊,

  他會耐心地等待直到這個願望實現為止。
TomaCrystal

20

 

因為涼介他們的組合一出道就走勢淩厲,

Fans也越來越多,

所以事務所決定成立歌迷會,

歌迷會第一次的fanmeeting也確定了日期。

 

“小龍你快點幫我想一下fanmeeting的時候要表演一些什麼?”知念像平時一樣向小龍撒嬌。

“啊,還不是那些嘛,你就表演幾個空翻動作就可以了。”龍太郎有些膚淺地答道,沒辦法他正在玩遊戲需要集中精神。

“這怎麼可以,現在fans的要求可是很高的,何況我們還是優質偶像,要表演的話當然需要一點高難度。”知念反駁道。

“那你想怎麼樣?”

“我就是不知道才問你的,快點幫我想想辦法啊。”知念毫不猶疑地把小龍手裡的遊戲機奪走不讓他玩。

 

龍太郎拿侑李沒辦法,

於是收拾心情,

之後兩個人就在那裡討論具體的計劃。

 

“山chan想好要表演什麽嗎?”裕翔似乎很關心山chan

“啊,關於這個我已經想好了。”幾天之前涼介已經和排舞老師在商量到時候要表演的舞蹈。

“山chan的速度真的很快啊,我都還沒有想好了。”裕翔其實挺佩服山chan的,明明比自己晚加入事務所但是進步卻很快,他的每一個舞蹈動作都充滿了魅力,所以現在山chan在組合中的人氣是最高的。

“裕翔不需要擔心這個吧,你不是會很多特技嘛,這些都是你的特色。”

“那倒是,但是我也想精益求精,不能來來去去都是那一套。”

 

TomaCrystal

“大家都決定好fanmeeting表演的節目了嗎?”藪出現在大家面前。

“還在想。”這個是知念的聲音。

“要快點決定了,剩下的排練時間不多了。”藪提醒道。

“哦,知道了。”

“知念和龍太郎就好好想清楚到時候要表演什麽,山chan和裕翔出來一下吧,我有點事要和你們說。”

 

之後涼介和裕翔就跟著藪去到辦公室,

藪告訴他們高層對他們的期望很大,

希望他們可以繼續努力。

爲了吸引更多的歌迷所以上頭決定要組成官配,

希望他們兩人能全力配合公司的決定。

 

涼介想不到需要做到這個地步,

當然他不會笨到不知道什麽是官配。

他經常會上網看fans的反應,

他知道他們覺得自己和裕翔很般配,

兩個人的互動其實還蠻多的,

畢竟都是團員又是朋友,

不過自己從來都沒想過要用這種方式得到歌迷的注意。

 

聽到這個之後裕翔真的鬆了一口氣,

他並不介意官配這回事,

反正大家都是團員又是好朋友,

只是動作稍微親密一點,

又不是什麽欺騙歌迷的行為,

自己完全可以接受。

而且好在藪君安排自己和山chan一起,

如果是和知念的話那就麻煩了。

 

上次龍太郎只是上網的時候看到有fans說自己和知念的身高差還蠻萌的,

結果自己就被他無視了一整天。

不要看龍太郎年齡是最小的,

他有時候的氣場實在是太強,

得罪他沒好處的。

如果是安排自己和知念是官配的話,

到時候自己一定會死得很慘的.

TomaCrystal

“山chan是不是覺得事務所這個決定讓你很為難?”藪小心翼翼地問著山chan

“嗯。”涼介也不否認。

“其實那只不過是工作需要,山chan就當是工作就好了,只不過小小地滿足一下fans的想像而已,山chan對待工作不是一直都是全力以赴的嗎?”

“這點我明白,不過我覺得官配有龍太郎和知念就好了,大家不是蠻喜歡他們兩個嗎?”

“你那麼說當然是沒錯,但是你們這個團體並不是只有他們兩個人,為團體多做貢獻是每個團員的責任。我猜到你顧慮的是什麽,但是我希望你明白,在這裡有些事即使你不想做也是要做的。”那是第一次藪對山chan說出那麼強硬的話,他也不想強迫山chan,但是這個就是這個圈子的生存方式。

“你還是回去考慮一下,好好想清楚你加入這個圈子的目的,還有你想達到的目標。”

“我會回去好好考慮的,這幾天一直都忙著排練很累,我想請一天假。”涼介他有其他地方要去。

“可以啊,這個沒問題,你就好好休息一下吧。”

 

走出辦公室的涼介覺得有些悶,

他需要一個地方讓自己徹底地休息和放鬆,

所以他來到了原來住過的公寓。

那間公寓的房租涼介一直在支付,

他想永遠留下和大貴一起生活過的痕跡。

 

他知道其實自己是不可以拒絕的,

自己才剛剛出道還沒有站穩腳跟,

如果現在事務所放棄自己的話自己就會變得一無所有,

那麼自己就永遠沒辦法達成自己的目標。

但是他真的是很害怕,

圭人已經告訴自己他已經把禮物送到了大貴的手上,

所以大貴一定知道自己已經出道。

以大貴的性格一定會開始上網留意自己的消息,

如果自己和裕翔成為了官配的話就會需要做一些稍微親密的舉動,

Fans中的流言碎語本來已經不少,

到時候只會越演越烈,

看到這些的大貴可能會覺得很受傷,

涼介真的覺得很苦惱。

 

TomaCrystal

涼介一直待在那裡直到太陽都要下山了,

他突然很想看一下日落。

爬上屋頂看著夕陽,

他想起和大貴一起坐在孤兒院的天臺上看日落的場景。

 

突然一架紙飛機飛過涼介的耳邊停在屋頂上,

涼介拾起來,

這時候他才記起大貴喜歡折紙飛機。

 

大家都還很小的時候有一次大貴送了一架紙飛機給自己,

自己就問他爲什麽,

他說因為看到自己似乎有什麽煩惱,

聽說把紙飛機放出去煩惱就會跟著消失,

後來兩個人有煩惱的時候就會坐在天臺上摺紙飛機。

 

對摺,

摺進想飛的心,

摺出機翼,

摺進飛翔的夢。

紙飛機從手中劃出去,

載著我們飛上天空。

 

藍色的天空很近,

風吹開了我們的頭髮,

也吹開了笑顏。

順著氣流,

我們迴旋過那群鴿子身畔,

俯瞰腳下的世界。

 

我們迴旋、翻飛、倏起倏落,

天空在我們的腳下,

土地在我們的頭頂,

像是乘坐著三百六十度迴旋的雲霄飛車。

我們不斷轉著、飛著,

看天地旋轉……

 

抓住風,

沒有去不了的地方。

無數紙飛機瘋狂地飛翔在藍色的世界里,

一架又一架從我們手中出去,

鷹般地滑翔,

乘著風,

一個優美的迴旋,

飛向天際。

 

TomaCrystal

這些和大貴的記憶真的很美,

美得每一個細節自己都不想去遺忘。

望著手中的紙飛機,

涼介把它摺得更好一點,

然後一用力將它飛得更遠,

那樣似乎煩惱就跟著消失了。

 

涼介最後還是決定照著藪君的話去做,

他不可以讓之前的努力功虧一簣的,

而且他相信他和大貴的默契,

大貴會懂得他的隱忍,

  懂得他的無可奈何。
TomaCrystal

21

 

現在的大貴習慣無論多晚多累都會在睡覺之前上網留意涼介的消息,

他想知道涼介的一舉一動,

他想看看涼介過得好不好。

 

每一次他看到涼介在舞臺上盡情舞動的時候都覺得非常耀眼,

現在的涼介已經不是以前那個偶爾對自己撒嬌總是很孩子氣的涼介,

而是成為了一名出色的歌手和舞者,

自己真的很為他感到自豪,

他可以去做自己最喜歡的事。

雖然以前涼介總是說要上大學而不會做藝人,

但是大貴知道他這麼說是因為自己想他考大學而不是他真正的意願,

自己并不想他因為自己而犧牲他的夢想,

他最喜歡的一直是跳舞,

現在總算是實現他的願望。

 

雖然看到這樣的涼介讓自己很欣慰,

但是有時候自己會忍不住去想這樣的涼介是不是還需要自己。

他不是不相信涼介,

不是不相信涼介說會等他回來的承諾,

而是有時候自己會忍不住動搖。

尤其是看到涼介和其他團員的互動會讓自己覺得很妒忌,

因為現在陪在他身邊的人已經不是自己。

 

每當這個時候大貴就會拿出來美國之前涼介送給自己的手機,

然後對著手機說一些思念涼介的話和自己的不安,

他覺得這樣做會讓自己的心沒有那麼痛,

也可以讓自己繼續保有希望。

 

思念有時候是一種折磨,

思念一個人卻不能相見,

是一種無法忍受的心痛。

 

TomaCrystal

因為之前考試而非常努力複習的大貴在考試結束之後就病倒了,

爺爺看他的樣子就讓本來要回公司學習的他得到了久違的空閒時間。

 

大貴足足躺在床上一整天,

到了傍晚的時候大貴覺得身體已經恢復,

於是一個人坐在陽臺上看日落。

 

突然好像想起了什麽,

大貴從書桌上拿起一張紙,

憑著記憶,

細心地摺起來。

 

是一隻紙鶴,

將它放在掌心,

紙鶴被風吹得搖搖欲墜。

 

“好醜。”大貴自嘲道。

這的確比涼介摺得要醜很多,

在手工勞作方面涼介總是比自己要擅長。

 

他記得有一次自己生病需要住院的時候,

涼介就摺了一隻紙鶴給自己。

涼介說這是“願望鳥”,

他希望自己可以快快地好起來。

 

但是現在自己所摺的這隻願望鳥要給誰呢?

給他自己嗎?

那麼醜的紙鶴,

能為他實現他的願望嗎?

 

高高拎著紙鶴的脖子,

而後放開手指,

期待中的手沒有出現,

接住他的願望。

 

好漂亮的翅膀,

可惜飛不起來。

願望是靜候的心情,

是祈禱後的等待,

  不是用以飛翔的。
TomaCrystal

大貴撿起它,

將願望鳥還原成一張紙,

然後開始摺起紙飛機。

 

這一次,

只載著他一個人的憂鬱,

一個人的煩惱,

這翅膀可能輕盈地駕著風飛翔?

 

將紙飛機朝蔚藍的天空鵢去,

紙飛機順著風往前滑出了陽臺,

——記憶中的感覺沒有重現。

 

只有一個人,

少了另外一顆想飛的心,

致使失落加重了憂鬱,

所以那翅膀才會載不住而成為自油落體吧!

 

兩個人一起製造的回憶,

只剩下自己一個人,

無論如何努力地想使記憶中的畫面重現都是徒勞,

已經飛走的翅膀不會再回來。

 

那麼是不是就不再等待,

那可能不會實現的願望?

但是那是不可能放棄的,

就算五年、十年,

甚至因此而耗費青春,

  也要等待重逢的那一刻。
TomaCrystal

22

 

在涼介他們組合成立兩周年的時候,

藪決定帶他們去夏威夷拍攝新單曲的MV

順便讓他們放鬆一下。

 

得知這個消息的大家都非常興奮,

因為從來都沒有去過夏威夷,

而且還可以得到休息的時間。

 

就在大家都興奮地準備出國的時候,

涼介的心情卻和大家不一樣,

有一種壓抑不住的衝動。

雖然夏威夷離美國本土很遠,

但是美國是大貴現在所在的地方,

去了夏威夷是不是就意味著自己會離他很近?

 

涼介將這個消息告訴了圭人,

雖然不知道這麼做能有什麽用,

但是涼介就是想告訴圭人,

或者他會有什麽辦法。

 

圭人知道這個消息之後就立即通知了大貴,

那一刻大貴似乎看到了可以見到涼介的希望,

但是自己的父親說過如果自己不按照他的話去做,

他就有可能會傷害涼介,

如果父親得知自己會去和涼介見面不知道他會做出什麽事來。

 

就在大貴猶豫不決的時候,

上天似乎聽到了他們的願望。

大貴的同學邀請大貴一起在休假的時候去夏威夷玩,

他覺得那是他的機會,

如果是和同學去旅行的話父親應該不會懷疑。

而且大貴還得知父親那幾天要去歐洲公幹,

應該會暫時放鬆對自己的約束,

這樣兩個人或者真的可以見一面。

TomaCrystal

大貴不知道自己的計劃可不可以成功,

所以事先并沒有讓圭人告訴涼介,

他怕萬一中間有什麽變故的話會讓涼介失望。

 

之後大貴一直在為這件事做準備,

他先在爺爺和父親的面前說要和同學去玩,

因為平時都是大貴在照顧爺爺,

所以一定要得到爺爺的首肯。

爺爺一點都不介意大貴的暫時離開,

反而很高興,

他想畢竟大貴是時候要放鬆一下。

他每天見到大貴要上學,

要去公司學習,

晚上還要照顧自己真的是非常辛苦,

去玩一下是應該的。

因為爺爺沒意見所以大貴的父親也不好說什麼,

這樣大貴就不怕父親會懷疑自己。

 

然後他讓圭人去打聽涼介的具體行程,

他想知道涼介會出現在什麽地方,

這樣可以更加方便制定計劃。

 

就在大貴將一切都安排好之後,

到了出發的當日大貴就坐著平時接送自己的車前往機場。

在車上的大貴非常緊張,

手中一直握住涼介送給自己的手機。

兩個人有兩年多的時間沒有見面,

真的不知道見面之後會發生什麽事。

突然大貴接到父親的電話,

他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仿佛如果自己接了這個電話一切就會改變。

但是他不得不接,

他不可以讓父親懷疑自己。

TomaCrystal

“父親。”

“大貴,你現在立刻吩咐司機掉頭,你爺爺他出了事現在正前往醫院,你快點來。”耳中聽到的是父親焦急的聲音。

“爺爺沒有事吧,他今天早上精神還很好。”大貴想不到爺爺會出事,雖然他年紀是很大,但是身體一直都還可以。

“具體是什麽情況我也不清楚,反正你就取消行程立刻趕到醫院。”父親在那裡催促道。

“但是我……”大貴不知道應該怎麼辦,他部署了那麼久好不容易才等到機會去見涼介,只要他飛到夏威夷就可以了,他不想現在才來放棄。但是爺爺是很疼自己的,他有事自己卻不能在他身邊,這樣真的是很不孝。

“哼,大貴,你不要以為我什麽都不知道,你是想去見那小子吧。本來你不聽我的話擅自行動我是應該阻止的,但是看在你這兩年幫我哄得我父親那麼高興的份上,我就縱容你一次。不過現在你爺爺出了事,我就不可能讓你隨心所欲,如果最後因為你這次的行為而讓我失去繼承集團的資格,到時候就不要怪我這個做父親的太過殘忍。他只不過是一個剛剛上位的小明星,要讓他一無所有還是很容易的。”大貴的父親落下了狠話。

 

大貴知道他沒辦法去見涼介了,

明明機會就在自己的眼前,

但是如果自己任性的話自己的父親會毀了涼介。

 

大貴吩咐司機不去機場改去醫院,

然後發了信息通知圭人自己去不了夏威夷,

讓他絕對不可以告訴涼介原本的計劃。

之後再也忍不住淚水,

坐在車上失聲痛哭,

嘴裡還喃喃地說著對不起。

司機以為他是擔心老爺,

還很好心地安慰大貴說老爺會沒事的。

 

大貴趕到醫院的時候手術還在進行中,

他父親見到他之後二話不說就扇了他一個耳光,

大貴的臉一下子就紅了。

但是此刻的大貴一點都感覺不到痛,

因為他的心比他的臉更痛,

那種可能永遠都見不到涼介的絕望再次湧上心頭,

就好像當初要來美國的時候一樣。

TomaCrystal

經過一番搶救大貴的爺爺終於脫離了危險,

他有一些輕微中風,

好在發現得早經過手術之後應該不會留下什麽後遺癥。

大家都鬆了一口氣,

畢竟他還沒有決定誰會是集團的繼承人,

按照現在的情形大貴的父親是最有機會的。

如果他現在就離世的話除了大貴的父親其他人都會沒有了機會,

所以還是保佑他不會出事比較好,

畢竟以後的事還是很難說的。

 

大貴聽到爺爺沒有事也放下心來,

雖然涼介是自己的唯一,

不過爺爺可以算是自己最親的親人,

自己還是不可以眼睜睜地看著他離開自己。

 

之後大貴一直守在爺爺的床邊直到爺爺醒來,

爺爺看到大貴憔悴的樣子感覺比自己更加糟糕,

他讓大貴去休息,

這裡有醫生和護士照顧自己不會有問題的。

 

後來大貴的爺爺出了院,

他覺得大貴似乎比之前沉默,

精神也有些恍惚,

他問大貴究竟發生了什麽事,

不過大貴只說是因為擔心他而已。

他看得出大貴在說謊,

但是既然大貴不肯說自己也不會逼他說。

TomaCrystal

23

 

而在夏威夷的涼介什麽都感覺不到,

只是發覺自己沒辦法集中精神,

就連休假也覺得沒什麽意思,

看著興奮的大家總覺得自己格格不入。

 

雖然之前通知了圭人自己要來夏威夷的事,

但是之後圭人只是問了自己的行程,

然後就好像什麽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沒有再聯絡自己。

 

他想應該是圭人沒辦法安排兩人見面,

又怕他會失望,

所以之後才什麽都沒有說。

 

雖然這次見不到大貴是有些失望,

但是自己自從成為藝人之後懂得了很多,

有些事不是自己想就可以做到的。

自己一早就說過不會去找大貴,

就是怕大貴的父親會為難大貴,

如果這次兩人見面的事被他父親知道之後或者會傷害到大貴。

 

之前他就從圭人口中知道有關於大貴的事,

他知道大貴的爺爺對他很好,

也知道大貴的父親表面對大貴好其實暗地裡一直監視著大貴的一舉一動,

就是怕自己和大貴的事情會曝光惹來麻煩。

 

自己不是只是想和大貴見一面那麼簡單,

而是想和大貴永遠在一起,

有時候爲了長遠的利益是必須要犧牲掉眼前的一些東西。

而且自己見到大貴之後一定會捨不得他再次離開自己,

見了面可能只會更痛苦而已。

 

其實好像現在一樣偶爾能在圭人口中得知大貴的消息已經算不錯了,

起碼他可以知道現在的大貴過得還算可以,

有好好地照顧自己。

而因為自己的職業大貴也可以通過網絡瞭解到自己正在做的事,

即使他沒辦法親眼見到自己,

但是起碼他還可以從電腦上看到自己,

這樣也算是一種安慰。

TomaCrystal

從夏威夷回來之後藪就幫涼介接演了一部連續劇,

雖然只是一個配角,

但是涼介也有出色的表現。

 

其中有一幕是和一位女演員的吻戲,

本來只是打算借位而已,

但是後來卻不知道什麽原因導演竟然臨時改變主意要來真的,

涼介逼不得已獻出了他的銀幕初吻。

 

他真的是一點也不想這麼做,

他怕被大貴看到會不高興,

即使只是演戲而已,

而且自己從來沒想過會吻除了大貴以外的其他人。

 

本來涼介以為只是拍戲需要也就算了,

沒想到之後竟然有媒體報導他和那位女演員因為演戲而日久生情的新聞,

這算是涼介出道以來的第一樁緋聞。

事務所想利用關係把新聞壓下來,

但是卻事與願違反而越演越烈,

雖然事務所已經極力否認,

但是似乎沒什麽作用。

 

“藪君,我不想再被人這麼傳下去,不如我們就對傳媒說我已經有愛的人了。”涼介向藪建議道。

“不行,這樣會失去很多歌迷的。”藪不贊成這個方法。

“但是這樣任由他們這樣傳下去也不好啊,我不想這些事情傳到他那邊去。”

“但是就算你承認也沒有用,緋聞還是會傳下去的。別那麼衝動,山chan。這些事情我見得多,如果他們沒有發現一些什麽的話,很快就會不了了之,你只要做好本職工作就可以了,

其他事情會有事務所來解決。”

“但願情況如你所說。”涼介也知道藪君說的對。

TomaCrystal

之後涼介就打算開門離開辦公室,

結果一拉開門門外的人因為慣性都倒在地上,

原來裕翔他們看涼介怒氣衝衝地闖入藪君的辦公室以為會有什麽事發生,

所以都趴在門上想知道發生什麽事。

結果他們想不到涼介會突然開門,

所以就發生了人肉漢堡包的悲劇,

最下面的是裕翔,

中間的是龍太郎,

而最上面的就是一開始提議要來偷聽的知念。

 

看著疊在一起的三人,

涼介真的是一頭黑線,

自己這段時間真的是煩得要死,

結果那三個人卻好像想看好戲般的時不時就問自己是否如傳言所說的假戲真做。

他們四個人除了很少的休假以外基本上都差不多24小時在一起,

自己有沒有出去約會難道他們會不知道,

為何要像外面的人一樣。

 

大家覺得涼介似乎有些生氣,

但是又不知道該怎麼辦,

只好一起笑著望著涼介,

直到壓在最底下的裕翔喊痛才結束這場鬧劇。

 

晚上涼介洗完澡后坐在床上看書,

他隱約覺得有人在望著自己,

他往旁邊一看只見裕翔立刻轉過頭去,

想也就知道是他有事想問自己。

 

“裕翔,你有什麽事嗎?”涼介開口道。

“沒有。”裕翔急忙否認。

“你有什麽事就說吧,我怕你晚上睡不著覺。”根據涼介對裕翔的瞭解,裕翔的好奇心很重,什麽事都想知道,如果他有在意的事情沒有解決的話,他會睡不著的。

“嗯……”裕翔開始沉默。

“如果你沒事的話我就熄燈睡覺了。”說完涼介就想起來去關燈。

“不要。”裕翔阻止了涼介。

“有什麽你就問吧。”涼介真的不想和裕翔再磨下去,他真的有些累了。

“好吧,不過我問了山chan不要生氣哦。”

“嗯。”

“你和那個女演員真的不是在拍拖?”裕翔小心翼翼地問道。

TomaCrystal

對於這個問題涼介真的不想再回答了,

自從傳出緋聞開始這個問題裕翔已經重重複復問了很多次,

他也回答了很多次,

而且他確信裕翔的耳朵沒問題,

他的理解能力更加沒問題,

所以這一刻涼介真的很想把手中拿著的書丟向裕翔。

 

裕翔也看得出山chan是生氣了,

其實他想問的不是這個問題,

不過因為不知道該如何開口才又把這個拿來說。

 

“不好意思,我知道這個問題我問了很多次,其實我不是想問這個的。我想問的是你今天和藪君在辦公室的時候說的不想這件事傳到他那裡去,那個‘他’究竟是誰?”

這個才是裕翔最想知道的。

 

裕翔總是覺得無論發生什麽事山chan總是最冷靜的一個,

可能是因為他的經歷讓他比起自己和知念來得更加成熟,

明明他們三個人就是同年的。

但是這件事卻讓山chan很慌張,

似乎是在害怕什麽東西。

而且之前藪君告訴他們要他們組成官配的時候,

他知道山chan一開始似乎并不願意,

後來雖然答應了但是有時候自己在鏡頭面前對他做一些親密舉動的時候會感覺到他很不自然。

他以為山chan可能討厭自己,

但是想深一層又不可能,

當初山chan還主動提出要和自己同住。

為此他想了很久,

再加上發生緋聞事件之後山chan的反應,

最有可能的是山chan已經有了喜歡的人,

他怕那個人會誤會,

所以無論是和自己組成官配還是和其他人傳緋聞都會影響到他們的感情。

TomaCrystal

涼介根本就不想將自己和大貴的事告訴別人,

即使現在裕翔他們已經是自己最親密的夥伴,

畢竟那個是自己的秘密。

但是如果現在不解釋清楚的話裕翔一定會尋根究底的,

到時候自己就別想休息了。

 

“我說的那個‘他’是指孤兒院的院長,他一直都很疼我,對我好像他的親生兒子一樣。一開始我告訴他我會去做藝人的時候他是不贊同的,他覺得這個圈子很複雜,總是有很多亂七八糟的事,而且他還怕因為我的關係會影響到孤兒院的其他人。我向他保證我會潔身自愛的,如果有些不好的傳聞傳到他那裡的話我怕他會誤會我,我不想我們的關係變差。”這個解釋是涼介臨時想到的,也不知道裕翔會不會相信。

“哦,原來如此。”裕翔不知道爲什麽自己聽到那個人是孤兒院院長的時候自己會鬆了一口氣。

“你應該沒有什麽其他問題再問我吧?”

“沒了,我都累了,我們休息吧。”說完裕翔就去關了燈。

 

涼介慶倖裕翔夠單純,

沒有去懷疑自己的話,

如果是其他人聽到自己的解釋可能就不會那麼輕易相信。

 

之後因為傳媒沒有找到確切的證據,

而且電視劇已經播畢,

劇組也不需要再拿這件事作為宣傳,

事件總算是告一段落,

涼介也鬆了一口氣。

TomaCrystal

24

 

今天和平常一樣,

千葉一家早上一起吃早餐,

就好像一般有錢人家一樣。

本來按照輩分大貴要坐在離主位比較遠的地方,

但是因為大貴深得爺爺的寵愛,

所以一般他都坐在爺爺的旁邊。

 

“大貴,你今天放學之後要早點回來。”

“有什麽事嗎,爺爺?”

“我有一個世交來美國看望他的孫女,我們很久沒有見面,我想你陪我去一下。”

“好的,爺爺。”

 

大貴按照爺爺的吩咐穿得很正式的陪爺爺赴宴,

但是沒想到爺爺是要介紹女孩子給他認識,

簡言之就是相親。

雖然大貴知道在大家族中婚姻有時候不是自己可以決定的,

很多時候由於利益的關係不得不進行婚聯,

或者自己也不能倖免,

但是沒想到會來得那麼快。

 

整個飯局大貴都表現得很不自然,

和那位女生也沒有什麽交流,

連爺爺都察覺到大貴的反常。

雖然大貴不是那種很會應酬的人,

但是這幾年來不斷地出席各種宴會,

大貴也習慣了應酬,

不過今天的他卻有些坐立不安。

TomaCrystal

在回家的路上,

爺爺問起了大貴。

“大貴,你今天怎麼了?”

“沒什麼啊,爺爺。”

“還說沒有,今天晚上我都沒有見你笑過。”

“我只是不太習慣而已。”

“你不喜歡那位女孩子嗎?”

……

“不說就是不喜歡了,其實爺爺沒有逼你的意思,只是看你好像沒什麼女性朋友,想介紹一兩位給你認識。”

“我還以為……

“你以為是相親嗎?雖然爺爺一開始是有這個想法,不過我很開通的,我不會逼你,這種事情要你喜歡才行。不過自從上次暈倒入院之後我的身體就開始不行了,都不知道能活多久,能在離開之前見到你這個失散多年的孫子,我已經覺得很開心。當然了要是能看到你成家立室,我就了無牽掛了。”

“別那麼說,爺爺,你一定会長命百歲的。”大貴是真心希望爺爺可以身體健康。

“我自己的事我清楚得很。”

……爺爺,我怕我會讓你失望。”

“怎麼說?”

“你就當我沒有說過吧。”大貴實在沒辦法把自己喜歡涼介的事情說出口。

“大貴,你是不是有什麽心事,還是你另外有喜歡的人,如果有你一定要帶來給爺爺看看。”

……沒有……”大貴雖然不想說謊,但是有些事還是不可以說的。

“看來你不怎麼想說,我就不問了。如果你不喜歡爺爺安排這些,下次我就不會再安排,最重要是你喜歡。”

之後一路上兩個人也沒說什麽話。

 

大貴其實也不想辜負爺爺的好意,

畢竟爺爺是疼他的,

但是在大貴心目中涼介是最重要的。

那是一種很深很深的牽絆,

就好像一生下來就註定要相遇一樣,

而且只能為對方而生存,

那是和涼介分開后自己的感受。

TomaCrystal

晚上回到家的時候,

大貴的父親問了他今晚飯局的事。

他父親其實是想如果大貴可以和那位女生交往的話對自己是有利的,

所以之後很積極地製造機會,

不過大貴卻總是表現得讓人失望。

 

後來他父親對大貴很生氣,

斥責他不懂得利用機會,

阻礙了自己的計劃。

好在後來大貴的爺爺知道了大貴的父親又想利用大貴,

也知道大貴不敢反抗自己的父親,

所以他出面讓大貴的父親不要再逼大貴,

大貴不喜歡就算了,

於是這件事情總算是告一段落。

TomaCrystal

25

 

在美國的幾年裡大貴可以說沒特別開心過,

而現在大貴又失去了一個依靠,

大貴的爺爺因為再次中風暈倒搶救無效而離開了大貴。

 

爺爺的死讓大貴再一次領略了人情冷暖,

除了大貴一個人以外家族裡沒有一個人爲了爺爺的死而流過一滴眼淚,

只是匆忙地去辦理後事,

因為只要辦完了喪事就可以看到遺囑拿到遺產。

 

在代表律師公佈遺囑的時候,

千葉一家全都聚在了一起,

包括大貴的父母、兩個叔叔、姑姑和他們伴侶和孩子。

最終大貴的父親獲得了公司的繼承權,

而其他人也或多或少地分到了遺產。

 

大貴并沒有很認真地聽,

因為這其實和他沒什麼關係,

反正那些都不是他感興趣的。

而大貴最終得到的是公司1%的股份,

還有家族名下的一些物業,

和他最想得到的自油。

 

拿著爺爺留給他的信,

大貴坐在花園里平常喝下午茶的桌子前,

爺爺在世的時候只要一有空就會和大貴坐在這裡喝茶。

 

打開信,

那是屬於爺爺的字跡。

大貴:

 我的乖孫,這是爺爺給你的第一封信,恐怕也是最後一封了。

我很高興能在離開前找回你,或者這是上帝給我的最後一份禮物。爺爺能見到你真的是很開心,但是你來了這裡之後似乎不是很開心,起碼爺爺從沒有見過你真正的笑。或者你以前的生活雖然辛苦但是卻很自油,而來到這裡之後卻被當成爭權奪利的籌碼,這應該是爺爺的錯,這是爺爺欠你的。爺爺一直都在想,怎麼才能補償你,而這是爺爺唯一可以補償你的,雖然不知道你喜不喜歡,但也只有這樣了。以前爺爺問過你有沒有喜歡的人,你說沒有,你以為不會說謊的你可以瞞得過我嗎?你應該有你牽掛的人吧,雖然爺爺有想過去查清楚,但是這是不尊重你的,所以爺爺沒有去做。回到他的身邊吧,我想他也正等著你,因為你的邚邚也正在天上等著我。

 爺爺

 

TomaCrystal

“爺爺!”大貴已經淚流滿面了。

大貴從沒有想過爺爺會如此疼他,

他深深地感受到了二十幾年從沒有過的親情。

“謝謝!”大貴只能用這句話來感謝爺爺對他這幾年的照顧和最後送給他的這份彌足珍貴的禮物。

 

幾天后,

大貴踏上了日本的土地,

那久違的地方。

 

因為來接大貴的人臨時有事還沒有到達機場,

所以大貴只好坐在大堂里等著。

 

“哎,這不是山田涼介的寫真集嗎,你不會連出國旅行還帶著它吧?”

“有問題嗎?”

“你該不會那麼瘋狂吧,你就這麼喜歡他?”

“我當然喜歡他了,他可是我的夢中情人哦,不過我還沒有到你說的那個程度,只是我那邊有認識的朋友,他拜託我幫他買的。”

“哦,你還以為你那麼誇張。不過他也只是你的夢中情人而已,又不是情人。”

“或許他會看上我,我上次去他的簽唱會他就有握著我的手。”

“他對每個fans都是那樣的,有什麽特別,而且他不是已經有女朋友嗎?”

“那是緋聞而已,是那個女明星自己炒作出來的,而且他也否認了。”

“他說你又相信,說沒有只不過不想fans傷心而已,就算和那個女明星沒有拍拖,也很難保證他沒有女朋友。”

“我就不相信他有女朋友,就算他要拍拖都是和裕翔了,你不覺得他們很般配嗎?”

“啊,腐女真的是很可怕啊。好了,飛機不等人的,去候機室吧。”

 

這是回到日本之後大貴第一次聽到有人談論涼介,

雖然知道涼介是明星,

也知道他很受歡迎,

但是這樣直接地聽到又是另一回事。

涼介是一個很優秀的人,

大貴相信無論在哪裡他都會是眾人的焦點,

對於這樣的涼介真的讓自己覺得很自豪。

他現在一定過得很好,

  但是自己心裏面隱隱作痛的又是什麽。
TomaCrystal

回到日本的第二天,

大貴就來到以前和涼介一起住過的公寓,

用保存了幾年的鑰匙打開了門,

他真的沒想到這把鑰匙還可以有用。

 

大貴發覺這裡的一切都沒有變,

裏面的所有擺設都和自己離開前一模一樣,

地方也打掃得很乾淨,

似乎依稀還有涼介的氣息。

大貴知道涼介是和團員一起住在公司提供的宿舍里,

但是這裡的確不像沒有人住,

難道涼介還住在這裡?

大貴想證實自己的想法,

所以坐著一直等。

 

不知不覺大貴趴在桌子上睡著了,

朦朧中好像見到涼介,

好像聽到涼介的聲音:

“大貴。”

 

大貴就這樣醒來了,

現在已經是晚上,

但是卻沒有涼介的身影,

而且應該是沒有人來過。

原來剛才的一切都是夢,

看來涼介真的是不住在這裡了。

這裡雖然看起來什麽都沒有變,

不過或許一切都已經改變了,

果然時間真的會改變很多東西,

  大貴默默地離開了。
TomaCrystal

26

 

之後幾天大貴一直待在酒店裡,

本來安排了他住在千葉宅,

不過因為大貴在那裡有不好的記憶,

所以他選擇住在酒店。

 

現在的大貴可以說是衣食無憂,

就僅僅靠爺爺留給他的財產就足以生活,

而且就算不工作也沒問題。

不過大貴已經打算去找工作,

畢竟天天無所事事的生活也沒什麼意思,

還是過著充實的生活比較好。

 

這天大貴想去買東西,

到了酒店大堂的時候卻看到了圭人。

 

“圭人,你怎麼在這裡?”大貴有些驚訝在這裡見到圭人。

“我是專門來找你的,之前我收到你爺爺去世的消息,本來想去看看你。不過那個時候我正在準備股東大會的事根本就走不開,現在股東大會結束總算有些時間,於是我就去美國找你。到了你家你父親說你已經回了日本,我找人打聽消息才知道你住在這裡,所以來找你了。”

“你有心了,圭人。”

“大貴,你爺爺過世了,你要節哀順變,我知道他很疼你。”

“你不需要擔心,我的心情已經平復了,畢竟爺爺的年紀也很大,而且總是爲了集團而操勞,會離開也是遲早的事。”

“看到你沒事我就放心了,你現在有空嗎?”

“我現在基本上都沒什麼事。”

“那就好,陪我去一個地方吧。”

 

之後大貴就跟著圭人上了車,

大概坐了一兩個小時就到了目的地,

是一片沙灘。

 

“你爲什麽帶我來沙灘?”

“這裡是我們岡本家的私人沙灘,我覺得這裡很舒服,每一次回來日本我都會來這裡放鬆一下心情。”

“嗯,這裡的確是會讓人很平靜。我知道圭人你現在一定承受了很大的壓力,你要加油啊!”大貴在千葉家待了幾年,可以理解圭人的處境。

“你不需要擔心,我可以應付的,因為已經習慣了,我有一樣東西要送給你。”

“你要送我什麽?”

“來,把這個綁上吧。”圭人拿出一條布條蒙住了大貴的眼睛。

“你究竟想怎麼樣,不需要那麼神秘吧?”大貴想不到現在的圭人還是那麼小孩子氣,畢竟這樣的遊戲以前在孤兒院的時候偶然也會玩。

“你不要亂動,也不要把它拿下,直到我開口,OK?”說完圭人就跑走了。

TomaCrystal

大貴只好在原地站著,

不一會兒大貴就聽到有人走近的聲音,

但在不遠處就停下來了。

 

“圭人,我可以拿下來嗎?圭人……

大貴喊了幾聲卻沒有人回答他,

大貴開始感到有些不安,

畢竟什麽都看不到的世界是有些可怕。

 

“你可以拿下來了,大貴。”

這聲音是涼介,

沒錯,一定是他。

大貴趕緊拿下布條,

見到的是向他伸出雙手的涼介。

 

“涼介?”大貴突然不相信眼前的事實,

那一直留存在記憶里的身影就這樣出現在眼前。

“涼介!”大貴又叫了一聲,

仿佛是在確認眼前的事實。

“涼介!”大貴向著涼介走過去,

涼介也來到大貴的眼前,

然後涼介就扎扎實實地抱緊了大貴。

 

“涼介!”

“大貴!”

……”大貴在涼介的懷裡盡情哭泣。

 

因為大貴答應過涼介要好好照顧自己,

所以這麼多年來都很少哭,

即使再怎麼難過都忍著不讓眼淚流下來。

只有三次他打破了承諾,

第一次是聽到涼介的出道曲,

一次是差點見到涼介但是最終卻被逼回頭,

一次是爺爺過世的時候。

大貴真的是忍得很辛苦,

而這一次他再也不需要忍住

TomaCrystal

重逢之後,

一顆心就激動得像海的潮汐,

不是不願平靜,

而是受心的牽引無力自主。

 

涼介抱著大貴坐在沙灘上,

星月夜下的沙灘一片銀白,

響在耳鼓內的是一波波不間斷的海潮聲。

 

緊緊相擁著,

心在最貼近彼此的距離下鼓動,

和體內沸騰起的海潮同步。

潮起,潮落,

月的引力帶動潮汐,

他們遭心的引力牽動,

相觸,相惜,

如海浪留戀沙灘,

一波退去一潮又來,

濃縮千百個潮汐於一瞬。

 

亂了腳步的時空,

意識失去依憑,

惟存心靈記憶下這個風景,

交纏的十指上刻印著的是誓言,

許諾彼此一個永遠的夢——

這一刻,

他們緊緊地抓住了這個夢。

 

“大貴。”

“嗯?”

“你這次回來不會再走了吧?”

“不會了,我爺爺給我自油了。”

“那你回來之後怎麼不來找我,要不是圭人通知我你回來了,我還不知道了。”

“我去過一趟以前住的公寓,不過沒人在。”

“我現在和團員一起住在公司安排的宿舍里,圭人應該有告訴你吧,你可以問他。”

“我一時之間忘記了。”

“大貴,你在說謊吧,你究竟在不安一些什麽,你是不是覺得我沒有遵守承諾?”

“怎麼會呢,涼介答應我的事一定會做到的,我絕對相信你。”

“既然你對我那麼有信心,那麼你怎麼不來找我?”

TomaCrystal

當涼介從圭人的口中知道大貴回來的時候,

他就亟不可待地回到公寓,

他以為大貴會回到那裡,

但是那裡卻沒有人在。

不過他還是察覺到了大貴來過的痕跡,

他以為大貴會去找他,

但是過了很多天都沒有等到大貴,

他只好拜託圭人去打聽,

這樣才知道了大貴的蹤跡。

 

“我不是對涼介你沒信心,只是對自己沒有信心罷了。”

“在這幾年里,我無時無刻不在想著你。”

“我也是。”說完大貴就轉過身,主動吻上了涼介,兩人交換了一個深吻。

“那麼既然你想我就來找我啊。”

“現在的涼介那麼出色,總覺得離我很遠。”大貴坦白地說出自己的不安。

“大貴,你記住,無論再怎麼出色的涼介都是只屬於有岡大貴一個人的山田涼介,你不需要覺得不安。”

“嗯,我知道。”

“大貴,回去吧。”

“回去那裡?”

“我們的家。”

“嗯。”大貴用力地點頭。

TomaCrystal

27

 

涼介和大貴兩個人一起踏進了那個充滿甜蜜回憶的公寓,

算起來上次兩個人一同待在這裡已經是五年前的事了,

那足以改變一切的五年,

兩人從青澀走向了成熟,

但是唯一不變的是對彼此的愛,

仿佛是從出生前就已經定下來一樣,

無論身邊的人和事怎麼改變,

依然無法剪斷的緣分。

 

“在想什麽?”涼介看著大貴似乎在發呆於是出聲。

“我在想以前我們在這裡的種種,每一樣都是如此地難忘。”大貴甜蜜地笑了。

“現在所有的痛苦都已經過去了。”涼介擁大貴入懷,大貴也真實地感受到涼介的體溫,那會使所有的不安都退去。

“我們再也不會分開了,永遠。”涼介再次向大貴許諾。

“對,永遠。”

“大貴,你一定餓了吧,我做飯給你吃。”

“我好久都沒有嘗過涼介做的料理,好懷念哦!”大貴像以前一樣一說到吃的就很開心。

“但是可能沒有以前那麼好吃了,我這幾年都沒有做過,大貴不可以嫌棄哦。”

“涼介怎麼不做呢,你不是還蠻喜歡下廚的嗎?”

“你不在,我做給誰吃?”

……”大貴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麽,但他知道自己是感動的,感動於涼介對自己的用心。

 

之後兩個人就一起做飯,

然後一邊說話一邊吃飯,

仿佛回到五年前,

一切都沒有改變,

只要心意不變,

那麼一切就不會改變。

 

吃完飯兩個人坐在床邊,

寂靜的空間充滿了曖昧的氣氛,

一切都似乎變得如此地自然,

彼此都想要對方,

想要永永遠遠地屬於對方。

TomaCrystal

涼介把手放在大貴的雙臂上,

緩緩地、緩緩地移動,

一寸一寸,

溫習身上的記憶,

觸感、溫度、線條、色澤,

指尖下輕微的脈動訴說著只有彼此才能懂的言語。

 

大貴也回應著涼介,

伸手解開了涼介的扣子,

用跟涼介一樣的方法談話,

微顫的手指撫摸涼介,

從頸側滑到胸膛,

停在心上,

捉住了它。

 

不藉助聲帶,

舌尖直接將彼此的想法傳達至耳里,

閉起了眼,

涼介撫上大貴的背脊,

手指描繪著脊椎兩側的肩胛骨。

 

如果人有翅膀,

必定是從此處出生的,

只要敞開懷抱,

羽翼便會跟著展開。

涼介清楚地知道,

大貴一直都是他心目中的天使,

自己的心扉只爲大貴而敞開。

 

他們接吻,

丟棄虛無的語言與文字,

直接用唇舌溝通,

最真實地溝通,

唇觸著唇、

舌纏著舌、

心貼著心,

沒有誤解的可能,

更沒有說謊的機會。

TomaCrystal

涼介將大貴壓倒在床上,

那多年前在彼此心裡埋下的種子,

曾用最誠摯的心情呵護著它發芽,

而幾年來,

這植物根本不曾枯萎過。

以彼此的心為土,

用靈魂餵養,

給它漫長的時間成長,

終至延伸的枝丫成為全身血脈,

綻放的花葉是彼此的夢。

 

涼介珍惜地親吻著大貴,

猶如親吻易碎的水滴,
  手指撫過每一寸肌膚,

交換著最私密的心事。

 

過去的,現在的,

每一種心情、

每一種瑣事、

每一個日子……

全都細細地填寫在上面,

像一本日記,

在眼前毫無保留地攤開最真的自己

——所有不被外人窺見的,

他們只對對方傾吐展露。

 

喘息和心跳為清吟伴奏,

唱成一首纏綿的情歌

——是聽過無數次的——

聽到的同時,

所有的負面情緒便得到安撫,

那是愛與被愛的感覺在血澲里串流,

所以安心,

所以平靜。

 

親吻、愛撫、擁抱,

軀體地交談勝過千言萬語,

在擁抱的時候,

大貴確知自己的心情,

確知自己并不孤單,

確知自己正在被愛。

 

TomaCrystal

靜靜擁抱著彼此,

放縱自己眷戀著懷抱里人體的溫度。

只有彼此兩人的夜,

不需要任何隻字片語,

只以相觸的指尖編織一個超越時空的夢。

 

永恆的火焰,

在這個夜裡熾烈,

仿佛要在這一刻燃盡所有能量。

多年前未盡的夢,

在今晚完成。

TomaCrystal

28

 

微熹的晨曦穿過樹梢,

將陽光刷成金色絲線,

遠處所傳來的清脆鳥叫聲,

將大貴自酣眠中喚醒,

嘴角揚起一抹醉人的弧度。

 

究竟有多久沒有在涼介的懷抱中醒來,

好懷念啊!

原來在涼介的懷抱中醒來是那麼的美好,

或許這就是幸福的滋味吧。

 

大貴把手輕輕地放在涼介的臉上,

昨天被高興沖昏了頭腦,

都沒有好好地看一下涼介。

 

手指滑過涼介的眉毛一直往下,

最后來到性感的嘴唇,

那個每次都吻到自己幾乎暈眩的嘴唇,

大貴一邊摸一邊在甜笑。

 

突然涼介張開嘴,

輕輕地咬了一下大貴的手指,

本能的大貴收回了手指,

這才發現涼介已經醒來的事實。

 

“你好壞哦,在那裡裝睡,還咬我的手指。”大貴有點害羞,臉都紅了。

“到底是誰壞了,是誰趁我在睡覺的時候偷襲我?”涼介突然想逗一下大貴。

“哼,我不理你了。”

 

大貴覺得自己和涼介爭辯的話只會處於下風,

所以只好下床,

但腳一觸到地面,

腰以及下半身就一陣酸痛,

站都站不起來。

現在大貴終於記起自己昨天和涼介做了什麽,

一張臉紅得像個熟透的番茄。

 

大貴轉過身對著涼介:

“都是你的錯!”

“我又得罪你什麽呢,我的大貴?”涼介就喜歡這樣和大貴說話。

“你自己心知肚明!”大貴不知道爲什麽過了幾年涼介就變成現在這樣。

“好了,我之所以會失控都是因為那個人是大貴啊,只要見到你我就什麽理智都沒有了,總之就像你說的全都是我的錯。覺得痛就別動,我抱你好了。”

TomaCrystal

涼介很輕鬆地就公主抱地抱著大貴,

大貴沒想到涼介那麼輕易地就抱起自己,

感覺自己似乎變弱了。

 

“不是你變弱了,而是我變強了。我現在比你高,而且一直都有去健身,我的肌肉可不是白長的。”

就好像知道大貴的想法一樣,

涼介向大貴解釋道。

 

其實大貴也看出來涼介是長大了,

再也不是以前需要自己照顧的小孩子,

無論是面容還是身體,

一切都在自己不在他身邊的時候不知不覺成長了。

 

那些大大小小的事情做完後,

兩個人就坐著開始吃已經是中午的早餐。

 

“涼介,你今天不用工作嗎?”

“要,晚上要排練,再有半個月就是我們團體出道四周年的紀念演唱會。”

“這個我知道,我上網看到了。

“嗯,這可能是最後一次了吧,大貴你一定要來看哦,我已經幫你預留了門票。”

“我會去看的,我可是從來沒有看過涼介的演唱會,好期待哦。但爲什麽是最後一次?”

“因為你回來了,本來我就打算等你回來之後就不再做這個工作。”

“涼介你不是很喜歡跳舞嗎,而且你現在發展得那麼好,沒必要因為我的關係而放棄演藝圈的工作。”大貴不同意涼介的決定。

“一切都是爲了你啊,做歌手也好,現在放棄一切也好,所有的事情都是爲了你,我只是想永遠和你在一起,其他的都不重要,大貴你能瞭解我的心情嗎?”涼介深情地說。

“涼介……”大貴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麽好。

“大貴,我不想因為我的關係而讓你受傷害,我已經失去了你一次,我實在不想再失去一次,這是我一早就決定好的。”

“我知道了,我會一直留在你身邊的,也會支持你做的決定。”雖然大貴這樣說,但是心裏面卻很不安。

“大貴,所有的事情我都會安排好的,你不需要擔心,快點吃吧。”

“嗯。”

“大貴,我一會兒陪你去酒店那邊收拾東西,把你的行李都拿到這裡,我們再一起在這裡生活吧。”涼介真的很想再一次和大貴在這裡生活,雖然這裡很小,但是這裡對於自己來說才是自己的家,有大貴的家。

“好啊,只要涼介你喜歡。”

 

之後兩個人就去酒店辦理退房,

涼介幫大貴把行李都拿到公寓去,

然後自己一個人前往事務所排練。

TomaCrystal

29

 

排練的時候大家都看得出來涼介的心情很好,

不像之前幾天總是有些心不在焉。

本來涼介每次都很認真排練,

今天就更加賣力,

知念和龍太郎也在一旁小聲地討論起今天涼介的表現。

 

因為涼介的狀態很好,

也同時帶動了大家,

排練比原定的時間要早結束。

大家相約去吃宵夜,

畢竟這段時間一直在排練實在是太辛苦了,

大家的吃量都在不斷增加。

雖然晚飯都吃了不少,

但是排練完已經是肚子空空了,

急需要補充體力,

不過涼介卻沒有跟大家一起去,

他有事要去找藪君。

 

“山chan來找我是有什麽事嗎?”藪見現在已經很晚了,但是山chan卻在這時出現。

“我是有些事情想和你商量的。”

“是有關於演唱會的事?”

“不是,是關於我續約的事。”涼介開門見山道。

“哦,你已經有決定了,之前還說要等演唱會結束之後才答覆我。我知道你緊張演唱會的事,不過你自己的前途都很重要,早一點決定是好事。”

TomaCrystal

藪很高興山chan主動來找自己,

因為山chan的合約就快到期,

事務所很想繼續和山chan續約,

畢竟他在團體里的人氣最高,

而且其他人也已經答應繼續和事務所簽約,

如果可以讓他留下來那麼這個團體就可以繼續下去。

其實事務所提出的續約條件很不錯,

雖然藪知道有其他事務所想挖角,

提出的條件當然更好,

不過自己相信山chan是個飲水思源的人,

就算外面的條件更好他也會選擇繼續留下來的。

而且伊野尾也說過只要山chan可以留下來那麼待遇方面還有可能再增加,

畢竟以山chan現在的人氣和未來的潛力絕對不會讓事務所吃虧的。

 

“我很謝謝你的好意,也非常謝謝你在我最困難的時候幫助我,不過我不考慮續約。”涼介表明了自己的立場。

“如果你是覺得事務所給的條件不夠好,你可以提出來,我可以為你盡力爭取。”藪想不到山chan竟然會拒絕。

“我不是嫌棄事務所續約的條件,而是我自身的原因。而且如果你擔心我會簽約其他的事務所,那麼我可以告訴你不需要擔心,我已經決定離開這個圈子。”

“你知道你現在在說什麽嗎?”藪沒辦法理解山chan的這個決定。

“我知道你可能覺得很奇怪,我可以告訴你我做這個決定的真正原因,‘他’回來了。”涼介決定不再隱瞞藪君,畢竟他是自己的恩人,而且他也很清楚自己當初進入事務所的原因。

“你說的‘他’就是對你很重要的那個人吧?”

“沒錯,我的任何一個決定都是以他為優先考慮,如果我繼續做藝人的話,我和他的關係遲早會曝光,到時候受傷的一定是他,我不可以讓這種情況發生。”涼介知道藪君會明白的,因為他知道藪君的戀人也是男生,這個已經是事務所內大家都知道的秘密。

“我可以理解你有這個決定,但是你不覺得這樣太可惜嗎?你現在的狀況你應該很清楚,你努力了那麼久才有現在的成績,現在才來說放棄好嗎?而且你不是一個人的,裕翔他們已經決定續約,如果你不留下來的話這個團體一定會受影響的,這樣你不覺得太對不起他們嗎?他們是你重要的團員,我相信經過這幾年的相處,你和他們的感情已經很好,你忍心離開他們嗎?”藪在極力地挽留山chan

“我知道我這樣做很自私,但是我等了那麼久才等到大貴回來我身邊,我不可以讓他離開我的,爲了他即使讓我背叛全世界我也不在意。”涼介知道自己是絕對不會動搖的。

TomaCrystal

藪真的想不到那個人對山chan來說是那麼重要的,

他是見過山chan爲了那個人憔悴的樣子,

但是那已經是好幾年前的事,

即使知道山chan沒有一刻忘記過那個人,

只不過山chan竟然可以做到這個地步,

就連他自己的自愧不如。

 

“不如這樣吧,你再回去考慮一下,我覺得可以讓你那麼做的他一定是很善解人意的,他一定希望你可以繼續站在你喜歡的舞臺上,他也不想你放棄現在的一切。”藪決定用這個來軟化山chan的態度。

“我已經告訴他我的決定,他很支持我。”

……”藪似乎已經沒有了可以挽留山chan的理由。

“如果沒什麽事的話我就先回去了,我暫時會搬回去以前的那個公寓和他一起生活。我當然知道我是藝人,會有狗仔隊的跟蹤,我會儘量小心不會在這段時間惹出麻煩的。”

“山chan,你知道嗎,事務所真的很看重你的,我本人也非常希望你可以留下來。如果你擔心你們的關係會得不到事務所的支持,那麼我可以盡力爭取事務所同意你繼續和他交往,反正只要你和他一起不會被傳媒抓到把柄就沒問題了。”這個是藪想到的最後方法,反正伊野尾那個人很好說話,他的接受能力很高的,只要他同意就什麽都好辦。

“我知道你已經作出了最大的讓步,不過我的決定是不會改變的。我不會選擇讓他為我受委屈的,我要和他光明正大的在一起。”說完這句話涼介就離開了藪君的辦公室。

 

藪重重地歎了一口氣,

看來自己真的沒辦法阻止山chan的決定,

現在該好好地想一下要怎麼處理接下來的事情。

TomaCrystal

30

 

本來涼介只是想把事情向藪君說清楚而已,

他沒有打算告訴其他團員,

他相信藪君會幫他處理,

如果非要自己出面的話他也不會對他們說出離開的真正原因,

不過一切并沒有涼介想得那麼簡單。

 

涼介一離開藪君的辦公室就看到在門外的裕翔,

裕翔二話不說就拉著涼介的手走,

兩人一直走到后樓梯才停下,

涼介隨後掙脫開裕翔的手。

 

“裕翔,你究竟有什麽事?”

“剛才你和藪君說的話我都聽到了,你是不是要離開我們?”裕翔質問道。

“你偷聽我和藪君說話?”

“我們先不要理我是不是偷聽,我只是想知道你是不是不打算續約?”

“沒錯,既然你都聽到了我也沒什麽好說的。”涼介想不到會被裕翔聽到自己和藪君的談話。

“你爲什麽要這麼做,我們努力了那麼久,你怎麼能忍心捨弃一切?”

 

裕翔真的是很憤怒,

他想不到山chan會不續約,

之前他有問過山chan

那個時候山chan說會考慮,

但是并沒有說不想繼續下去。

現在他們三個人都已經答應事務所繼續留下來,

如果山chan現在拒絕續約的話他們的團體可能就會解散,

到時候所有的努力都會白費。

他們好不容易才拿到現在的成績,

chan怎麼可以那麼自私。

TomaCrystal

“我知道我對不起你們,但是這個就是我的決定。我想就算我不續約團體也不會解散的,畢竟事務所不會輕易地放棄你們,你們都那麼優秀,就算沒有我應該都沒有關係。”

“怎麼可能沒關係,我們團體是四個人的,沒有了誰都不可以。”這個是裕翔的堅持,大家對他來說都很重要,他最喜歡和大家一起站在舞臺上。

“裕翔你不要那麼幼稚了,這個世界上不是沒有了誰就不可以運轉的。而且你們的fans有時不是說我會搶走你們的機會、會掩蓋你們的光芒嘛,現在沒有了我對於你們來說可能會更好。”

“山chan你在意這些嗎,那都是有些人想挑撥離間才這麼說的,我們的fans絕對不會這樣做。而且你那是藉口吧,你明明就是爲了‘他’!”這個是裕翔剛才聽回來的,雖然不知道那個人是誰,不過他知道自己討厭這個人。

“既然你都聽到了,那麼就是這樣了吧,你就當是我自私。”涼介已經不想再說下去,他還要回宿舍收拾東西,大貴還在家裡等著自己。

“那個人對你來說就那麼重要嗎,重要到你可以放棄自己努力得來的一切,可以放棄我們這個團體?”

 

裕翔真的沒辦法理解山chan的選擇,

他們四個人這幾年一直都是互相支撐著的,

無論遇上什麽困難大家都沒有放棄過,

他不相信山chan竟然會不顧他們之間的友情,

做出那麼無情的決定。

 

“是,他對我來說真的是很重要。我之所以加入事務所全都是因為他,我答應過他會等他回來的,現在他已經回到我身邊了,這裡的一切對我來說已經沒有意義了。”那是涼介的真心話。

“沒意義?你怎麼可以那麼說,難道我們那麼多年的友情都比不上他一個人重要嗎?”裕翔真的很憤怒,他沒辦法忍受山chan的無情。

“他對我來說比任何人都重要,甚至比我自己都重要,我的決定是不會改變的。”涼介說完就想走。

 

裕翔連忙拉住山chan不讓他走,

涼介不斷想甩開裕翔的手,

本來兩人的手勁不相上下,

畢竟涼介有在健身,

裕翔也因為打鼓的關係手部的肌肉非常發達。

但是今天裕翔是鐵了心要阻止山chan

  所以涼介怎麼也掙脫不開裕翔。
TomaCrystal

“够了,你究竟想怎麼樣?”涼介也開始有些惱羞成怒。

“我只是想在這裡說清楚而已。”

“你現在的情緒很激動,我想還是下次再說。”面對激動的人還是等他冷靜下來再說比較好。

“我們現在就說清楚,我真的想你留下來的。我喜歡你啊,一直都喜歡你啊,他對你很重要你也對我很重要,我不想你離開啊!”裕翔本來沒有打算表白的,但是現在這種情況再不說就沒機會了。

 

其實涼介隱約也知道裕翔對自己的心意,

但是他很清楚自己根本就不可能去回應他的心意。

自己和裕翔雖然是官配,

不過很多時候自己只是配合他,

自己從來沒有主動對他做過什麽親密的舉動,

就是不想他有所誤會。

之前裕翔一直都沒有說出口,

涼介就一直裝著不知道,

但是現在這樣就不可以當做什麽都沒有發生。

 

“我很謝謝你對我的心意,但是真的很抱歉,我沒有可能喜歡你的。”涼介拒絕了裕翔。

“我不是叫你現在就回覆我,我只是想你再考慮一下。”裕翔真的是沒辦法了。

“我知道接下來我說的話對你來說是很殘忍,但是我也要說。既然我現在知道你喜歡我,我就更加沒可能留下來。我感覺得出來他對我們是官配的事已經很不安,我不想再做出傷害他的事。演唱會結束之後我就會離開,我們依然是好朋友,但是如果你覺得我背叛了你們已經不想再把我當朋友,那麼我也沒有異議。”

 

涼介說完這些話,

趁著裕翔愣住的時候趕緊甩開他的手,

  離開了那裡。
TomaCrystal

裕翔覺得有些絕望,

想不到自己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氣得到的是這樣的回答。

自己一開始真的只是當山chan是很好的朋友是並肩作戰的夥伴,

就算和他成為官配也只是當作是一項工作,

只不過後來卻發覺自己對他的感情出現了變化。

自己開始會在意山chan對自己的態度,

會留意他的喜好,

會因為fans說他和自己很般配而開心,

會因為他有緋聞女友而不高興。

後來山chan因為跳舞而受傷,

自己非常地擔心他,

直到他完全好了才放下心來,

這些都讓自己確認了自己喜歡他的心情。

 

但是山chan對自己的態度總是不冷不熱的,

自己感覺他和大家有時候都會保持一定的距離,

每次休息的時候他總是一早就離開了宿舍。

一開始自己沒什麼自覺,

總是跟著龍太郎和知念一起到處去,

但是後來龍太郎很認真地和自己說不要再跟著他們兩人,

而且當電燈泡有時候也不好受,

每次都被那兩個人閃得眼睛都快瞎了。

所以後來休息的時候自己就變得無所事事,

有時候自己想約山chan一起出去,

但是他一早就走了,

自己打他電話每次都是關機狀態。

他回來的時候問他去了哪裡,

他說去了孤兒院,

但是如果只是去了孤兒院爲什麽要關機,

爲什麽要讓其他人找不到他,

自己又不是陌生人,

又不是狗仔隊,

他根本就沒必要那樣做。

TomaCrystal

還有山chan對自己的手機很珍惜,

雖然過了那麼多年,

大家的手機都換掉了,

但是他的手機卻一直都是那一個,

還非常保護它,

大家想碰一下都不可以。

有一次自己和龍太郎在打鬧,

不小心把山chan放在一旁的手機碰倒在地,

他趕緊查看手機有沒有摔壞,

然後怒瞪了大家一眼。

那時候大家都被他的眼神嚇壞了,

平時的涼介脾氣很好,

不像龍太郎總是拽拽地而且還KY很容易會惹人生氣,

也不像自己被別人惹急了也會發火,

但是那個時候那個想殺人的眼神真的讓人印象深刻。

 

自己還記得他第一次和女明星傳出緋聞的時候很慌張,

一點都不像平時冷靜的他,

甚至親自向藪君提議解決的方法,

自己那個時候就聽到他對藪君說他害怕這些緋聞傳到那個人那裡。

在宿舍的時候自己好奇地問了山chan那個人是誰,

他說是孤兒院的院長,

自己當時單純地相信了他的話。

現在想清楚當時山chan說的那個人就是現在讓山chan放棄一切的那個人,

那個對山chan來說最重要的人。

自己真的很想知道那個人究竟是誰,

他究竟有什麽魅力讓山chan為他放棄一切。

TomaCrystal

31

 

涼介回到宿舍的時候知念和龍太郎都還沒有回來,

不過那樣也好不用向大家解釋那麼多,

涼介簡單地收拾了一些行李就離開了。

 

裕翔回來的時候只遠遠看到山chan離開的背影,

他已經知道山chan要走,

至於山chan要去哪裡卻不知道,

不過他也已經沒什麽心情去問,

問了也不見得山chan會告訴他。

 

裕翔有些後悔之前知念他們叫自己去吃宵夜的時候,

因為怕當電燈泡所以藉口說有東西留在事務所而折返,

結果經過藪君辦公室的時候就聽到他和山chan的對話,

或者那個時候答應了和知念他們一起去的話會更好,

起碼不會聽到讓自己難過的答案。

 

當涼介到了公寓樓下的時候,

他抬頭看到公寓的燈開了,

那種感覺自己盼望了很久。

以前每當遇到困難需要放鬆心情的時候,

自己都會很習慣地來到這裡,

但是每次抬頭只是看到公寓黑漆漆的時候心就會特別難受,

那時候真的很想那盞燈是亮著的。

而現在自己的願望終於可以實現,

感覺就好像回到以前一樣,

只不過以前是自己等待有時候會晚歸的大貴,

而現在卻是大貴開著燈在等待著自己。

 

“大貴,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涼介。”

 

能打開門就看到大貴的笑顏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聽到他說歡迎回來的時候更讓涼介有些想哭的衝動,

希望這個場景每天每天都可以看到,

這個就是真正的幸福。

TomaCrystal

龍太郎和知念回到宿舍以後發覺裕翔房間的燈沒有亮,

他們以為裕翔和山chan已經睡了,

於是就輕手輕腳地準備睡覺。

不過第二天吃早餐的時候就只是見到裕翔,

他們想問山chan去了哪裡,

但是裕翔一整個低氣壓。

KY的龍太郎當然不會察覺,

想問的時候卻受到知念的阻止,

結果三個人非常沉默地吃完一頓早餐,

完全沒有平時熱熱鬧鬧的場景。

 

三人回到事務所的時候涼介已經在排練了,

他的心情明顯沒有昨天那麼好,

但是狀態還算不錯,

算是恢復到平時的水平。

但是卻輪到裕翔失准,

舞步總是出錯,

一副心不在焉死氣沉沉的樣子,

和平時總是非常High的他有很大分別。

 

知念覺得那兩個人之間的氣氛非常奇怪,

兩個人一點交流都沒有,

裕翔也沒有像平時一樣總是站在山chan的身邊,

他真的很想知道那兩個人究竟發生了什麽事,

該不會是裕翔向山chan告白被拒絕了吧。

TomaCrystal

也不能怪知念要這麼想,

其實他一早就看出裕翔喜歡山chan

自己有時候黏著山chan的時候裕翔可是很在意的。

後來他就想幫裕翔製造機會,

所以才使計讓小龍去和裕翔說不要再跟著他們兩人,

這樣才可以讓裕翔去約會山chan

 

不過後來發覺這樣做似乎沒什麼用,

每次休息的時候山chan總是一早就不見人影,

要找他都找不到。

小龍還說要去跟蹤山chan

看一下他究竟是去了哪裡。

好在自己立刻就阻止了小龍,

也不想想自己本身就是藝人,

自己不被人跟蹤已經算走運了,

還要去跟蹤別人。

真的不知道自己怎麼會攤上那樣一個如此KY的戀人,

不過喜歡上了也就沒辦法了。

 

除了這個以外知念還發現藪君出現在這裡,

雖然一開始他們出道的時候藪君對他們總是很關心,

凡事都是親力親為的,

演唱會的時候更是擔當起製作人的職責。

不過自從他們有所成長之後藪君就放手給他們自己策劃,

已經很少親自來過問演唱會的事,

一般都由排舞老師和助理在場。

但是今天卻過來看他們彩排,

而且全程都皺著眉頭,

一副非常煩惱的樣子,

眼睛直盯著山chan看,

明明今天反常的是裕翔,

總之怎麼看怎麼奇怪。

TomaCrystal

因為裕翔的關係惹惱了排舞老師,

他讓知念他們先回去,

唯獨留下裕翔加練,

還說沒有練好就要通宵練習。

知念他不忍心看裕翔受罰,

於是決定也要留下來,

當然這樣龍太郎也不得不留下。

 

不過山chan卻似乎急著走,

排舞老師一說可以走就收拾包包離開,

一句話都沒有留給他們,

而裕翔就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望著山chan的背影。

 

如果是換了在以前山chan一定會繼續待在舞蹈室,

他爲了得到更好的效果總是留下來加練,

在他的帶動下大家都會一起留下來同甘共苦,

所以他們的團體進步得很快,

因為大家都不想輸給其他人,

那種良性競爭對於團體是很有利的。

不過今天的山chan卻不一樣,

明明昨天一切都好好的,

爲什麽只是過了一個晚上就一切都改變了。

 

之後裕翔似乎不想連累一起留下來的知念和龍太郎,

於是他的狀態開始好轉,

排舞老師的臉色也不再那麼難看,

大概過了一個小時之後就放過了他們。

TomaCrystal

大家回到宿舍的時候山chan也還沒有回來,

知念擔心山chan想打電話問他什麼時候回來,

但是卻遭到裕翔的阻止,

還說什麽山chan昨天就已經離開這裡而且再也不會回來了。

 

知念他們聽到裕翔的話都嚇了一跳,

龍太郎趕緊去看山chan的房間,

結果發覺他的床鋪收拾得很好,

櫃子的衣服也不多,

一開始搬來這裡的時候看過的那個行李箱也不見了,

真的就像裕翔說的一樣。

 

知念知道事情大條了,

想開口問裕翔,

但是看到裕翔的樣子又不忍心開口,

一看就知道是受到了很大的打擊,

看來明天一定要問清楚山chan究竟發生了什麽事。

75200.net
對一個比他們矮一點的小男孩又推又打。 人就是這樣, 對和自己不同的人極盡嘲諷, 連小孩子也不例外。 那個被別人欺負的小男孩很想逃離, 但被圍住所以沒辦法離開, 接著被其中一個小孩子用力一推, 重心不穩地跌倒在地。
TomaCrystal

32

 

其實涼介那麼趕著回家是因為今天大貴答應了自己會親自下廚,

自己已經很久沒有吃過大貴做的料理,

記得上次吃的時候已經是五年前大貴離開日本之前最後一次來見自己的時候,

那個時候根本就不會想到那一次見面之後要事隔五年兩個人才可以再次相見。

 

五年的時間或者很長,

每一天的等待其實都是一種折磨,

只不過自己將痛苦一直臧在心裡。

但是或者五年其實不長,

自己不需要十年甚至是二十年才等到大貴回到自己的身邊,

果然對著流星許願就會願望成真。

 

記得有一次天氣預報說會有流星雨,

自己本來沒想過去看,

但是知念和裕翔卻很感興趣,

硬是拉著自己和龍太郎冒著寒冷來到天臺一直守候。

雖然等待了很長的時間,

大家已經累得很想睡覺了,

奇跡卻在那個時候降臨。

漫天的流星雨非常壯觀美麗,

大家都趁著這個難得的機會許願,

而那個時候自己的願望就是希望大貴可以儘快回到自己的身邊,

現在終於夢想成真。

TomaCrystal

“大貴,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涼介。”迎接涼介的依然是大貴美麗的笑顏。

“嘩,全部都是我喜歡吃的東西,果然只有大貴才是最瞭解我的人。”

“其實我不知道做得好不好,畢竟我這幾年也是沒有再做過料理。我不知道你的口味有沒有改變,如果做得不好我們就出去吃吧。”

“大貴做的我怎麼會不喜歡了,根本就不需要擔心,一切都沒有改變,我依然是只屬於大貴一個人的涼介。”

“你這樣說我就放心了,快來吃吧,你排練了一整天一定很餓吧。”

“大貴,你的手怎麼回事?”涼介盯著大貴貼著OK蹦的雙手。

“那只是做菜的時候不小心弄傷的,現在已經沒事了。”大貴說得很輕鬆,他可不想涼介擔心。

 

涼介小心地執起大貴的手,

仔細地看著那些傷口,

都怪自己昨天晚上嚷著要吃大貴做的飯菜,

卻沒有想過這幾年大貴一直過著少爺的生活,

生活上的瑣事根本就不需要他操心,

家務什麽的也已經離他很遠。

 

“對不起啊大貴,以後你不需要再做這些,料理什麽的全都由我來負責,你只要等著我就好了。”

“好啊,那麼以後就由你下廚,我在旁邊幫忙,反正你做的比我做的好吃得多。”

“才不是這樣了,所有的都由我來包辦,你只要等著就好了,我可不會再讓你受傷,這樣我會很心疼的。”

“還說沒有改變,以前的涼介才不會像現在一樣總是說些讓人臉紅心跳的話,一定是對fans說得太多都變成習慣了。”

“才不是了,我對著fans只會說好きな,只有對著大貴才會說我愛你。”那是涼介的真心話。

“我都是。”大貴有些害羞,其實他都想說我愛你,但是卻有些說不出口。

“好了,不要再說了,飯菜都凉了,快來吃吧。”大貴催促道。

“嗯,我們來吃吧。”

 

涼介慢慢地品嘗大貴做的料理,

每一道都那麼得合自己的口味。

望著面對著自己的大貴,

仿佛就好像回到以前,

一切都沒有改變呢,

大貴依然是那個可愛的大貴,

  自己最喜歡的大貴。
TomaCrystal

“大貴,我已經和藪君說好了,我不會續約,演唱會結束之後就會正式離隊。到時候可能會引起傳媒的注意,爲了我們可以不被騷擾,我覺得我們都是暫時離開日本比較好,等到過了一段時間才回來。以前我因為工作的關係去過一些好玩的地方,那個時候就好想以後可以帶著你一起去,我們還可以去你感興趣的地方。所以你暫時不要去找工作,等到回來之後再說。”涼介很興奮地向大貴說著自己的計劃。

“涼介,你覺得這樣好嗎?我很喜歡在舞臺上的你,這樣的耀眼這樣的閃亮,以前就因為我差點讓你放棄了自己的夢想,現在也是因為我,這樣我會內疚的。而且他們都是你最重要的夥伴,你這樣沒有理會過他們的感受就離開他們一定會很失望的。還有你的fans,他們那麼支持你,你離開的話他們會難過的。如果你是怕我們的關係會曝光而讓我受傷,我不介意做你的地下情人,在背後默默地支持著你。”大貴真的不想因為自己的原因而讓涼介放棄一切。

“大貴你不是說過會支持我做的決定嗎?什麽地下情人,我又怎麼可能讓你受委屈呢,我們是光明正大的,我絕對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涼介很堅持。

“我……”面對著比自己強勢的涼介,大貴知道涼介真的是長大了,自己似乎沒辦法說服他。

“好了,不要再說了,我知道你擔心我,也非常地顧及別人的感受,不過如果你想我開心的話就支持我。”

 

之後兩個人有些沉默,

好在之後圭人打來電話邀請他們兩人有空的時候一起去吃飯,

他就快要回英國,

希望在離開日本之前可以和他們聚一下,

順便恭喜他們終於可以毫無顧忌地在一起。

 

其實涼介又怎麼會不清楚大貴的顧慮,

他從來都是那麼溫柔體貼的,

寧願自己受委屈也從來不會做傷害別人的事。

雖然說現在的自己是發展得很好,

人氣也不差,

有很多fans的支持。

但是涼介清楚地認識到人氣只是肥皂泡,

隨時會消失不見的,

他們口中所說的喜歡自己也只不過是一時而已。

如果他們知道他們喜歡的人原來有一個同性的戀人,

他們難保不會做出傷害大貴的事,

以前那些和自己傳出緋聞的女明星就是因為自己而受到fans的攻擊,

他怎麼可以讓大貴處於這樣的危險當中。

大貴是自己發誓要一生守護的人,

只有他才會陪伴自己一輩子,

  所以不會有人比他重要。
TomaCrystal

33

 

第二天涼介還是一早就到事務所排練,

但是還沒有到達排舞室就被知念和龍太郎半路攔截,

兩人一路拖著山chan去到樂屋。

 

“山chan,你這兩天是不是沒有回宿舍?”知念雖然心知如此,但是還是問一下比較好。

“嗯。”

“你究竟是去了哪裡?”

“我有些私人的原因搬回了以前的公寓去了。”看來知念他們已經知道了,那倒是,宿舍無緣無故少了一個人怎麼可能會不知道。

“爲什麽要搬走,你不喜歡和我們一起住嗎?”知念不想山chan說出“是的”這種回答,他知道如果山chan說了,小龍可能會立刻發飈。

“當然不是了,我們都一起住了那麼久了如果是不喜歡我早就搬走了,現在只是因為有事才搬回去的。”

“原因,什麽原因啊,裕翔說你不會再回來了,這是真的嗎?”龍太郎受不了侑李問話的方式,有什麽就直接了當地說嘛,何必拐彎抹角。

“反正是私人的原因,我現在還不方便告訴你們。”涼介暫時還是不想告訴知念他們,自己還要等待藪君最後的決定,到時候在大家面前再說。

“你有什麽就直說嘛,有什麽不可以讓我們知道的,你以為這樣的解釋我們會接受嘛!”龍太郎生氣了,大家一起都幾年了,現在突然搬出宿舍又不給他們一個合理的解釋。

“我知道我這樣說你不會接受,不過現在還沒有到適當的時機,等到一切定下來之後我自然會說的。”

 

涼介想反正現在裕翔也已經知道,

一開始想一直隱瞞的想法也隨之改變,

反正自己都要離開了告訴他們也不會怎麼樣,

以自己對他們的瞭解即使他們不接受也不會隨便說出口。

 

“小龍,你冷靜一些,我相信山chan最後一定會告訴我們的,我們就等著吧。”其實知念也很想知道原因,不過他還是有些害怕山chan的答案,萬一到時候惹惱了小龍,或者演唱會就會被搞砸了。

“好了,你說什麽就什麽了。”龍太郎雖然有些憤怒,不過既然侑李都說相信山chan,那自己還是照做吧。

“你們怎麼都在樂屋,排舞老師已經到了,到處在找你們,惹惱了老師到時候又要被罰了。”這時候藪突然打開樂屋的門,催促他們快點去排練。

“嗯,我們知道了。”之後大家就離開樂屋。

TomaCrystal

其實藪已經站在門口很久了,

他一早來到事務所就看到知念和龍太郎拉著山chan

他隱約覺得會有事發生,

所以一直站在門口聽著他們的對話,

好在并沒有發生什麽事,

想著自己應該要出現才開門。

 

這幾天爲了山chan退團的事已經搞得自己焦頭爛額,

伊野尾也在催著自己快點解決續約的問題,

畢竟演唱會結束之後合約就正式結束,

外面有些事務所已經開始虎視眈眈,

再搞不定自己可能就要收拾包袱走人了。

雖然想過把山chan的原話告訴伊野尾,

然後兩個人一起想辦法,

但是他知道山chan並不想把這件事公諸於眾,

萬一這些事情傳到外面去那麼就只會更加麻煩,

看來還是要找山chan再談一次,

或者會有轉機。

 

這天的排練大家的狀況都不怎麼好,

好在排舞老師今天心情不錯,

完成了原定計劃就放他們回去了。

 

涼介想回家,

畢竟他不想大貴等自己太長時間,

這樣總是留大貴一個人在家他一定會寂寞的。

雖然現在兩個人又住在一起,

但是自己卻覺得好像怎麼也看不夠,

  或者是這五年實在是太長了。
TomaCrystal

“山chan,我有些話要和你說,你到我辦公室去。”藪攔住想離開的山chan

“嗯。”

 

“你之前說你不想續約,我想知道過了這幾天你的決定有沒有改變?”藪還是這麼期盼著的,雖然機會比較渺茫。

“沒有。這個決定並不是現在才有的,我一直在考慮如果大貴回來的話要不要繼續做藝人。我的確是喜歡這個職業的,但是如果我繼續做藝人的話一定會產生很多問題,到時候不單單會傷害到大貴,可能還會連累到其他人。我知道我做這樣的決定讓你很為難,但是無論你怎麼勸我也沒有用。”涼介很堅定。

“唉,你就不能再考慮一下嘛,現在因為你的關係搞得大家的狀態都不好,過幾天演唱會就要開始了,以這樣的狀態你覺得可以嗎?”

“我知道我很任性,但是我別無他法,他們只是一時間沒辦法接受而已。我相信他們都是專業的藝人,不會因為私人的情緒而影響工作。”

 

其實說著這些話的涼介也有些心虛,

今天看裕翔的樣子應該是還沒有平復心情,

龍太郎也因為自己今天的態度而差點發飈,

現在唯一表現正常的就只有知念,

這樣下去真的會像藪君說的那樣。

 

“我想你應該還沒有對事務所說我的決定吧,我想等到有一個確切的回覆之後就告訴他們所有的前因後果,我想到時候應該就沒問題吧。”

“你真的打算告訴他們?”

“嗯,之前裕翔聽到了我們上次的談話已經知道了個大概,所以我就想還是告訴他們比較好,不過到時候我需要你在場。”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我也不勉強你,就照你的意思去做吧。”雖然藪這麼說,但是其實他內心還是想著看一下會有什麽轉機。

  “謝謝你原諒我的任性。”說完涼介就離開了。
TomaCrystal

34

 

涼介回家的時候收到了圭人的電話。

Moshi moshi,圭人,找我有什麽事?”

“哦,昨天晚上不是說好要一起吃飯嘛,兩天后我有時間,想看一下你們有空嗎?”

“我這段時間都是彩排演唱會而已,稍微請個假是沒什麼問題啦,大貴也可以。”

“那就這麼說定吧,不過我三天后就要離開日本回到英國,你的演唱會我就欣賞不了了。”

“那就太可惜了,這可是我最後一次的演唱會,結束之後我就不再做藝人了。”

“你說的是真的?”圭人對於這個有些驚訝。

“我怎麼可能說笑,現在大貴回來了,剛好我的合約也要結束,我已經向經理人提出不再續約。”

“雖然我以前都有聽你說過這件事,不過我只是以為你說一下罷了,沒想到是真的,你不覺得這樣做很可惜嗎?”

“沒什麼可不可惜的,這樣的決定對我們來說是最好的,我不是一時衝動。”

“既然你已經決定這麼做了,我就只有支持你了。你們的演唱會應該有很多場吧,我會儘量安排時間來看。”

“好,那麼我就每一場都幫你留位吧,反正到時候大貴也會到的。”

OK,那麼吃飯的具體地點我到時再通知你吧。”

“嗯,到時候見。”

 

涼介覺得圭人可以支持自己真的是太好了,

果然是那麼多年的朋友,

自己一直都非常感激他這幾年幫助自己和大貴,

畢竟圭人可是很忙的。

不過即使所有人都反對自己都沒所謂,

自己的這個決定是不會改變的。

 

回到家裡涼介看到大貴正在上網,

可能是看得太入神了都沒有注意到自己回來,

於是涼介輕手輕腳地靠近大貴,

然後一把在背後抱著大貴,

果然就嚇得大貴楞了一下。

TomaCrystal

“咦,涼介你回來了,怎麼都不說一聲,嚇死我了!”大貴想不到涼介那麼幼稚。

“我看你看得那麼入神,我回來都沒有聽到,就想嚇你一下,以後不可以這樣哦,萬一是小偷那怎麼辦?”

“那你就不需要擔心了,因為在美國的時候爺爺怕我有危險,除了幫我安排保鏢之外還讓我學習了一點防身之術,所以沒問題啦。”對於這個他可是很有自信的。

“原來如此,那麼大貴絕對不可以將那個時候學習到的東西用在我身上哦。”

“那就看你以後乖不乖了,如果你做了對不起我的事,到時候我就教訓你。”大貴說完還握了握拳頭。

“那我就不怕了,這種事情絕對不會發生。你究竟在看什麽呢?”

“我在看之後我們一起去的地方,很多地方我都想去啊,很難決定哦。”

“有什麽難決定的嘛,你想去哪裡我都會陪你去,我們就把你喜歡的地方全都去一遍,我這幾年也存了一點錢,應該沒問題啦。”

 

大貴還真的是很可愛,

連這個都在煩惱,

看來大貴已經不再堅持勸自己改變主意,

這樣實在是太好了。

 

“旅費的事情倒不用擔心,反正現在我們已經不需要煩惱錢的問題。”這個倒是事實。

“我當然知道,不過我還是想用我自己賺的錢來養活大貴,這是我的自尊。”以前自己還小要靠著大貴去打工才能維持兩人的生活,但是現在自己已經長大,自己要用自己的能力讓大貴過上好的生活。

“這個沒所謂了,用誰的錢還不是一樣。”大貴是這樣覺得的。

“這個到時候再算吧,之前圭人說兩天后一起去吃飯,我已經答應他了。”

“哦,已經決定好了?”

“嗯,大貴沒問題吧?”

“當然沒有,反正我天天都那麼有空。”

“這個我當然知道了,所以我沒有問過你就答應了圭人,具體地點還要等他通知。”

“嗯,我們到時候一定要好好地謝謝他。”

“我也是那麼想的,現在已經很晚了,你該去睡了,有什麽明天再看。我先去洗澡了,不要等我哦。”

“嗯,知道了。”

 

其實大貴根本就沒什麼事可做,

什麼時候累了想休息都可以,

但是看著這麼擔心自己的涼介真的覺得很溫暖,

以後每一天都可以這樣真的是太好了。

TomaCrystal

35

 

自從搬回以前的公寓開始大貴就很少出門,

就算出去都只是到附近的超市買食材,

雖然涼介不是每天都會回來吃飯,

不過自己還是要做好準備,

但是下廚就免了,

因為涼介會生氣的。

 

其實上次只是因為太久沒有做,

所以稍微受了一點傷而已,

又不是什麽大問題,

涼介就緊張成這樣了,

這讓自己感覺有些挫敗,

自己還不至於那麼遜。

雖然自己在美國的時候是什麽都不需要做,

但是自己一直都不覺得自己是什麽大少爺,

既然現在是兩個人一起生活,

家務活當然要兩個人一起分擔。

 

這天大貴本來想著要出門買東西,

但是後來又記起今天要和圭人吃飯,

食材什麽的是不需要準備,

不過想想家裡的草莓已經吃完了,

那個草莓控如果沒有了草莓是不行的,

所以最後還是打算出門。

當大貴在玄關穿好鞋子準備出門的時候,

門鈴也在這時候響起,

大貴趕緊去開門,

門外站著的卻是自己不認識的人。

TomaCrystal

涼介向事務所請了假,

晚上就不用留下來排練,

所以涼介一結束就離開事務所。

圭人已經派了車來接自己,

自己還要回家裡接大貴一起去。

 

涼介回到家的時候并沒有聽到大貴的聲音,

家裡的每個地方都找不到大貴,

只是在餐桌上看到一盒新鮮的草莓。

涼介想著大貴可能出去了,

早知道就先打電話告訴大貴自己回來,

畢竟讓圭人等他們始終不是很好。

涼介拿出電話想打給大貴問一下他在哪裡,

如果離家裡比較遠的話自己就直接去那裡接他,

結果電話提示有留言,

於是涼介就按下了接聽鍵。

 

“涼介,謝謝你一直以來都那麼愛我,可以得到你的愛的我真的是很幸福,如果可以的話我真的很想一直一直和你在一起。但是我不想看到你為我放棄一切,你現在所擁有的這些成績全都是你努力得來的,如果就這樣放棄真的是很可惜。我也會覺得很內疚的,我不想成為那個阻礙你的人,我真的很想繼續看到你在舞臺上律動的身影。所以,再見了,涼介,我會在遠方一直支持著你的。記得,要幸福哦!”

“傻瓜,沒有了你又怎麼可能幸福?”涼介的眼淚已經奪眶而出。

 

涼介覺得自己真的要瘋了,

大貴怎麼可以離自己而去,

明明等了那麼久兩個人才可以在一起的。

他知道大貴很溫柔又善良,

自己可以理解他不想自己為他放棄一切,

但是前兩天大貴還爲了之後兩個人去哪裡旅行而煩惱,

怎麼隔了兩天一切都變了。

 

涼介告訴自己一定要先冷靜,

不可以讓這些影響思考,

五年前因為自己年少什麽能力都沒有才導致大貴被逼離開自己,

但是現在自己已經長大了,

自己一定可以留下大貴的。

 

他看到桌上的草莓還很新鮮,

那一定是大貴離開之前才買的,

如果時間太長大貴一定會放入冰箱,

要不然的話草莓就不能保持新鮮,

所以大貴一定不會離開很久。

TomaCrystal

涼介趕緊打電話給圭人,

告訴他大貴要離開自己,

讓他利用他的情報網去找大貴的消息,

尤其是飛機的起飛時間。

大貴曾經說過他爺爺留下了一架飛機給他,

他隨時可以使用,

如果是私人飛機的話一般人應該查不到準確的起飛時間,

但是如果是圭人的話應該就沒問題。

 

圭人想不到大貴竟然做出這樣的決定,

自己當然可以理解,

但是人有時候或者應該自私一點。

雖然事業對於一個男人來說是很重要,

不過在涼介心目中應該只有大貴才是最重要的,

其他任何的一切都無法與他相比,

當然涼介是這樣想那麼大貴其實也是一樣,

所以才會產生這樣的矛盾。

其實自己真的很羡慕他們兩個人之間的感情,

他很想看到他們可以幸福的在一起,

所以這次他想盡辦法都一定要幫助涼介留下大貴。

 

涼介覺得大貴是不會隨便變卦的,

他一向很寵自己,

自己想做的決定他一定會支持,

一定是有誰對大貴說了什麽話,

逼得大貴不得不離開的。

如果想留下大貴那麼自己一定要剷除所有阻礙他們在一起的障礙,

他下樓坐上圭人為自己準備的車,

他要去一個地方,

  他不可以放過任何一個傷害大貴的人。
最新回复:97条,共1页,100条/页,主贴
docfoot
 
 
京ICP备09085120号-2 京ICP证100618号 CodeCoke_CMS BIZ. 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