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C]MV王道帖!onenightin西湖

据可靠消息 本月下旬MV将启程奔赴西湖观光蜜月

介时组织有意XQER参观生人

能贡献蜜月套房的可以免费参观机房一夜<不 西湖一夜>

有意想者请PM各管理员报名组团价格从优

现征求蜜月LOGO一枚 望广大油菜花XQER友情制作

         本人谨代表众GLY姐妹 敬上~~

this is atricle bottom AD
1234>>|最新30条回复440条,共5页,100条/页,主贴
TS

RID

挖坟
RID
TL

LN我初生牛犊不怕虎

而且最近的XQ太烦了

这样的多乐呵啊

= =

这坟你都敢挖啊……

TL
RID
小胸

囧囧囧

滚去等更文

* 必填

俺感动了!!!!!!!!!!!!!!!

MGG请你下次务必温柔地!!!

膜拜436L

别的就不多说了。。。

持续膜拜ING!!!!!!!!!!!!!!!!!!!!!!!!!!!!!!!!!!!

OMG~
感动地抱住chu!
字典

纯H文,one night in西湖

VINCE的嘴巴向来不饶人,不过也要看跟谁争.碰到GLY们那是铁定争不起来GLY里要么是呆,要么是给自己找好台阶的刁民.和莫非遇到了不仅是棋逢对手,最重要的是也就这人可以比自己更加无理取闹.
莫非看来有点闷其实还算是个温柔的男人,只是对VINCE向来不客气.VINCE那种人蹭鼻子上脸,三分颜色便开染坊,不是对他不客气是压根不用客气.
那天为了服务器的事MV请了一大帮子七七八八的人在西湖边请饭,散场后VINCE喝多了些是莫非抬他回去的宾馆。
忘了交代莫非和VINCE一间。
莫非有点感冒喝的不多,黑暗中感觉有人趴上了自己的床。
只是那么一刹那,光与影的反鵢让莫非清楚上床的是谁,于是坐正了身体等待VINCE撒酒疯.
和白天不同,此时的VINCE头发软软的垂下来,脸上有不清醒的睡意.
『我冷~』说话间莫非便往被子里钻.
莫非吓的差点咳出来,他和VINCE再熟,也没有到同床共枕的程度.
『去找酒店再要床被子啊.』莫非也不知道自己在着急些什么.
『懒的去...』VINCE也跟着烦躁起来.
『至少去拿个枕头来!』莫非坐起身来非要理论一番不可.
『你在龟毛什么?』VINCE的眼睛睁大看着对方,之前的迷糊劲一扫而光.
『喂』莫非忍不住伸手推开VINCE,『你喝太多味道很冲』。
『有吗?』VINCE凑近莫非,轻轻的呼出一口气,『没有啊一点味道也没有不信你闻。』
?莫非身体一僵,竟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想推开对方发现力不从心,推推搡搡中指尖触碰尔后交织、紧握。
?太近了,乱套了。
?莫非的眼神深沉起来,看着对面朝夕相处的男人,最后给了彼此一个叹息。
『是你先招惹我的。』莫非慢慢的将怀中人收紧,吻上VINCE的唇。
VINCE的嘴唇轻触到莫非的嘴唇时仿佛被烫伤一样迅速逃离,
但对方轻易将自己捕获,轻轻的、一下下的触碰。
然后慢慢加大力度,莫非微微张开口,把VINCE的唇含住,用力舚弄他平日里倔强的嘴。
莫非的唇瓣慢慢接触VINCE温热的肌肤,手抚触上让让人血脉沸腾的线条。
都疯了,这个世界疯了。
VINCE抬起头呻吟,情爱这么的狂烈,他快要支撑不下去了。
颈窝,锁骨,肩膊,手指。。。身体的每一处,都被莫非温柔的占领,让他觉得自己快要死掉。
肌肤与肌肤的摩擦,带给彼此的是满足,却又挑起更多的欲望。
绯红的肤色,粗嘎的喘息,增添了满室的奢靡。
“啊。。。不要。”身体最脆弱的某处被纳入温暖的口中,VINCE歇斯底里的叫喊出来,手不知该置于何处,只能紧紧的抓住枕头,以免自己抓伤莫非的肌肤。
“!!!——————啊!!”身体猛然痉挛弹起,紧致的部位被强行撑开,一下子贯穿撞击到最深处。
撕裂的疼痛和诡异的快感也如闪电般顺着脊髓往上冲,VINCE浑身都绷紧着,等这太过强烈的刺激缓下来。
强烈的摩擦和挤压几乎让身体内部燃烧了起来,电流狂乱的流窜在四肢百骸。
莫非不停地触碰VINCE体内的某一点,让双方的快感不断攀升着,直到彼此都承受不住。
破晓来临,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了进来。
揉揉眼,看着满室狼籍VINCE感到头疼欲裂,到底是怎么了,莫非和自己怎么都光着膀子。
想与枕边人拉开距离,却发现下体疼的不能动弹,于是一掌拍醒莫非。
『昨晚我们做了什么,你怎么在我这里。』VINCE疼的龇牙咧嘴。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待的是我的床』莫非差点翻白眼。
『凭什么是你上我。』VINCE的表情和缓一点,『就算是真要上床也是我上你,TMD的疼死了。』
『别生气了昨天你不是也很爽么。』莫非环住了VINCE的腰,在VINCE的耳边轻轻安慰。
『滚滚滚。』耳边的湿热让VINCE感觉到不适,退开身后的莫非。
突然VINCE咧嘴笑了,一句话将莫非打入冰窖。
『你要有所觉悟,下次换我上你。』

= =
- -2007-11-30 17:07:00

MV到底还来不来!今天是11月最后一天了!!!!

不准TX XQER~呼唤MV解答!

= =
呼唤MV~
- -

MV到底还来不来!今天是11月最后一天了!!!!

不准TX XQER~呼唤MV解答!

MV王道饭
可是为什么是VM??大哭,人家不要逆CP啦,人家要MV!!!
MV王道饭
感谢416楼,太和谐了,机房一夜果然名不虚传
西湖的水我的雷
发展的怎么样了
416
很强大
那个
关注的顶~~
= =

密切关注MV最新动向

ISO900路人

河蟹专家系统真是太搞了

TWR

噴.........此機房一夜HL否?

還是先存為妙~~~~~~~~~

壁虎呀壁虎真8CJ///////////

- -
不是说这个礼拜么?
AK·KK·TT·TP

一个礼拜过了呀 MV到西湖了没??!!

拽着MV大旗飞过

wao~

```````````````....................`````````````````

喷个
喷个满目河蟹,果然hx
机房一夜

真的是传说中机房一夜吗?别HQ咱啊?

赶快保存~

那个

是说416真的就是传说中的机房一夜啊???

难道这次终于被偶瞻仰到了?

恩~很HX啊很HX

416
好多河蟹...
糜烂7

喷~

LS,你果然太爱HX了~

终于让我找到

传说中的机房一夜了...

轻微地“啪嗒”一声,澲晶屏前的MF继续将手头的语句敲完,点保存,然后才转过头——

原来是一只壁虎从房顶落到地面。

“真是的,机房里怎么会有壁虎呢?乱爬到机柜里就不好了。”他一边起身向那只壁虎走去,一边觉得这句话怎么这么熟悉。

“真是的,机房里怎么会有壁虎呢?”

去年夏天,XQ服务器寄居的上一个机房……

他一样坐在电脑前,说话的不是他,是他身后的VINCE……

VINCE贴他很近,说话时吹出的热气喷涌在他的脖子上,耳朵上,侧脸上,汗毛被吹倒,再站起来,一阵阵颤栗……

他梗着脖子,一边说“爬到机柜里就不好了”,一边僵硬地起身,走向那只壁虎……

壁虎感觉到危险,哧溜地钻进机柜之间光线昏暗的地方,他看不清,不得不跪在地上,弓身慢慢查找……

VINCE的角度已经看不到他的头,只看到他的鞋,露在短裤外的腿,还有因为姿势蹶得高高的,圆圆的臋部……

机房里很安静,只听得到机器运转的声音,电流的声音,还有突然地,VINCE吞咽口水的声音……

“你不看脸的话,看起来还真不错哈哈……”

“你什么意思!”他愤怒地转过头,“难道你就长的帅!还嫌我!”却错愕地看到VINCE已经近在咫尺的,放大的脸……

又是热气喷涌在脸上,逐渐更加凑近的那个人说“没关系,接吻的时候,都是闭上眼睛的……”

……

回忆到这里。

这次的壁虎很乖,可能是从屋顶那么高的高度掉下来摔晕了,在地上一动不动,他弯身一捏,就把它提在手里。

把玩着壁虎他想,上次那只壁虎,后来到哪里去了呢?好像后来,没有人再注意它到底到哪里去了吧……

后来……唇齿的战争升级,他们两个都气喘吁吁,迷迷糊糊地VINCE褪掉了他的短裤,张扬着企图进入他的,他一下清醒过来,“疼!”,一边把身上的人猛地推开……

是的,那次还是失败了,如同往常许多次一样,他的无法适应对方的尺寸,他一边回忆着VINCE像没吃到糖的小孩子一样器鼓鼓的脸一边禁不住发笑,自言自语,“活该,谁让你做受你又不愿意。”

是啊,事到如今,他们还是只有“口头上的交情”。

事到……如今……

他笑着笑着脸就僵了。

VINCE在医院里。

VINCE已经在医院躺了一个月了。

他们终于住在一起满一个礼拜那天,VINCE下楼买酒,出了车祸。

外伤已经好了,检查不出来内伤。

可是人就是不醒。

一直一直不醒。

任他在病床前哀求:“你快回来吧,我一个人应付XQ那帮女人怎么受得了。”

任他谩骂:“你就躺着吧,流量都是我的了,广告费都是我的了,你的房子也都是我的了!”

任他偷偷地在他耳边说:“醒来吧,我不怕疼了,只要你醒来,我就给你……”

任他怎样……就是一直不醒……

是他让VINCE照顾太多么?是VINCE太累了罢工休假么?他知道自己是标准宅男,门都不愿意出那种,出了门辨别不清方向那种,一直说两个人分别住北京两头实在太远了想搬家,最后房子还是VINCE找的,可是他……他也做的不少阿……日日夜夜改程序守机房,为了他们共同的梦想任劳任怨着。

“到底是我哪里做的不好,不要丢下我一个人……”不自觉地,他跌坐在地上,颓然流下眼泪……手也不自觉垂到地上松开,突然重获自由的壁虎哧溜窜下他的手掌,晕头转向一头钻进他张开的短裤缝隙里。

“呀!怎么回事!”他连忙将手指也探进短裤边缘驱赶不速之客,那不速之客受了惊窜得更快,竟然直冲向他前面的,还大大咧咧绕了三圈,他的立马涨大了,尽管机房里再没有人,他仍然禁不住面红耳赤,情急地双手捂住一通胡乱拍打,却制止不了那只活泼的壁虎,反倒让自己的成了蓄势待发的状态,前端甚至已经有微薄的渗出!!!!!

要命的壁虎还不罢休,哧溜转移阵地,冲向了他的

这下他也顾不得羞赧了,连忙扒下短裤,心急火燎地往后面的探去。

壁虎却更快,头已经探入了他的,他电光火石地一抓,只抓住了它的尾巴。

着急上脑,他忘记了自己的敌人是壁虎,奋力往后拽——

啪!壁虎身体哧溜滑进了他的,他看着手中活蹦乱跳的一截壁虎尾巴,欲哭无泪。

欲哭无泪,其实还是想哭的,只是……来不及了……

壁虎开始在他的里横冲直撞,他艰难地伸手指进自己妄想把壁虎掏出来,却加速了自己的瘫软,壁虎的四爪和剩余半截尾巴在他的里疯狂扭动,他遏制不住地跌坐在地上,大声喘着粗气,他的某一点被毫无节奏地剧烈撞击,再撞击,他觉得自己要晕眩了,要无法承受了的时候,前端,他的突然磅礴而出……

爆发过后,他彻底失了力气,呆呆地瘫软在地上,任那只壁虎昏头涨脑四处探看了一番,终于找到出口自己爬了出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身上沾染的已经冷却凝固的时候,他终于积攒了一点力气,爬起来苦笑,自己未经开发的竟然被一只壁虎捷足先登了,他竟然被一只壁虎强鑤了!明明想给那个躺在病床上的家伙……TMD……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好了,不然还能怎样呢,也该去看病床上那个家伙了。

TMD,都是那家伙,干吗不醒过来,连他的第一次都拱手让壁虎了……

他愤懑着,跌跌撞撞地站起来,穿好衣服,强打镇定地往医院走去,晨光,已经高调地洒落在大街上……

######

病房门前,他突然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进去面对病床上那个人……一咬牙,算了,反正他也看不到自己的表情,不知道自己究竟带着什么表情,他大力推开门,却惊愕地看到那个人坐在床上,正像偷了腥的肥猫一样诡异地对他笑……

……

“你醒了?”他听到自己泪水滑落的声音。

“是的,醒啦。诶你哭什么啊?”

“那你笑什么?”

“哈哈……我跟你说阿……刚才我醒来之前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我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只壁虎……”

1234>>|最新30条回复440条,共5页,100条/页,主贴
docfoot
 
 
京ICP备09085120号-2 京ICP证100618号 CodeCoke_CMS BIZ. 1.0.1